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寿风格  

      中国画,自唐人物·山水·花鸟画分科后,经五代之徐(熙)黄(筌)二体之变,到宋徽宗(赵传),工笔花鸟达到第一个高峰,明代陈淳(白阳)、徐谓(青藤)写意花鸟兴起,经历了三百年,达到第二个高峰,出现了八大山人。后派系林立,斗艳争妍,又经历了三百年,出现了第三个高峰——潘天寿。其中虽有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大家,但都是走青藤、白阳的老路,而潘天寿奇才,风格颖突,无人可匹敌,领一代风骚。(参见《中国花鸟画发展史》)

1.jpg

潘天寿 雨后千山铁铸成 1961年作89.9×45.9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国美术馆

           潘天寿(1897—1971),现代画家、教育家。早年名天授,字大颐,自署阿寿、雷婆头峰寿者、寿者。浙江宁海人。擅画花鸟、山水,兼善指画,亦能书法、诗词、篆刻。1915年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受教于经亨颐、李叔同等人。其写意花鸟初学吴昌硕,后取法石涛、八大,布局奇险,用笔劲挺洗练,境界雄奇壮阔。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美术学院院长等职。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委员;1958年被聘为苏联艺术科学院名誉院士。著有《中国绘画史》《听天阁画谈随笔》等。

潘天寿 读经僧图 68 × 136 1948年

此画貌似一座山,实为人物画。与花鸟、山水题材相比,潘天寿的人物题材作品并不多见,但也不乏《读经僧图》这样的精彩之作。潘天寿所作指墨人物,其本意并不在于写实地表现人像,而在于象征性地塑造出画家本人的人格精神。与他早年“一身烦恼”的《秃头僧图》相比照,这幅《读经僧》已经达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平常心境界,这显现了画家在历经个人命运的颠沛和思想的成长之后,已经完成了艺术创造与人生命运的超越。画中僧人形象呈三角形构图,稳定敦实,仿似一块磐石、一座山峰,僧人的目光坚定,心有所悟,展现了画家丰富深沉的精神世界。

潘天寿 梅雨初晴 纸本水墨 107×107.2cm 1955年中国美术馆藏(邮票底本)

     潘天寿先生生前,于1960年11月之间,曾率五人专访广州美术学院,当时在广州美院任职任教的教授,有胡一川、王肇民、陈铁耕、吴江冷、陈卓坤、曾新泉、徐坚白、赵蕴修、谭雪生、金景山、姜今等10人之多,在全国有著名的王朝闻、李可染、彦涵、沈福文、区青、赵无极、朱德群、李霖灿等,都是20年代至49年前为潘先生的学生(包括中国西湖艺术院)国立艺专——浙江美院——至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

潘天寿 夕阳山外山

潘天寿 登高观波图 1944年

所以南国广州美院与潘先生是亲密的。而且那次访问为广州美院留下了珍贵的作品。至今四十三年了。最近广东美术馆邀请潘先生的国画来广州大展(将有三个展厅之作)。也是第一次规模最大,作品最多的一次,我作为潘先生的白发学生,“潘天寿纪念馆”馆长卢炘先生来 下,希望我为潘先生展览写几句话,盛情难却,也使我有怀念潘先生而不能不执笔的心情,但在一位20世纪中国画坛的巨匠之前,能否写出他的高大形象与人品,艺术的深睿思想,真使我感到又愧然和不安。

blob.pn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先生的画到广州,会令人耳目一新,广州美术界和观众是熟知而高兴的,但过去能看他的原作不是太多,这是一件难得的幸事。

blob.pn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在史无前例的文革中蒙难去世的潘先生,今天我们能和他的画见面,画如其人,也令人触景生情。

blob.pn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先生最后的一首绝笔诗云:

莫嫌笼狭窄,心如天地宽,

是非在罗织,自古有沉冤。

1.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这是在文革里被押回故乡游斗道中,拾烟纸所写的诗,可见他当时心情和意志。潘先生死得很凄惨,最后被折磨重病时,医院不收,改为工人名字住进医院时,晚矣。先生死于71年,享年74岁。

