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是花鸟画发展的盛期,以徐熙为代表。宋代文同、苏轼把诗、书、画融为一体,为写意花鸟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明代,以陈淳、徐青藤为代表的写意花鸟画家,开创了大写意花鸟画风。清代八大的写意花鸟画内容精练,石涛的写意花鸟画笔墨淋漓,“扬州画派”的写意花鸟画各有面貌,虚谷、任伯年的写意花鸟画在继承前人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又有所创新。到了近代,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人发展了大写意花鸟画。

广东画家姚远天也主攻写意花鸟画。我与姚远天同出福建莆田、同画花鸟,由画结缘,感情笃深,金兰之交已忘春秋。他师从天津名家贾宝珉先生,又多次得到“岭南画派”、台湾名家欧豪年先生的言传身授。他的写意花鸟作品融合了南北画风,构图平稳,墨色协调,题款以诗文为主,富含哲理,以行草书之,体现了他诗、书、画兼擅的综合素养及其写意花鸟精神。

《丰年》

姚远天的花鸟画作品题材广泛,然他下工夫最多的是水墨葡萄画。他曾深入研究过八大、石涛、徐渭的葡萄画,也广泛学习当代画葡萄名家的绘画技法。他对传统葡萄画心追手摹、勤学苦练,为自己以后能有所创新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三十年来,姚远天与葡萄形遇而神交,对葡萄的万千气象早已了然于心。但为了表现出意念中的葡萄神韵,他多次走进大自然,广泛追寻各地的葡萄踪迹,在葡萄藤蔓间细心体道。他遵循着自己的艺术心路,默默地践行着自己的艺术理念,追寻着自己的艺术梦想与理想画境。

《秋熟》

姚远天总是以愉悦的心情作画——兴起即画,兴尽辄止。他的花鸟画由传统蜕变而来,重笔墨、重气韵。更为重要的是,他能深入传统但不囿于古法,转益多师而又独运天机。他作品中的一笔一画,都是他在内心极静的状态下描绘的。画中的物象是他情感的自然流露,凝聚着他厚实而深沉的底气。经过多年的笔墨锤炼,姚远天的花鸟画正走向成熟。他的葡萄系列作品,用笔有虚实、疏密、浓淡的变化,用墨沉稳,意境深邃,诗情洋溢,给观者以自然融和的感受。

“夜来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时。”(陆游诗句)姚远天几十年的辛勤劳作终于换来了花团锦簇、硕果满园——他出版了多本画集,作品多次发表在专业报刊上。

 与姚远天结识以来,我们游于艺、乐于道,或切磋画艺,交流心得,品味收获,或乘兴展纸,君写葡萄,我画松鼠,其乐融融。每每看到他的佳构,我总是以宁静、愉悦的心情去品读、欣赏其画意之趣、笔墨之美,以及妙造自然的神韵。特别是在他那一幅幅琳琅满目、晶莹剔透的葡萄画面前,我心底总是涌动着一股清流。其画中那淡淡的书卷气和浓浓的乡情,常常引发我的思乡情怀。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