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建清(剑青) 江苏无锡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无锡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南大学书画研究所研究员。曾先后于江苏省美术馆和杭州唐云艺术馆举办个人中国画展。出版有《尤剑青风景速写集》《尤建清作品集》《尤剑青中国画集》。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无锡从吴荣康先生学素描,水彩,是为艺术启蒙,在无锡师范的教室里,第一次见到剑青,聪敏而勤奋。当时他已毕业留校,吴师每作大画,剑青总是侍立在侧。吴师不止一次对我们几个学生说,剑青聪明,悟性高。后来我又从尹光华先生学山水画,剑青早已求教在前。所以剑青和我是有缘分,又有共同志向。再以后我去了南京,见面次数少了,但心是相通的。

尤建清 独自凭兰桡 19.5cm×39cm 2009年

剑青近年多作条屏山水,有画个人游历所得,也有写古人诗词意境,山重水复,气息清逸。皴法细致缜密,用笔圆润凝炼,将传统章法与现实景色结合得不露痕迹,可谓亦古亦今,风流独步。

我觉得,中国的山水画关键,说到底就是“古今”二字,或者说是“新旧”二字,看古今画作,凡可观看,莫不是这方面解决得好一点。古今问题,实在不是一个新问题,但却不是个小问题。历朝历代,不知多少画家在此呕尽心血。

尤建清 城隍庙写生 27cm×33cm 1984年 

傅抱石是创新大家,他的“时代变了,笔墨不能不变”成了新金陵画派的宣言,但他早年曾这样说:我喜欢山水云物用元以下的技法,而人物宫观道具则在南宋以上。我在题材技法诸方面都想试行新途,我又不敢十分距离传统太远。这几句话,清楚地道出了他继承创新的意识和出入古今的路径。

黄宾虹是近代山水画传统和革新的高峰,他这样说:作画得有传统画法,否则如狩猎田野,不带武器,又说:画者欲自成一家,非超出古人理法之外不可。他对新旧、古今的关系,非常明确。

尤建清 甘露寺写生 27cm×33cm 1984年

石涛在画史上更是睥睨古今,啸傲人天的人物,他的“笔墨当随时代,我自用我法”的口号直为后世革新派的号角。但他在晚年却更为包容:不立一法是吾宗也,不舍一法是吾旨也,主张不遗前人之法而自创一家。甘苦之言,能不深思乎?

剑青的学习古人,路子既宽且深,他自己说:古代名家,服膺董源、巨然、郭熙、米芾赵孟頫、元四家、高房山、方方壶、明四家、青藤、白阳、董其昌、清六家、四高僧……从这一长串名单中,似可看出他的传承吸收路子,大约是董其昌所倡导的“南宗”山水一路延续下来的,也就是文人山水。中国山水画之精华,确在这一脉中。我认为,从两宋至今,山水画的衍变发展,就是“画”和“写”二字,就是视觉和笔墨的关系,宋代山水有天地宇宙之气,用笔化在境中,元人有自然气息,平淡苍润,用笔伏于纸上。自晚明董其昌始,山水画一变而为书斋清玩,笔墨溢出形象,跳出纸上,从此处看文人山水形式之演变,脉络清晰。笔墨的自律和表现,至黄宾虹达到顶峰,陆俨少余音不绝,波澜老成。剑青是坚持走笔墨之路的,他下笔肯定,取象不惑,而又秀润雅逸,他的秀润,是从他的性情而来,从太湖烟水润泽而来,从他喜欢的白阳山人、华新罗、吴湖帆、秦古柳等先人气韵中也可见端倪。

尤建清 宋人词意 25cm×34cm 2011年

剑青长年生活在太湖之滨,水天渺弥的空濛之境蒙养了他。他的造境,平岗逶迤,峰峦蜿蜒,既集前人之长,又与自己的视觉经验结合在一起,将传统的取势开合、龙脉盘曲之法运用得收放自如。

中国人眼中的山水景物,坡岗的起伏,柳岸的弯曲,总是蕴含着历史的积淀和人文的意义,同时也隐含着形式感。造化景色,被他重新安排,常常采用更具结构感和力量的对角线构图,苍松修竹,会出人意料地斜撑而出,山石皴纹也斜向延伸,交错互换。在这里,自然的表象已化作抽象的丘壑与笔墨,化作结构的组合和节奏的交响,把笔吮毫间,生发出一目了然的结构和条理分明的秩序。

尤建清 宋人词意 25cm×34cm 2011年 

近现代许多优秀山水画家把山水画向写实和视觉方向作了改造,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尽管如此,山水画从宋元明清一路传承发展下来的文人笔墨抽象表现,仍有很强的生命力,仍有未走完的路。很高兴看到剑青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

尤建清 苍松远映苍鹰渚 100cm×34cm 2009年 /尤建清 慈光阁 106cm×40cm 2009年

中国的山水画,历代不乏这样的画家:在看似平静的笔耕中悄然进行了意味深长的变革,传承之路实际上正是他们的创新之路。我深信,剑青正跋涉在这样一条借古而开新的路上。有言道:行者常至,做者常成。这也是我面对剑青的画所想到的。

更多精彩的书画内容 更多的书画人物介绍 请关注:书画艺术网 也可以搜索“书画艺术网”有意外收获的哦。

书画艺术网 您身边的字画专家 欢迎互动,欢迎投稿,欢迎加入书画人物栏目!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