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金可兴在创作

2.jpg

竹雕:仿唐器具

3.jpg


竹雕:温州台阁

4.jpg

竹雕:黄鹤楼

5.jpg

竹雕:苏州狮子亭

金可兴擅长多种民间艺术,特别是他拿手的永嘉竹雕日前被列入温州市第三批非遗名录公示名单——

  汪凌霄

  因为工作关系,我认识了金可兴。两年前,永嘉县开展民族民间艺术普查时,我才知道罗东芦田有个叫金可兴的人,会很多艺术,而且每件作品有着自己的独特创意,在永嘉民间享有盛誉。日前,他特别拿手的永嘉竹雕艺术被列入温州市第三批非遗名录公示名单。

  我一为慕名,二是缘于工作,于不久前一个充满阳光的日子里,专程前去拜访了金可兴。乍看起来,他与农村的普通农民没有什么两样,头发斑白,比56岁的实际年龄似乎要老些,穿着半新的军鞋和背时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沾着斑斑点点的颜料。我们尚未走近他家,他便“嘿嘿”地笑着迎上来,一边与我们握手寒暄,一边带我们走进屋里。

  金可兴的家非常宽敞,两间半的三层楼,外加一个很大的庭院。我们置身其中,犹如进入了一个民间艺术殿堂。偌大的院子用篷布盖了作为临时的艺术加工场,里面摆着琳琅满目的泥塑模型,有人物的,动物的,大的小的,高的矮的,姿势各异,神形兼具,就是不搞艺术的人看了也会情不自禁地为之驻足并流连忘返。

  房子的底层一边是客厅,一边是放着各类艺术品的房间。不论在哪个房间,总能见到金可兴亲手制作的艺术品:木雕、竹雕、泥塑、绸塑,还有国画、铜版画和书法。他儿子金魁说,父亲除擅长雕刻外,其书画作品也曾多次获得各类奖项,并选入《永嘉县志》。

  金可兴出生于民间艺术世家,他的祖父金家招擅长龙灯和温州台阁制作,在当时的温州各地闻名遐迩。父亲金福荣也是温州民间艺人,1981年6月21日的《浙江日报》专门刊登文章,介绍了金福荣的竹雕艺术,并给予很高评价。

  金可兴自幼受父亲金福荣的艺术熏陶,对民间各类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又具有颇高的悟性。在艺苑里,他仿佛如鱼得水,更好像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不过,他最大的遗憾是在青少年时期因为家里穷,没能好好读书,使他不能很好地阐述自己对艺术的感悟。但这并不影响他对艺术的追求和获得的成功。

  这次,我有幸亲眼目睹了金可兴去年在浙江省文化厅组织的“农村万家灯火展”上展出的温州台阁。那是一件龙舟式的竹雕作品,其精美程度让人拍案叫绝。金可兴说,这座台阁是为纪念爱国诗人屈原而制作的,前后耗时60余天。作品呈长方形,高30cm,长60cm,宽不过20cm,但其纷繁华美让人叹为观止。就在这么大的地方,却集中展示了17座错落有致、大大小小的亭台楼阁,每座又分上中下三层。大者只有2.5 cm高,小则高度不足1.2 cm。大小亭台楼阁一律采用歇山顶式结构,重檐翘角,雄伟壮丽,檐下悬挂钟,小小巧巧,很是精致玲珑。微风轻轻掠过,我的耳际隐隐似有钟鼓之声,逐一细细数来,台阁上有挂钟136个,每个挂钟一般大小,高不过0.3cm。

  在这个匠心独运的小小台阁中,还有旗牌执事等各类大小人物50多个,各有各的神态,或喜或怒,或威武或慈祥,或奴颜婢膝,或目空一切……无不形象逼真,栩栩如生。而且还有用来娱乐的秋千,连刀枪剑戟也一应俱全。阁中的一侧设有码头,也有下到水中的一级级石阶。台阁的四周有很多的窗格子,全是用细如发丝的竹丝制成的……这高超的技艺,着实令人击节赞叹。谁又能想到,它出自眼前这位老实巴交而且带点乡土气的艺人之手?

  早在1989年,由金可兴设计,并以他为主创作的大型黄杨木雕作品《佛国灵山》,同样是不可多见的艺术珍品,光铜瓦就用去20万片,椽1.7万条,柱4600根。在不足95立方米的地方,居然有五层六层及七层不等的各式殿宇19座,每座殿宇里各有一室一厅,井然有序。还有宝塔7座,佛像2.1万余尊,且神态各异,变化多端。作品当时在浙江省展览馆展出时引起很大轰动,中央、浙江及温州等电视台分别进行了专题报道。次年,该作品以18万元的高价被一台商购走。上世纪90年代以来,金可兴的竹丝盆景多次在省市大赛中获奖,作品远销香港、澳门及日本、欧美等地。

  我问金可兴对艺术上的成功有什么体会时,他冲着我憨厚地笑笑,显得有点腼腆地说:“没什么,只是用心罢了。”是的,他几十年来对艺术的敬畏、执著与追求始终没有改变。那天,他一直陪伴着我们,不时给我们介绍一些作品的创作经过。我们认真地听着,也不时向他讨教一些问题。他总是有问必答,而且非常耐心。临别时,我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金可兴笑着说,他会更坚定地沿着祖辈的艺术之路一直走下去。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