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画形成独立的体系后,梅、兰、竹、菊就为许多画家所钟爱,且被誉为“四君子”。就梅而言,先众芳而花,先天下而春,山崖水畔,香飘万里,是历代诗人墨客所吟诵的对象。赏梅有“四贵”之说,即“贵稀不贵繁,贵老不贵嫩,贵瘦不贵肥,贵合不贵开”(明王圻《三才图会》)。稀疏瘦劲,成了文人笔下梅树的典型特征。元代王冕一改宋人画梅的疏朗萧寒为繁花密蕊、千丛万簇,创造出一种“万玉式”的新构图,为墨梅画开创了一种新局面。

 上海博物馆藏的这幅《墨梅图》(见左图)为纸本墨笔,纵68厘米,横26厘米,是王冕晚年画梅艺术臻于化境的杰作。作品署款:“乙未年春正月朔写于草堂。”图上还有祝允明、陆深、谢承举、文徵明唐寅等人的题诗。此图为“万玉式”构图,数枝梅倒挂,枝条茂密,错错落落。

blob.png

上海博物馆藏的这幅《墨梅图》 王冕(见左图)为纸本墨笔,纵68厘米,横26厘米,是王冕晚年画梅艺术臻于化境的杰作

枝头梅花繁密,有的含苞欲放,有的花瓣盛开,正侧偃仰,千姿百态,犹如万斛玉珠撒落在银枝上。洁白的花朵与铁骨铮铮的枝干相映成趣,清气袭人。枝干犹如弯弓秋月,用笔遒劲有力、顿挫有致,富有质感。王冕画新枝时,每一笔都拉得很长,虽断犹连,停而不滞,一气呵成;在梢头露出笔尖,顿显生机勃勃。梅花安排得具有规律性:长枝处疏,短枝处密,两枝相交处花蕊累累。花瓣用“一笔两顿挫”的圈花法绘出。画家此作虽没有设色,但却把梅花含笑盈枝的形态生动地表现出来,给人一种“清气氤氲满乾坤”的感觉。

blob.png

 元代王冕继承和发展了南宋扬无咎画墨梅的手法。扬无咎的梅花是疏枝冷艳,几根枝条上点缀着几朵花头,意境清冷,让人有一种不知严冬将何时过去的感觉;而王冕梅画则繁枝密蕊,千丛万簇,呈现出一派热烈的气象,有一种严冬过后的浓郁春意。在技法上,扬无咎用笔刚斫,王冕用笔柔劲。王冕的梅花作品中多有一枝拉得很长的枝条。这枝条弯曲着,似随风微微颤动。当然,画家用笔的刚柔也与所用的纸质有关。因绢更适合用做刚斫、刻实的绘写,而纸则适合用做柔劲、松秀的绘写。《墨梅图》因采用纸本绘写,故以松秀的笔法描绘墨梅。纵观全图,只见长的、短的、浓的、淡的、粗的、细的、弯的、直的枝条与风姿万千的梅花交相辉映,错综复杂,令人目不暇接。笔墨虽无声,画家却有情,故而画出了如此精彩的画作。

 王冕《墨梅图》中这种千花万蕊的新图式的创造,并非是他灵感的偶然触发,而是因为他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人生经历。王冕出身于寒门,耕田与读书几乎伴随其清贫的一生,对丰收的希冀和期盼成为他强烈的愿望。并且,它们在他的潜意识中形成一种心理图式:繁茂和丰硕。而且,王冕对梅花尤为钟爱。从他自撰的《梅先生传》和脍炙人口的咏梅诗“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中便可看出,在他心目中,梅花是高洁飘逸、隽秀脱俗的君子的象征。他以梅花为主要表现对象,正符合其人生追求。不过,如果画疏枝稀花,就会与其生活体悟相违背。由此,他产生了画繁枝密蕊的念头。王冕将“眼中之梅”变成“心中之梅”,并诉诸于笔端,形成千花万蕊的“万玉式”构图。这种构图传达了一个躬耕于垄亩的平民化的隐逸文人对农家田园的热爱之情。

此图不仅是画家对梅花那坚韧、顽强精神的歌颂,而且还是对生活中艰难跋涉的人们的一种美好祝愿。

 画中有自题诗五首:“江南十月天雨霜,人间草木不敢芳。独有溪头老梅树,面皮如铁生光芒。朔风吹寒珠蕾裂,千花万花开白雪。仿佛蓬莱群玉妃,夜深下踏瑶台月。银珰泠动清韵,海烟不隔罗浮信。相逢谩说岁寒盟,笑我飘流霜满鬓。君家秋露白满缸,放怀饮我千百觞。兴酣脱冒恣槃礴,拍手大叫梅花王。五更窗前博山冷,么凤飞鸣酒初醒。起来笑挹石丈人,门外白云二万顷。”王冕的画热烈奔放,诗恣肆豪迈,与其狂狷不羁、光明磊落的品行一致。这幅《墨梅图》可谓是画家人生的生动写照。

 王冕,字元章,号煮石山农、梅花屋主、会稽外史,浙江诸暨人。出身于农家,幼年穷困,白天为人牧牛,晚上在佛寺的长明灯下读书,最终成为元代著名的画家、诗人。擅画墨梅、竹石。传世作品有《为良佐写墨梅图》卷,现藏故宫博物院;《南枝春早图》,图录于《故宫名画三百种》。著有《梅谱》一书。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