2.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他是一代杰出的学者、诗人、大画家、教育家,他的人品、画品、学识,光照了一代艺坛。最后的这首诗,是在批斗中写的,骨气凛然,临危不屈,“心如天地宽”多么豪爽刚正。在他的画中,有一方印“缰其骨”,这就是他的人品。

blob.pn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的画,开创了画史上的新风。他爱八大,又非八大,而潘天寿(寿者)画的风格与八大对照,八大取圆,寿者取方;八大出奇,寿者雄胜;八大含蓄,寿者豪放;八大简朴幽深,寿者繁密疏旷;八大收敛于内,寿者势张于外。八大因时避违款穷,寿者款识情意则多。石涛善题跋,取其自然舒畅,而寿者则着意肃严,宣染奇胜。两者(与八大)都是气势磅礴,魄力惊人。都是言之不尽,意气无穷。潘先生自谦刻印称“不雕”.

其实是大雕,特雕,使之典型,达到艺术的最高境界,形而上的刻意之深豪放不为笔使,着墨(用色)不为墨用。探传统,破古人,已达到“无法之法为到法”矣。

3.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人贵有“自知之明”,齐白石因修养稍差一筹。他的宗师王湘漪笑他的诗如薛蟋体,但他刻苦攻关诗词题跋,因此齐白石题画诗意极其生动。潘先生自知其险(为了要强烈表达感情而锐意势张造险)故显其“霸悍”。一个画家能把自己的缺点转化为优点而铸成大器,奇才也。何绍基之书法,晚年得病,手擅抖,故笔不由已而出其新意,因此他的“张迁碑“,妙 传神。可谓人这不能,他能,人之不敢他敢,人之不能言他言。潘先生就是这样的个性,是大家之勇,为大家之智。中国花鸟画,一千年之中,九百年中出现了三个高峰,是五千年之故国文化积累,奇 怒放,不是偶然的。

4.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我们看看潘先生的山水《江州夜泊》、《雨霁》、《雨后千山铁铸成》。花鸟画的荷花《露气》、《灵鹫》、《松鹰》、《雁荡山花》等,令人惊叹,这就是潘天寿的风格。

blob.png

blob.pn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从《江州夜泊》这幅山水来看,他前后20多年,画了五次,特别是抗日时(45年)画的那幅,令人感受特深,在画中的大江边,也像潘先生怀念家乡,望着大江东去,也有白居易在江洲之情,使人感到铁蹄践踏了江东大地,亦有陆游“横船夜雪瓜州夜”之气概,盼收复大好河山。果然,不久“降旗出石头”了。这幅画也表达了他的爱国之情。

blob.pn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为什么潘先生能达到这么高的境界呢?那就是他的修养。他很推崇董其昌,董的活学,提出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铭言。潘先生则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后加上一句“作万张画。为天才之道也”。潘先生的才学,29岁写出了《中国绘画史》,几年后,被定为当时最高水平的大学丛书。

16.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45岁他的画风格已形成,49刚出任大学校长,他的著作很多;史信纸、诗词、篆刻、画论,都已先后出版,他懂戏曲、音律,也懂图案学,所以他的国画有装饰风味。这就是他年轻时由于受师李叔同(一弘法师,留学日本,长绘画、戏曲、音乐)的影响。李叔同在浙江一师时,培养了两个学生,同是潘天寿,二是丰子恺。李叔同在中国的绘画史、戏剧史、音乐史上都是具有显著地位的学者,教育家。这是木有本,水有源的根基。

