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是个以农立国的社会,农耕是其最主要的生产方式,“男耕女织”是历代帝王心目中太平盛世的具体象征,由此在艺术作品中也出现了众多描绘耕织的场景。为了使农业得到发展,并奖励农耕,皇帝本人必须作出示范,所以就有了祭祀农神,身体力行扶犁耕田的举动。

 《雍正帝祭先农坛图》卷就是描绘清朝皇帝祭祀农神活动的纪实绘画作品。该图共有上、下两卷,但是现在已然散失,不复完整,也即“失群”了。上卷现存北京的故宫博物院,而下卷则收藏于法国巴黎的吉美博物馆。1985年在西柏林(德国尚未统一)的“地平线世界文化艺术节”中,由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组成的“故宫博物院珍宝展览”和欧洲各国博物馆藏品组成的“欧洲与中国皇帝展览”上,展出了《雍正帝祭先农坛图》的上、下卷,使得失散百余年、相隔数万里的两卷绘画作品重新在西柏林的马丁·格罗皮乌斯堡展览馆聚首。

 先农坛在北京外城永定门内,与天坛分踞东西,它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在京师设置先农坛的制度起源很早,相传周朝的时候就有祭祀农神的仪式,以表示奖励农耕、企求丰收的意思;到了南朝宋元嘉二十五年(448)开始专门设立先农坛作为祭祀的场所,历代相沿一直到明、清。根据史书记载,雍正皇帝在位期间(1723—1735)十分重视农业生产,奖励垦荒,曾多次亲自前往先农坛参加祭祀的典礼,并扶犁耕地。《清史稿》中记载:“雍正二年二月癸亥,上耕耤田,三推毕,复加一推。”“十三年,三月丁巳,上亲耕耤田。”而《雍正帝祭先农坛图》卷则非常真实地记录了清朝皇帝祭祀先农坛的全部过程。画幅为绢地,工笔重设色绘制。上卷纵61.8厘米、横467.8厘米;下卷纵62厘米、横459厘米。

《雍正帝祭先农坛图》局部

 上卷画幅开始为一片松林,一条御道由右向左延伸,道路两边置灯。画面的上端有一处殿宇,只画出了台基和部分的门窗和墙面,此处应当是先农坛中的具服殿。御道曲折拐弯后,继续向左,画中出现了众多身着朝服的官员。离这些官员不远的前方,有30余名侍卫环列成一个半圆形,他们个个佩带腰刀,肩扛旌旗,簇拥着在前面缓缓行走的雍正皇帝。皇帝的身旁还有近侍若干。皇帝将要通过的御道两旁,武装侍卫肃立。人群的身后是茂密的柏树林。再前行,进入到画面的中心,在一方形的平地上,聚集着更多的文武官员,他们穿戴整齐,静静地等候着皇帝的到来。另外还有数十名身穿红袍者组成的乐队,钟磬鼓瑟齐备。御道拐弯通向一块高出地面的平台,台上有桌案、香炉等,并有礼仪官员守候。平台的中间有一座方形的黄色帐篷,里放置一红案,案上置祭器,内放食品。据《清史稿》记载,祭先农坛“祭品礼数,如社稷仪”,即“羊一、豕一、帛一、笾一、豆四,鉶、簠、簋各二”。此卷画幅的最后是一片茂密的松柏林和一座三个门洞的先农坛的坛门,有祥云缭绕,画面到此结束。

 下卷画面起首为松柏林,烟霭迷蒙,林间站有官员若干。前为一座大殿,殿前有一影壁门,穿门而过有一红色的平台,这是临时设置的观耕台,为皇帝耕耤田时专门搭建的,台上有宝座、屏风,台下簇拥着众多的文武官员。观耕台前还支起了一个长方形的彩棚,棚下雍正皇帝身穿明黄色朝袍,右手扶犁,神态自若,准备开犁耕地;周围文武官员、侍卫等排列整齐;在彩棚的两侧,各有六组耕牛和犁,每组犁后站立二人,均身披蓑衣,准备在皇帝开犁后,随之驱牛犁地。画幅的最后是虬曲盘绕的大松树,亦有祥云缭绕其间。

 按照清代初年的规定,祭献先农坛仪式完毕后,皇帝就来到耕耤田,面南而立,“从者耤者就位,户部尚书执耒、府尹执鞭,北面跪以进。帝秉耒三推,府丞奉青箱,户部侍郎播种,耆老随覆”。皇帝犁地结束后,登观耕台,由王公、九卿等扶犁耕田,府尹官属等播种,耆老覆盖。最后待农夫将这块田全部耕完,“鸿胪卿奏礼成,百官行庆贺礼;赐王公耆老宴,赏农夫布各一匹,作乐还宫”。祭祀和耤耕先农坛的仪式就算全部结束了。

 这套上下两卷的《雍正帝祭先农坛图》,详细而且具体地描绘了雍正皇帝一次祭祀先农坛活动的全部过程,上卷画祭农神,下卷画耕耤田,皇帝的形象各出现一次,反映了同一事件中两个不同的时间、地点和场合。图中所画的的场景和祭祀的经过,都与文献的记载十分吻合,同时还将文字无法表达或叙述不够详细的地方作了形象化的补充。仪式场面,人物站立的位置、顺序以及周围的陈设等,都显得非常真实和生动,按照图上所显示的甚至可以将当时的活动场面完全复原。

 清朝的宫廷绘画中,此类纪实性质的作品数量相当多。画家以严谨、写实的笔墨及色彩,描绘了许多重大的事件和重要的人物,为我们了解当时的社会留下了极其宝贵的形象资料。这类纪实绘画是清朝宫廷绘画的一大特色,在近代摄影技术尚未发明的时候,绘画是记录这些人物和场面的最佳手段。清代的很多宫廷画家都掌握有一手如实描画的高超本领。清朝宫廷中也有很多山水画花鸟画,但是同宋、明宫廷中的同类题材的作品比较,其艺术水平极其一般;而纪实绘画的数量和水平和前代相比,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1.jpg

 这上下两卷《雍正帝祭先农坛图》上因为没有作者的署款和印章,所以无法确切知道是出自何人之手。此图界画工整,很见功力;树木掩映交错,线条劲健,亦不同一般;人物虽然限于礼仪制度,都很肃穆,但疏密安排,也颇具匠心;雍正皇帝的头部,仅有手指甲大小,但须眉毕现,描绘非常细腻,具有很明显的肖像特征。画面色彩华丽,具有宫廷绘画的气派。从绘画的风格来看,这件作品有可能出自宫廷画家陈枚或金昆之手。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