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画家李留海画石堪称一绝。他笔下的石头,不是嶙峋的奇石,亦非突兀的怪岩,而是长河冲刷下的平凡卵石。造化多情,常常能创造出奇妙的景观。黄河东去,气势磅礴,荡涤一切;可就在九曲回环的河床上,留下了无数彩色的卵石,任沧海桑田变化,仍万古不移。经历过千磨万击的卵石,摆出了长达百里的“彩石画廊”。李留海把遗留在河滩上的石头化为神奇的审美对象,令人赞叹。

李留海 画石 国画作品

李留海 画石 国画作品

李留海 画石 国画作品

李留海 画石 国画作品

李留海 画石 国画作品

 面对奇峰怪石,古代山水画家往往“远取其势,近取其质”:或重骨力、尚理法,描绘堂堂大山的风貌;或重神采、尚抒情,寄寓悠悠的人文情怀。山的精神和气势往往是传统画家要着重表现的,而石头则多为文人画家所描绘。一些文人画家嗜石成癖,视石为友。“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郑板桥的这句诗表明,画中之石,寄寓着画家自重的人格追求。李留海画石,别有一番天地。他运用勾、皴、擦、染等手法,细致入微地刻画出卵石的体质、纹样之美,又借鉴光影、透视等西画技法,把沙上、水下的卵石以及被风蚀、被苔染的卵石表现得多姿多彩、有境有韵。更重要的是,在他笔下,卵石的沧桑感、生命力都得到了很好的展现。在他画石的作品中,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卵石错落有致地摆在一起,上面的纹理清晰可见。他有时还在画面上添加水草、鸟雀、树木等物象,增强了画面的意趣。在《逝者如斯夫》、《长河梦》这些巨制中,母亲河滚滚东流,身后留下无数的卵石,不禁让人引发对悠悠岁月的无限沉思。卵石无言,默默地诉说着沧桑巨变、民族兴亡、风雨人生等永恒的主题。伟大寓于平凡。这一朴素的真理,在他的卵石长卷中得到了精彩呈现,给人以深深的震撼。

《古泉鸣秋》

李留海对黄河卵石的摩挲珍重,体现了黄河儿女的恋母情结。挚爱与深情,让他把平凡的卵石绘成气势磅礴的画作。这不仅体现了他的绘画功力,而且也体现了他充满激情的内心世界。

李留海多才多艺,山水画、人物画并举,工笔、写意兼作,作品平中见奇、清新典雅。他早年到新疆从军,军旅生涯近三十年,与天山南北这片风景奇异的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祖国西部的部队生活和地方民俗,让他魂牵梦绕。这也是他一直创作的题材。《古老的界河》、《毛驴收容队》表现了人民战士万里巡边的英雄气概和边疆军民风雪共济的鱼水深情。《塔里木人》、《绿荫》刻画了边疆人民开创新生活的坚毅决心和呵护后来者的柔情。他画山水着意营造画面的气势。在凝重的画面中,雪山万仞,拔地遮天,骑队、人物、禽鸟将其点破,满而不塞,灵气充盈。他画女性,多工笔写真,以呈其美,刻画入微,意态妩媚;画男性,多写意变形,以喻其神,体态夸张,神形毕肖。他画的新疆民俗风情画,充满了生活的情趣。如《都市新闻》表达了对现代文明的惊奇和向往,《男人走后》流露出女主人心境的松弛和喜悦。李留海的生活小品《斗鸡》颇能体现他的幽默情趣。画面上,雄鸡对垒,争斗方酣,满地羽毛,狼藉一片。旁有祖孙两人围观,或忍俊含笑,或张目呐喊。一句“据说为了一粒米,翻脸成仇敌”的跋语,为画面增添了浓郁的幽默氛围。这些禽斗细事,隐喻着画家对人文精神的沉思。

《淡韵》

李留海现定居洛阳。近年来,他又开始描绘河洛文化最古老、最辉煌的艺术题材。他创作的《河图》和《洛书》可谓是他探索壁画艺术的新起点。这两幅作品构图恢弘、笔法严谨,既有神话题材的超凡魅力,又有较强的世俗色彩。

如今,李留海已出版了一些画册,显示出他多年不懈求索所取得的不凡业绩。“粉黛至则西施以加丽”,李留海虚怀若谷,作画勤奋。我相信,在未来的艺术攀登中,他必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