17.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中国哲学上的“知白守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以无为用”贯穿在潘先生的作品中,他对画中的“空白”斤斤计较,分寸不让,使之构成气象万千,像奔驰于千百万里的战场,分兵把守,进退自如,达到孙子兵法的“无形”取胜。有形则精微,笔无妄下,可谓“神之又神”。

blob.pn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他爱画石,水石墨成大山(如《岿然》)。大石无边,奇天地这境(如《一声鸿雁中天落》),有时竟将实转为虚,口袋取巨石之边线,使之空灵,从数行小字装点其间,如闲花野草,似出非也;将石外空间之虚,以林木花草虚托实取,使之生活自然与艺术境界第互为照映,虚不实,实不板,疏密有致,生气勃然。山水以花鸟画法之细密,窥其灵动;而花鸟画则以山水之宏观显其所势,传人物画之情,故古往今来罕见矣。

18.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的画,以线为主,点为缀,不梁,笔笔清晰,浑朴,凝重,力能扛鼎,赋彩灵巧。色不奇墨,墨不压色,笔墨定乾坤,天香国以,浓如铁铸,淡如秋水。他是有意以花鸟画画静观,作山水画之动荡,千军万马,丝毫不犯。整齐而又巨变,夺古人矩度,立今人新法,一淡古今尘埃,清晖熠熠照人。令人酣醉。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的诗词,高古,意境深远,人格化,如他画的荷花,诗云:

     晨曦新逗雨晴初,花光日色红模糊。

     乍醒倦眼未全苏,叶样罗裙花样脸。

     推蓬闲梳洗,照影唱吴趋。

                    ——题《晴霞》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他把荷花比作美人,描写得细致动人,几乎是一幅情节画,亭亭玉立的荷花,何其幽美,这样的题跋,令人神往。另一幅荷花则比作男士,情趣风生。

11.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彩云凝水玉屏风,艳映花光翩翩红,

     醉后六郎 甚矣!凭谁扶入翠帷中。

     潘先生也有另一种意气的诗,显得苍古,刚劲,魄力,可说是他的“自画像”,如画梅云:

     气德殷固雪,天成铁石身,

     万花皆寂寞,独有一支春。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学者张宗祥评论潘天寿的诗“ 峭横肆”,他的画是“雨后千山铁铸成”。他的一生在风暴中,也是“雨后青山铁铸成”了。

blob.pn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回顾历史,潘天寿受过八大,石涛的影响,也受过吴晶硕的启示,但他还是走自己的路。他的倔强, 骜,我行我素,他既不是吴派(华亭之气度),也不是浙派(戴进的风格);更不是海派(吴晶硕、任伯年格调) 。他是反对立派因袭的,故独步天下。

1.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在民国初年时期,门户开放,西画东渐,他就不同意,“中西融合”论,他主张中国画与西画“拉开距离”,当时只有绘画系(中西合一)。当他与意大利画家访谈后,是第一个开始建立国画系的,并将国画分为人物、山水、花鸟三个专业。他的革新精神,也反映在他的画风中;山水以花鸟宏观之法,显得气势雄伟;花鸟以山水微观装点精致灵动。

2.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他既非常谨慎而又非常大胆,对等事业(包括创作),非常刻苦,忍性坚强,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正如孟子所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一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不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能,增益其所不能。”这就是潘先生写照传神出。

3.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潘天寿的修养是全面的,讨、书、画、印、论;画品、文品都非常之高,他就是政治的牺牲者,但他最后毕竟是艺术的胜利者。他的艺术永远长青。他的人品与活学、事业的烛光精神,为艺术培育了许多杰出的画家、诗人、学者、教育家,从而溶化了自己,照亮了一部中国近代绘画史,他的作品和事业是永垂不朽的。

4.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海派”以任伯年为代表,他是最早收传统与西法结合的,比较自然,其缺点是轻薄甜媚。吴昌硕严格说来并不是海派,他的画源于向阳、青藤,是绍兴人,应属浙派,白阳是艺州人,吴晶硕是浙江安吉人,在上海是画坛主将,故人称他为海派,他的画不媚俗“海派”是经济市场的产物,潘天寿早年受过影响,后来风格绝然不同。 

5.jpg

大师潘天寿绘画作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