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当下文人画正逐渐被挤出中国画坛。前些时候在北京举行的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国画获奖作品展,给我们或多或少留下了些疑问:文人画是不是不存在了?文人画是不是不被人们需要了?文人画还需要传承吗?又有谁来传承?眼下的“国学热”能否给文人画的复苏带来一线生机?反观中国绘画史,为什么绘画大师多是国学功底深厚的写意画家?时代需要多种绘画形式并存。

文化的繁荣,体现为各种艺术的共同繁荣与发展。工笔画是一种以刻画存真为主的客观再现性的绘画形式,正如文学中的说明文或是新闻的纪实报道,讲究客观、真实。与工笔画相比,文人画更具有表现性。文人画是一种书写性绘画形式,类似于文学中的散文,讲究“形散而神不散”。工笔画与文人画虽同为中国画,但在表现形态上却有着“重理”与“重情”之分。它们一个是建筑实用的基石,另一个是供人们把玩的玉石,都有用,只是用处不同罢了。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关于工笔画与文人画的问题,我们从“五四”运动一直谈到今天。康有为、陈独秀、鲁迅、徐悲鸿都对文人画做过有力的抨击与批判。其意义是把艺术大众化,让百姓也看得懂艺术,从而让他们真正参与到那场新文化运动中。鲁迅参与、支持青年版画创作,徐悲鸿引领写实绘画的创作潮流,林风眠吸收西方文化中的优秀东西来改造中国画,其目的都是为了实用,为了让百姓看得懂中国画艺术。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而一直以来,文人画是被文人把玩的画,普通百姓很难看懂、读懂。文人画对普通百姓来说,就像是一块美玉被扔到河里。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是说文人画不好。试想一下,谁舍得将一块美玉扔到河里不要呢?只是,文人画不适合用作推翻旧时代的工具———可能是它有劲使不上,也可能是力不从心。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在创新的时代,中国画亟须在理念与观念上有所突破。要有所突破,就必须确立创新中国画的时代观念。我们现在正处于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冲击、交锋的矛盾交接点上,要逐浪,就应看清西方文化与民族文化的优劣。我们应随时代前行,把握时代的前进方向。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中国画应在传承民族优秀文化的基础上,积极寻求自身文化观念突破点上的创新。当然,这种创新首先应当是民族的、中国的,其次才是新时代的、世界的。当下中国画的书写性绘画语言在渐渐缺失,而写实性绘画语言在逐渐增强,这在十一届全国美展中国画展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当今的中国画正处于一个转型期,达意的语言少,而记实的语言多。我们要重视这个时期中国画艺术存在的问题,力求让今后的中国画既能继承传统文化、传统民族精神,又能引领世界先进艺术的发展。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文人画讲究夸张,但这夸张是在情理之中的。它是通过“情”来说“理”,从而给人以感染力。传统文人画就是借助画家自身的文化优势和独特的人文特征,用书写的创作形态来表现水墨运动中所产生的变化与画家的精神状态。文人画的书写状态与画家的情感可以说是由激情营造的,作品往往是画家精神气质的体现。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我们可以形象地模仿出某一画家的作品形态,但往往很难临摹出作品的气韵,因为作品的气韵往往有一种不可仿制性与重复性,它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们说文人画是一种能够表现画家思想情感或记录画家当时精神状态的一种书写性绘画。在这一点上,它与写实性绘画存在着较大的差别。当然,这并不是要否定写实性绘画的作用。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文人画是在写实性绘画基础上的一种升华。文人画在形态上虽是“逸笔草草”,但这“逸笔草草”之笔所绘的却是物象的神韵,是画家对所绘对象有了深刻的了解与认识后绘出的物象神韵。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具备扎实的绘画功底和渊博的学识修养。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画家只有具备多方面的修养,才有可能推动文人画的发展。但近百年来,我们却将这一画种忘却了。或者说,由于我们过多地重视写实中国画的实用性,而忘却了写意中国画的“可赏、可读、可品”性。毕竟文人画讲究诗、书、画、印四者合一,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较强的创造力与较高的智慧。这在世界绘画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中国画家不应过多地依赖客观物象、过分追求写实,而应借助物象外在的“形”来表现画家对物象本质精神的认识。对物象本质精神的表现是中国画创作的核心。中国画是画家内心被自然物象触动后所创作出来的精神产品。今天,文人画被一些大型的展览挤掉了,被画家们扔掉了,被我们的学院抛掉了,被我们的文人忘掉了,这实在可惜!一个物种,我们可以保护起来。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可是,作为人文精神的文人画艺术,我们却很难将其作为遗产保护起来。我认为,传统文人画的精神内质不仅体现在宣纸上,也不仅体现在笔墨上,而更体现在文人对事物认识的情感深度与主观表现的精神层面上,这是中国画的“精气神”。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blob.png

李迎春禅意小品人物画欣赏

 今天,谁来拯救文人画?靠写实画家可能很难。写实画家太客观、太理性、太注重视觉表现了,这首先就为他们传承文人画设置了障碍。他们会深感力不从心,反过来大骂文人画“逸笔草草”,没有技术含量。我猜测,随着“国学热”的到来,可能会有一部分哲学家、书法家、史学家、文学家等投身于这一画种的研究与传承中。他们可能会给传统文人画注入一种全新的时代人文情怀与艺术活力,那时或许会让我们大家眼前一亮。让我们期待着文人画重现画坛吧!

李迎春,虚空轩主。生于辽宁台安。 1990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现为辽宁省美协、书协会员,鞍山市 美协、书协理事,鞍山市青年书协副主席,台安文联副主席。国画作品笔简意长,以画参禅;书法碑帖融合,追求古朴稚拙的情趣。作品获辽宁省首届教师书法大赛金奖,数百幅国画小品被国内外各界人士收藏

出版有《李迎春禅画小品选》。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