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中国花鸟画的立意往往关乎人事。花鸟画家并不是单为描绘花鸟而描绘,也不是照抄、照搬自然景物,而是紧紧抓住动植物与人们生活、思想情感的某种联系而加以表现,作品往往体现着画家的某种思想、性情或精神。辽宁省画家崔志安遵循“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的原则,力求创作出有自己特色的作品。从画家自赏到关注现实生活,从寻觅生活的诗意到对自然生命意识的观照与礼赞,他走过了一条艰辛之路。在他看来,为了实现自己的艺术目标,即使受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凭着对绘画艺术的执著,他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他的花鸟画中,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无不彰显出他内心世界的明朗与豁达。
    所谓“境由心生”,“心”是“境”的主宰,“境”是“心”的升华。生在北方、长在北方的崔志安,性格豪放。其作品的构图、色彩、意境等也无不体现出北方男子的一种豪迈与大气,与他本人的气质相吻合。纵观他的花鸟画作品,一股粗犷、霸悍与雄健之气喷薄而出,迥异于一般工笔花鸟画的委婉、柔和与秀丽。在崔志安的工笔花鸟画中,我们看不到那些公式化、概念化的绘画语言。他通过惨淡经营,以富有张力的图式,让硕大的树叶、繁密的花朵充斥整个画面,使作品颇有气势。我们从他的《白露》中,也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

中国画构图讲究“开合争让”、“纵横交错”、“虚实藏露”。崔志安既遵循中国画的这些构图原则,又敢于打破常规,追求画面的视觉冲击力。处理画面的主体部分时,他往往删繁就简,力图刻画出对象的内在本质,用笔拙中藏巧,线条粗中有细;处理背景时,他又追求繁密,以衬托主体的鲜活与简洁。


         在用笔上,崔志安尤为注重刚柔并济以及提按顿挫、轻重缓急的节奏感。在他的花鸟画作品中,笔法老练、自然,线条刚劲、简洁,用墨虽不多,但却很到位。在设色上,他喜欢用纯色直接敷染画面。同时,他又通过覆盖、渐变、集结、融合、沉积等手法,使色彩互相融合、渗透,给人以强烈而沉稳、绚烂而平静的感觉。他作品中的色彩,犹如瓷器釉色窑变所产生的偶然效果,颇富装饰性。 观崔志安的《白露》,硕大的红叶错落有致,占满了整个画面,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此画构图充实,背景简洁,主体突出,用笔刚中带柔,线条粗细有致,色彩单纯而又变化丰富,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在崔志安的花鸟画作品中,构图的繁简对比、色彩的纯度对比随处可见。这也成为他绘画的特色。我认为,他在绘画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值得我们肯定。我相信,随着他生活体验的不断积累和艺术素养的不断提高,日后定会取得更高的成就。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