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明万历年间,新崛起的“吴门画派”逐渐在画坛上取得了霸主地位。沈周文徵明同为“吴门画派”的开派大家,唐寅、仇英则是其友军,这四人被合称为“吴门四家”或“明四家”。其中沈周以诗文书画名世,以抒情的笔调描写山水,堪称诗画双绝。沈周的山水画以北方画风特有的遒劲、浑厚之气,表现南方山水秀美、凄迷之韵,使南北画风有机融合,又各尽其妙。这一绘画风格的形成不仅在于其“师古能化,自出机杼”,还与其人品、阅历及修养的历练有关。他的作品风格的发展大体分为两个阶段,早期以“细笔”画为主,晚期呈现出粗笔放逸的风格,《庐山高》可以说是两种风格兼具的代表。沈周40岁以后,开始画大幅的作品,《庐山高》图作于41岁,是很有名的传世杰作。该作品纵139.8厘米,横98.1厘米,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此作品堪称沈周经典之作,也是他转型时期的代表作,《庐山高》是沈周为他的老师陈贤(醒庵)70岁生日而绘的祝寿画。沈周和当时另一位画家唐寅,虽然都是以庐山作为审美载体,却表现出不同的意味。沈周把庐山的崇高来比喻老师的学问与道德;同时庐山上有著名的五老峰,沈周就借万古长青的五老峰来庆祝老师的寿诞。所以他选《庐山高》这个画题是含有特殊意义的。因取庐山的崇高博大赞誉其师,故所画崇山峻岭,层层高叠,近似王蒙的笔法、布局,作危峰列岫,长松巨木,起伏轩昂,雄伟瑰丽。

近处一人迎飞瀑远眺,比例虽小,却起着点题的作用。由于作者极善于虚、实和黑、白的均衡处理,故画面虽饱满却不觉得挤迫窒息。画面上水的空灵、云的浮动,再加上直泄潭底的飞瀑,使密实的构图里有了生动的气韵。整幅画笔墨显得坚实浑厚,景物郁茂,气势宏大,虽笔法师王蒙,但更显清新空灵。融“崇高”的人格理想与壮丽的大自然为一体,也揭示了画家的胸襟。沈周(1427-1509),字启南,号石田,晚号白石翁,长洲(今江苏吴县)人。不应科举,长期从事绘画和诗文创作。擅山水,初得父沈恒吉、伯父沈贞吉指授,后取法董源、巨然,中年以黄公望为宗,晚年醉心吴镇。四十岁前多画小幅,后始拓为大幅,笔墨坚实豪放,形成沉着浑厚的风貌。亦作细笔,于谨密中仍具浑成之势,人称“细沈”。兼工卉、鸟兽,擅用重墨浅色,别有风韵。也画人物,名重当代。书学黄庭坚,诗学白居易、苏轼、陆游。著有《石田集》、《客座新闻》等。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