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中画家、诗人、书法家罗巨白,走完了72年的人生路。在罗巨白生前居住的大院里,前来送行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惋惜之余充满怀念。“一世艰难半世情,万千长短句留声。兴衰演绎谁能识,挥手尘寰谢利名”。罗巨白生前为悼念友人曾作此诗,如今在其他友人那里,这首诗正成了他自己一生的写照。

 21岁学中国画 陈子庄赠名“巨白”

 罗巨白原名罗培根,1959年经朋友介绍师从陈子庄学习中国画,当年罗巨白才21岁。陈子庄取浩然、巨大之境给他取名巨白。他的师弟王发强说,虽然罗巨白不是陈子庄的第一个弟子,却因勤奋和天赋的结合,诗书画印样样精通,成为师门中公认的“大师兄”。

 在众师兄弟眼里,罗巨白是一个心无芥蒂的人。“他从不保留什么,师傅教他什么都乐意跟师弟们探讨交流。”罗巨白擅长工笔画,那些在学习工笔画过程中存在问题的师兄弟们常找他讨教,他顾不上吃饭睡觉,也要一笔一画地跟他们切磋交流。而对其他流派的画的画家,他又很谦和,不与人争执,还教育徒弟“不要不可一世,要尊重别的流派”。

 宁可“毁画三千” 不满意的不出手虽然对人对事很随和,但在绘画方面罗巨白对自己的要求却近乎苛刻。他的生前好友肖运说,用“毁画三千”来形容罗巨白一点都不过分。

 另一位生前好友袁碧秀说,有一次看罗巨白画猫,“只见那猫活灵活现的,很有媚态”,就想跟他要。没想到罗巨白却觉得猫的嘴唇部位画得有点偏,坚决不肯送她,当场撕了重新再画。袁碧秀说,“其实嘴唇部位很细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罗巨白就动手了。

 徒弟李荣珍为罗巨白整理画室里的遗物时也发现,师傅留下的废画摞起来足有一人多高。

 认同独立思维 追求“简淡孤洁”

 李荣珍1986年拜罗巨白为师,忆起师傅给她的教诲时,她沉思片刻说:“独立思维最重要。”

 李荣珍说,师傅淡泊名利,“简、淡、孤、洁”是他一生的追求。但在教育弟子方面却尽心尽力,不厌其烦。“他常跟我说,你要自己学,而不是老师推着你学。”罗巨白认为路始终是自己走出来的,师傅只是负责“解决问题”。

 作为女徒弟,罗巨白对李荣珍的独立意识尤其强调。有一次,他把李荣珍叫到跟前,很严肃地跟她说:“女娃娃最容易依赖别人,不仅是艺术上,还有生活上。”20多年来,这句话一直在李荣珍耳边萦绕,已经深深影响了她的生活和艺术创作。

 一生嗜画如命 不强求孩子搞艺术罗巨白在外写生时,路过的人如果有兴趣,他都会跟人家讲讲绘画艺术。但对自己的4个子女,他从不强求,完全让他们按自己兴趣发展。如今,4个子女没有一人从事与绘画艺术相关的行业。

 “画画是他自己的追求,我们都不感兴趣。”罗巨白的小女儿罗静说,父亲“爱画如命”。小时候家里什么都动得,唯独父亲的画动不得。有一次,她跟姐姐打闹时抓破了父亲的画纸,招来了好一顿骂。  

        罗巨白的妻子陈槐芳说,关于柴米油盐,罗巨白一向不闻不问。家里的事都是她一人操持,但她从没埋怨过。“这人就是这样,烟酒茶全不沾,麻将也不打,就是嗜画如命。”

 罗巨白生前的卧室和画房略有些凌乱,堆满了画卷和白纸。病情严重后无法握笔,桌上的画笔也因长时间无人碰触笔尖有些发涩。整理着这些东西,陈槐芳声音低低地说,以后这些再也没有人碰了。

 罗巨白简介

 1938年出生,1959年师从陈子庄学习中国画,师从刘静生、谢慕沙先生攻诗、词文章。生前为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词学会会员,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史馆馆员,四川省诗书画院特聘画师。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