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釉青花一火成,花从釉里透分明。可参造化先天妙,无极由来太极生。”这是清代嘉庆景德镇陶歌诗人龚鉽描写的青花瓷赞美诗。青花瓷上千年不腐烂、不变色,这是其他艺术品无法比拟的魅力所在。

 我自从玩上这青花瓷,就被她深深地勾住魂,驱使着我的心灵和手脚。我祖籍在绍兴,自小生长于杭州,朝夕相伴西湖山水印象间。血液里始终流淌着悠悠水乡情和迷媚西湖的诗情画意。早年从杭州工艺美术学校毕业后考入在杭州延安路龙翔桥旁的杭州市工艺美术工业公司(当时是浙江省最大的杭州工艺美术品展示大楼),担任专职美工,工作环境和西湖美景隔窗相望,在设计室工作间每每都可以揽胜西湖美景,时不时可以眺望西湖四季景色,利用工作之便,铺纸写生一张西湖的水墨画水彩画,是我当时的最大惬意……

朱戴林 西湖十景艺术青花瓷盘

 工作之余时常走进咫尺间的西湖名胜古迹,写生画画,默写再现西湖情景画面可以说信手拈来。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对工艺美术的文化传承和艺术特性耳濡目染,神领于心。加上我同一设计室的一位老师是浙江美院陶艺专业毕业的景德镇人,这样的工作和人脉氛围的积累,使我在设计、绘画之路的初级阶段就萌生了对艺术瓷器的渴望与探索。在职读本科工艺美术专业,毕业作品我以一幅《窑火的艺术》釉下彩瓷板画展示,得到了美院工艺系刘乙秀教授的赞许优评。

 随着岁月的流淌和自身艺术上的充实,心中感觉艺术瓷的再现是我的追求,尤其是青花瓷的艺术魅力是用油画国画等无法比拟的。而纵观青花艺术瓷,古今中外没有以西湖风景题材系统地进行表现。那么作为杭州本土的工艺美术工作者,如何将西湖美景用青花瓷的艺术表现手段体现出来,且要像艺术画一样能挂在墙上,又不附置于画框上,这是我的初心,更是我的追梦。

 三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经大学同学王群介绍,相识了在景德镇专门从事青花瓷绘画、烧制的朋友。2014年金秋时节带着激情和理想去了景德镇,观摩了解瓷器工艺的拉坯造型、修坯晾坯、浸釉满窑等等瓷器工艺上的流程。特别是专门拜师学习了在釉上、釉下瓷板画的实际绘制,当第一次自己绘制的青花瓷板画成品出窑后,那种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回到杭州,我经过了5个月的构思创作,绘制了10只一套以西湖十景为题材的《西湖十景青花瓷艺术挂盘》图稿,以西湖的十个景点分别勾线成小椭圆形图案组成瓷盘的十个顺时针连贯性花边图案,中间空出大圆形,以水墨画的艺术形式经典描绘十景中的一景,且中间的水墨大景和下方边上的勾线十景中的一景,要上大下小地相互对应,瓷盘的经围大小、坡度厚度、转折变化、盘底穿孔等设计经过了多番修改,几易其稿,终于在2015年春夏间完成满意的纸上创作稿。

 仲夏时节到了景德镇,该具体实施了,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配合专业的拉坯工制作出适合做艺术挂盘的泥坯盘。盘底、盘边、盘厚等工艺都要符合我的最初要求,最重要的还要在盘底边上钻上可穿绳的孔,孔既不能大,大了要破裂,也不能小,小了上釉后要堵孔,穿不了绳。最小心翼翼的是在素坯盘上的青花色钴料的绘制,这青花色矿物料和湿的泥土色相近,经过高温才变青花色,说穿了就是在半干不湿瓷土坯上画画,要随时掌握着笔端的轻重缓急,流畅均匀,以及上分水的层次分明,绘图干了以后还要防止画上去的钴料色粉随时掉下来的可能,以免前功尽弃。不满意之处还要用剃须薄刀片刮去重画,直至整套十只盘的图案全部理想为止,这样就可整盘浸釉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1250-1300℃的高温烧制,以制坯、绘制了20只瓷盘的前提量为保证,当冷却了的窑炉门缓缓打开后,急不可耐的我带着手套捧出烈火重生后的青花艺术瓷挂盘,发现有的青花分水太深,有的盘子略微变形,有的盘底穿绳孔堵塞或太小了,谢天谢地总算有12只保质保量的艺术瓷盘成功。这就是瓷器艺术窑变的风险性和趣味性,也总算不枉那么多年来对西湖的情结,对工艺美术和绘画的艺术创新追梦。

 几年的纠结、努力、释然,总算有了结果,这套《西湖十景青花瓷艺术挂盘》在2015年中国杭州(国际)西湖博览会上的中国杭州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获得轻工业联合会和浙江省经信委颁发的金质奖牌。

 潘天寿先生说:“西湖美如画,但难入画”。要西湖以绘画的形式完美地表现在青花瓷盘上既是我年轻时萌生的初心,也是我努力奋斗的理想目标。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