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质上说,中国画如果没有笔情墨韵就很容易失去文化特征与精神内涵。当然,这并不是说色彩在中国画中不重要,而是说笔墨蕴涵着最纯粹、最丰赡的中国文化理念与文化精神,不同于其他的外域绘画。中国文人是具有哲思深度与探索精神的。元代,苍劲的水墨画风取代了唐、宋的百色绚丽之风而迎来了文人画的兴盛,这是一种超出绘画技艺的文化形态的彰显。文人画强调书法用笔、墨分五色、诗书画印结合与个性张扬。作为元初一位有影响力的文人画家,赵孟頫在这些方面做得比较好。虽然他有“复古”倾向,但对开创文人艺术的新天地却有很大的贡献。作为赵孟頫的弟子,王渊以鲜活的水墨画花鸟,既承袭了前人又有所拓展。我们从他的《竹石集禽图》(见左图)中,可以窥见其功力。

1.jpg

 《竹石集禽图》王渊为纸本,墨笔,纵137.7厘米,横59.5厘米,现藏上海博物馆

 《竹石集禽图》为纸本,墨笔,纵137.7厘米,横59.5厘米,现藏上海博物馆。作品右侧有作者的隶书题款,钤“王若水印”、“墨妙笔精”两印;左上方有朱维新的题诗,署年模糊,仅辨“八年癸丑”四个字,时值明宣德八年 (1433)。此作曾被清代的梁清标收藏,乾隆时入内府,钤“乾隆御览之宝”等印;后又被近代的周鸿孙收藏。在杜鹃盛开、修竹挺立的背景下,王渊以浓淡不同的水墨表现了一上一下站立于方峻湖石上的两只角鹰:长角的雄鹰立于石上,左脚抬起,作金鸡独立状,表情从容,有处闹不惊、惯见春秋之意;石下左侧半露的雌鹰回首仰视,与雄鹰和上面的四只腊嘴鸟相呼应,颇有意趣。画家着重刻画了角鹰的眼神和一起一落的两只爪子,真实而生动。静止的角鹰与飞翔的腊嘴鸟一静一动,既有对比,又颇为和谐。画家以周围的野草略加点缀映托,为画面平添了几分野逸。

元 王渊 竹石集禽图轴 局部

元 王渊 竹石集禽图轴 局部

元 王渊 竹石集禽图轴 局部

元 王渊 竹石集禽图轴 局部

元 王渊 竹石集禽图轴 局部

 受赵孟頫创作理念的影响,王渊越过宋人而取法五代的黄筌。他筑基于勾染精妙、色彩古艳的具有“黄家”富贵相的花鸟画,但又不以色悦人。他意识到墨其实也是富有韵致的,正所谓“墨分五色”。因此,在创作时,他不用或少用色彩,而主要用水墨。《竹石集禽图》就是他用水墨绘成的作品。当然,王渊此作肯定也受到赵孟頫和管道昇用墨笔写竹石的影响。我们前文虽说“王渊越过宋人”,但并不排除他参览一些宋代有名的墨笔花鸟画家的可能。只是,他绘画的源头仍是黄筌那用笔精谨、设色华丽之作,如《写生珍禽图》、《溪芦野鸭图》。王渊这种墨笔写实造型的花鸟画技巧比赵孟頫都高。即便是赵孟頫的《幽篁戴胜图》,也没有王渊的《竹石集禽图》复杂。另外,王渊此图尺幅较大,布局大气,毫无局促感;用笔上,苍秀兼具、方圆并用、刚柔相济,质朴而无躁气;用墨上,深者随笔立骨,淡者随勾染来取得斑斓、丰饶之韵。而且,他注重由写生得来的物象的具体形质和神态,将竹石之坚实、花叶之柔美、翎毛之绮丽、草丛之野逸都集于一纸之上。此作采用“S”形构图,笔墨在铺陈中有序地推进,形成一种起伏有致的节奏,既有富丽典雅之气,又有俊逸清新之韵。王渊此作比同学赵孟頫的陈琳的《溪凫图》大气、精美多了。

元 王渊 竹石集禽图轴 局部

 虽然王渊在书法上的名气不大,但从《竹石集禽图》中的隶书题款来看,他的隶书别具一格。因元代以隶书题画的人很少见,故此作益显难得。

不过,作品题款的字距略有些小,不够疏朗。

 王渊突破宋院体画工丽、纤巧成规的束缚,以黄筌的写实造型为体格,借鉴扬无咎、赵孟坚等人的水墨表现技法,开创了元代墨笔花鸟画的新风尚。同时代的王冕、吴镇、倪瓒、柯九思、顾安、邹复雷等画家又大大提升了水墨文人画的美学价值,使其成为中国绘画的主流。而这离不开王渊当年的开拓之功。

元 王渊 竹石集禽图轴 局部

 王渊,生卒年不详,约生活于公元13世纪末至14世纪中期,字若水,号澹轩、虎林逸士,钱塘(今杭州)人。师法赵孟頫。工花鸟、人物、山水,尤擅画墨笔花鸟、竹石。其承黄筌古法而有清境,将写实与写意结合,作品意趣盎然,有“当代绝艺”之誉。传世作品有:《花竹禽鸟图》,藏于山西省博物馆;《牡丹图》、《桃竹锦鸡图》,藏于故宫博物院;《鹰逐画眉图》、《桃竹春禽图》、《松亭会友图》,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竹雀图》,藏于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作品鉴赏

此画又名《花竹禽雀图》。画家以墨笔表现杜鹃盛开、修竹挺立的园苑中,禽雀栖息、翱翔之情景。图中绘两只角鹰与一块危石,雄者头上有双角,栖于危石之上,目光炯炯,胸部毛色斑斓,拳举一足蹲立于湖石上。雌鹰于平坡上仰视雄禽,半藏于危石后,探出身子,仰头回眸。几株盛开的杜鹃和一丛竹枝向上生长,几只惊恐不安的腊嘴或腾跃翻飞,或作翘首欲飞之势。在笔墨处理上,根据物像不同的质感、颜色,以勾勒和水墨皴染等各种手法,表现了湖石的方硬、竹枝的挺拔、花朵的轻柔和色彩的浓淡变化,特别是禽鸟的神态、羽毛的层次、质感无不毕肖。

王渊受两宋全景花鸟画法的影响,对全局布置不做大胆的裁取,运用的是画面本身的题材使得画面的意境的无限广大而深远。“坡石溪涧之间,花竹摇曳,缀以苔草杂卉,石上或枝上栖息一对或一只大禽,并穿插有小鸟飞鸣停伫”主体都是一对禽鸟,在繁复的铺陈中体现着深厚功力,同时又可表达出事物的神韵和画面的意境。《竹石集禽图》运用上方小鸟飞翔的飞势,使画面得空间得以拓展。

王渊与陈琳同出赵孟頫之门,受赵影响,以古人为师,突破宋院体工丽纤巧的成规,以黄筌写生为体格,吸取扬无咎、赵孟坚等文人水墨画法。以水墨代替丹青,注重墨彩的浓淡干湿,变化丰富,气韵温厚,笔墨工整中略带写意,开创了元代花鸟画新风尚,在当时及对后世具有较大影响。王渊尤精水墨写生,此图笔意秀劲,墨色清新,格调高雅,意境清幽,的确是王渊花鸟画精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