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庸置疑,吴冠中在当今中国画坛是最“秀”的人物。不管是他那令人惊羡的屡创新高的拍卖记录,还是史论家、批评家对他品头论足、直言不讳的超霸评点率;不管是他单刀直入地解剖“病变”的当今画坛,由“逆耳忠言”所引起的轩然大波,还是普通大众对其作品“欲罢不能”的频频回头率,都展示了吴冠中的魅力所在。关于其绘画,可谓众说纷纭、毁誉参半。如果有人说吴冠中的成功靠的是投机取巧,靠的是操作,那笔者是坚决反对的。如果吴冠中没有“金刚钻儿”,又怎能揽到“公费留学名额和任教于各大名校”的“瓷器活儿”?如果说他的绘画具有形式美,那为什么有些比他的画形式更美的画家的画价与他的竟有着天壤之别?种种现象,令人深思。兴趣使然,笔者试图做个肤浅剖析。

 首先,笔者想揭秘一下吴冠中一路走红的“庐山真面目”。陈传席在《一生独钟形式美———吴冠中》一文中对吴“名声显赫”的成因从四个方面进行了深刻剖析。一是吴冠中所处的位置好,就是说他身处北京,并任教于中央美院、中央工艺美院两所中国最高美术学府。二是一般画家理论水平低、知识浅薄,反衬出吴冠中绘画的“高度”。陈传席认为,画家太深刻的文章也看不进去,所以理论家已“深刻”论述的“形式美”,吴“简单的几句话”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三是吴冠中有朋友帮忙,主要是在法国得到了有影响力的朱德群、赵无极等人的鼎力相助。四是他聪明。陈传席说:“在画家中,他的文章写得不错。他的文章不是学术,而是思想。思想的影响大于学术,这也是他的知名度提高的原因。”

 可以说,陈传席的分析不无道理,但他过分强调了外因。如果吴冠中没有点儿硬功夫,那怎能去公费留学?怎能“骗过”那么多人,弄到这奖那奖、这委员那委员的?况且,他还被中国文化部授予“终身成就奖”。当然,比吴冠中艺术水准高的画家不在少数。但是,为何唯独他能一路高歌?除陈传席谈及的因素外,笔者以为还有以下六点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

blob.png

吴冠中 鲁迅故居 成交价:HKD 4,840,000

 一、“正义”中的“隐形”爆炒。1991年9月,吴冠中被海外人士称为“烧豪华房子”的毁画行为,本应是悄无声息的个人私事,没有必要过于张扬,但他却能让社会为之哗然。不惜金钱损失,“保留让明天的行家挑不出毛病的画”,这是多么富有社会责任心啊!还有像炮轰画院、取消美协皇粮等的“正义呐喊”,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当然,笔者并不是说吴冠中没有正义感,而是说他“一石二鸟”的市场营销策略绝顶聪明。

 二、猖獗伪作的“名气助燃”和“对簿公堂”的打假维权。撇开作品的文化含量不说,单说形式。一般而言,形式含量低的作品最易临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假吴冠中”的画遍布天下,这无形中提高了吴冠中在社会上的“人气指数”和吴画的“普及率”。从1993年11月的《毛泽东炮打司令部》侵权诉讼案到2007年(“两会”开幕和“3.15”来临之际,吴冠中已88岁高龄)痛陈某些媒体对藏家、投资者误导的再次维权,吴冠中表现出很强的正义感。虽然他是媒体操作中的大赢家,但他在打假的声浪中声名远播,在“并非出于个人利益的考虑”中意外地“满载而归”。

blob.png

吴冠中讲课情景

 三、“名人效应”的盲从。“崇拜名人”是社会的通病,“制造名人”更是当今社会的丑态。在当今画坛,宣传力度最大的非吴冠中莫属。他目前在国内外出版画集四十余种,文论集、散文集十余种,举办的展览也多达几十起,而且头上还有数不胜数的令人眩晕的光环(曾获法国文艺最高勋位、巴黎市金勋章和中国文化部颁发的“终身成就奖”等)。他还当过美协理事、美展评委、全国政协委员等各种要职,参加过多次画作的无偿捐赠、义卖等活动。他还是个对水彩、水墨、油画、速写、素描、文学、文艺理论兼通的复合型人才。还有一条,吴冠中是个创新型人才,是个爱国者。种种复杂因素使其名气骤然提升,名扬海内外。因为是名人书画,所以他的作品屡创拍卖最高记录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blob.png

吴冠中夫妇在京郊百花山

 四、点评者的推波助澜。之所以通称为“点评者”,是因为点评吴冠中画的人既有知名的批评家、理论家和真正的画家,也有爱好者或“美盲”,不一而论。据笔者大略统计,对吴冠中做过专题评论的中外名家不下百余人。中国现当代画家又有几个受到过如此的“优厚待遇”?即便在画史上,笔者想也是鲜有能及的。对吴铺天盖地的评论,令其“名气指数”一路攀升。加之“吴冠中现象”又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一个“亮点”,谁能熟视无睹?吴想不出名都难!

 五、“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吴冠中的“画外功夫”很高。他很懂《三国》,“巧借东风”的计策用得很巧妙。例如,1996年5月,他参加了李政道博士主持的“科学与艺术学术研讨会”,并由此创作了抽象画《简单·复杂》;1999年11月,吴冠中画展期间,杨振宁到会祝贺;2001年6月,吴冠中与李政道博士共同主持的大型展览“艺术与科学”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杨、李是什么人?他们可是享誉全球的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是追求真理的人。

他们说吴的画好,自然就真好———权威最有话语权。

 六、石破天惊的权威挑战。吴冠中以“敢言”著称。其观点“笔墨等于零”、“一百个齐白石比不上一个鲁迅”、“徐悲鸿是个‘美盲’”等曾在文化界“一石激起千层浪”。他目无一切、口出“狂语”说:“在将来的艺术史上,我一定是一个起到了极大转折和作用的人。林风眠是我所走的这条路的开拓者,但由于历史的原因,他只能是一个开始、一个起步,容量上不如我。潘天寿当然是很了不起的大家,但面比较窄。黄宾虹我是不重视的,张大千就更反感。李可染变得也很有限,石鲁画得也还不错。

所以站在美术史上,我的开拓性在于使中国绘画,包括油画和水墨都走向了现代,走向了世界……在古、今、中、外的范围内,我的画绝对是一个新的品种,是从未存在过的,是我创造的。

不管现在的人们怎么说,人们越来越感觉到我的开拓性的重要。”(转引自郎绍君的《守进与拓进———20世纪中国画谈丛》)

 当然,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多年来市场、媒体的爆炒,尤其是港、台及新加坡艺术市场的炒作。而且,新加坡还建了吴冠中纪念馆。

 其实,归根到底就一句话:过度膨胀的名利欲望成就了吴冠中。(上)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