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看到内蒙古画家崔瑞军的阴山红雾系列国画是在《内蒙古日报》上。那几幅表现阴山的山水画,虽然都是黑白的,但也能从中看出阴山的苍茫、雄浑、深沉、荒凉与沧桑,同时也不难看出崔瑞军在师法传统、师法自然的基础上所进行的大胆创新,以及他对阴山的一片热爱之情。

blob.png

崔瑞军绘画作品

 对阴山怀有浓厚情感的崔瑞军在《阴山写生随想》一文中写道:“阴山在众多的名山大川中是座小山,甚至不为人所知,但它却以其特有的神奇和无比雄伟的气概吸引着我。”

blob.png

《巴特尔们》崔瑞军绘画作品

 近日读崔瑞军创作的阴山红雾系列中的《那年·那雁·那棵红树》(见附图上者),感觉它是一幅意境深远、情趣盎然、构思独特、极富诗意的画作。崔瑞军说,这是他少年时的记忆。去年初夏,他为表现阴山专门进山采风。从阴山回到工作室后,结合写生和少年时的美好记忆,他用一个月的时间创作了这幅画。画面描绘的是大山的早晨,一户牧民的院落里,一圈山羊团卧在木头扎的围栏里,一棵红红的山榆树矗立在屋后。风力发电、卫星电视接收使画面颇具现代化气息。绵延的山沟里,有一条小溪蜿蜒而流。远处的天空,一行天鹅向南飞去。阴山深处的这种美景,被崔瑞军很好地捕捉到并表现了出来。他用斑斓的色彩、酣畅淋漓的笔触,表现出阴山的雄浑、荒凉与沧桑。或许是没有太多树木装点的原因,阴山呈现出灰色。崔瑞军此图的山顶略呈红色,为洋溢着阳刚之美的阴山增添了几分俊秀。

blob.png

《月梦》崔瑞军绘画作品

 其实,阴山里也生长着树木,但这些树木好像不敢遮掩山石的苍劲;阴山中也有溪水,但溪水还未流出大山,便扎入了大地的怀抱。即使你找到了溪源,也找不到溪尾。阴山中的湖泊叫做“海子”。“海子”不像南方湖泊那样清秀、林水掩映。虽然阴山人烟稀少,但却豢养了很多骆驼和羊群。

blob.png

《望月》崔瑞军绘画作品

 “海子”边的草地上有一个敖包(蒙古族用于祭祀的堆状物)。祭祀的蒙古族人早已散去,只留下一片山水相映的倒影;牛静静地吃着草,小鸟被升起的月亮惊得飞起。这就是崔瑞军在《乌拉特之月》(见附图下者)中所描绘的景象。他用花青、藤黄和墨表现出天堂草原那青翠欲滴、氤氲涌动的神奇画面。此作墨色干湿、浓淡不同,线、面结合,用笔润泽。如果说《那年·那雁·那棵红树》是阳刚男儿,那么《乌拉特之月》就是阴柔的女子。

blob.png

《喜秋》崔瑞军绘画作品

崔瑞军善于在自然山川中捕捉诗意的形式美和意象的笔墨语言,努力将主观的生命情调与客观的自然景象融为一体,化实景为虚境。

而且,他在创作中非常注重对“势”的营造,“即景会心,随物婉转”。他的《那年·那雁·那棵红树》和《乌拉特之月》就是这样创作的。这两幅作品于雄浑中又不失柔美,既充满激情,又不乏率意天成;既有传统元素,又流露出现代气息,有一种迷离奇幻的诗意。

blob.png

《旺秋》崔瑞军绘画作品

 古人云:“资学兼长,则神融笔畅。”崔瑞军以后若更加勤奋、好学,则定能达到更高的艺术境界。我对此充满了信心。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