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广信,60年生人,祖籍鹿泉,工作以后喜爱上了书法,起初不得门径。90年拜翟润书先生为师,在恩师的指导下习临《张迁碑》《西狭颂》等汉碑。92年有幸通过恩师结识了天津孙伯翔先生,在两位恩师的指导下临习了许多汉魏碑帖。《张迁碑》用功最勤。此间,初识书法黑白妙理。学习书艺期间,先后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评级委员会副秘书长,河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创作委员会委员、河北省省直分会主席团成员、石家庄市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行书常建句》侯广信 纸本墨笔 68cm x 68cm

“海岳以书学博士召对,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海岳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沈辽排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上复问:‘卿书如何?’对曰:‘臣书刷字。’ ”几人之中谁最好?没有下文。蔡卞、沈辽字到底如何,没有见过,不敢妄言;蔡京得不得笔,窃以为,我们迄今是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的。至于苏、黄,那是中国书法史上数得着的大家,其成就足与米芾比肩,若说当在伯仲之间, 大概是分不出高下的。许多后人,据此以为米芾有抑苏、黄、蔡之意。其实,细究米芾之意,这蔡京不得笔、蔡卞乏逸韵、蔡襄勒字、 沈辽排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与自评刷字,只是米芾对当时几位名家包括自己书法特征的一种主观评价和归纳,而非褒贬。后人评价宋人书法尚意。尚意者,当然就是有个性。也就是说,书法到了宋代,其美的形态开始变得更加多姿多态了。个性如何体现,当然与书写方式有关:其余不说,单说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米芾刷字,这 “描”、“画”、“刷”有没有高下? 或者说米芾到底有没有褒贬呢?我说没有。以时下有些人的观点,苏、 黄的描、画似乎不佳。那么,米芾的刷就好吗?我看未必。但是,米芾只各用一字就分別为苏、黄和自己的书写方式及书法艺术传神写照,却不能不使我们叹为观止。东坡公以“画”字法,得晋人韵、唐人法,故字有庙堂气;山谷老人用 “描”法,故以理性之笔纵横于草, 寓法度于轻松,貌似张扬实则收敛, 为大草另开一境,别树高峰。至于米芾以“刷”行笔,东坡誉之: 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山谷赞之: 快剑斫阵,强弩射千里。宋代的书法艺术形态美之多种多样,于此可 见一斑。其实,一个时代,某种艺术形态的多样性,正是其繁荣发达趋于成熟达到高峰的标志。

《行书李白句》 侯广信 纸本墨笔 68cm x 138cm

今天书画艺术网给读者介绍的书家是侯广信,当然,米芾丰富、 多变、痛快峻利,所谓八面出锋者 也;而侯广信的书法,则单纯、敦厚, 甚至有些固执,不那么豁达。正是由于侯广信的单纯,而想到米芾的丰富,又由米芾的多变,想到广信的固执。侯广信的书法确乎有些另类, 且与米芾的作品完全是风马牛毫不相关的。书法发展至今,就其外在形态而言,早已非宋代可比。我们现在的书法,有空前繁多的美的形态,有众多的风格流派。侯广信的书法之路,应该是其中的一种,而且是特别的一种。

就其师承来看,侯广信走的是北碑偏于古拙的一路,学的是天津孙伯翔以及河北的翟润书。米芾 《海岳名言》中说:“字要骨格,肉须裹筋,筋须藏肉。秀润生,布置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变态贵形不贵苦,苦生怒,怒生怪;贵形不 贵作,作人画,画人俗,皆字病也。”

《行书论书句》侯广信 纸本墨笔 68cm x 45cm

广信的书法,是有“骨格”的。这种“骨格” 的基本构成成分,是“碑”。他的书写,总是通过似乎收敛却充满张力的点画,形成一种简约但却强有力的结构,以独立不羁的个体,构建成一种类似乱石铺路,看似互不相关却互为依存的整体。后人评宋人词有豪放与婉约之分。如果以豪放与婉约来大致框定现代的部分书法风格,书画艺术网觉得,侯广信的书法毫无疑问应该是归人豪放雄浑一路的。

广信的书法是有“筋”“肉”的。广信写字多取中锋,笔画如百岁枯藤,力度内含,所谓筋裹于肉,厚重 而不肥腻者;其结构亦呈卵石状,如老葛之根,中宫团紧, 笔画纵有伸展,也是省简之极。总观其书,若以食物为喻,当属那种有嚼头、有味道的。广信书法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这便是它的粗矿与豪强,注重对“力”的追 求。这种用笔,我们很容易从他所师承的孙伯翔和翟润书的作品中看到。他的作品直取汉魏,取其形求其神, 力求在每一笔画中都贯注以一种镑礴的“气”,以气驭形, 达到一种“不俗、不怪、不枯、不肥”而真力弥满的境界。

但是,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广信的这种追求,势必会削弱他作品的灵动和变化的丰富性。我以为,不减其“力”而求其变,在“雄”与“秀”之间 找到适度的平衡,这或者会为广信别开一条书路。

更多精彩的书画内容,更多的书画人物介绍 请关注:“书画艺术网” 也可以搜索“书画艺术网”有意外收获的哦。

书画艺术网 您身边的字画专家, 欢迎投稿,欢迎互动,欢迎加入书画人物栏目。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