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裘缉木的没骨花鸟画作品《南岛情》

2.jpg

裘缉木的没骨花鸟画作品《竹韵》

   清初恽南田曾说:“笔墨本无情,不可使运笔墨者无情;作画在摄情,不可使鉴画者不生情。”近日拜读浙江画家裘缉木的花鸟画作品,感慨不已,惊羡之情油然而生。从他的没骨花鸟画作品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他对传统文脉的深刻把握。在继承和发扬传统这条漫长的道路上,他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

  裘缉木曾受过长期、系统的绘画教育,师从现代花鸟画家李苦禅、王雪涛、郭味蕖、田世光等人。他在这些名家身边耳濡目染多年,大大提高了自己的审美水平。他深刻领会传统绘画的精神,在传统文脉的滋润下苦做文章,自甘寂寞地走着一条师古之路。他作品中的物象并非是眼中所见的,而是心中所得的。这正是裘缉木的没骨画让人一读便“生情”的原因。

  裘缉木的没骨画不同于院体画的精勾细染,而是以写意的手法点蘸色彩绘成。他注重写形传神,用笔工整而又不失写意的灵动,布局简洁明快,设色清新脱俗,造型生动含蓄。他既注重吸收“黄筌富贵”和“徐熙野逸”这两种画风,又注重吸收元人清雅淡远、墨如艳彩的特点,讲究以书入画。他还继承了恽南田小写意画风的遗韵,直接以色彩勾形状物,既不以墨线勾勒,也不以墨线立骨。有时,他又将双勾、皴擦、点染、晕染、撞水、冲墨等多种技法巧妙地结合在一体,用笔工整细致,色彩层次丰富。总之,裘缉木在对传统文脉的把握上,做到了对文化本体多元建构了然于胸,这是十分难得的。

  众所周知,中国画体现的不只是画家的审美思想,更是其人格、性情的外化。在裘缉木的画中,石头、小花、竹叶、禽鸟等均被他注入了理性的内涵、灵动的情思、生命的意趣。他的花鸟画不落前人窠臼,力求在大自然和生活中寻找灵感。他数十次踏入南国的热带雨林,又踏雪寻梅于荒郊野外,寻花觅草于山阴古道中,在大自然的美景中寻找新的视觉形象、捕捉新的花鸟造型迹象,力求形成具有自己特色的绘画语言。他很少画前人画过的物象,而多表现南国那些不为人知的奇花异草。南国的许多花卉在裘缉木笔下展现出生命的蓬勃和朴实。在自然与心灵的碰撞下,他绕开那一线一面的简单画法,而是以没骨法来表现特殊的人格精神和理想的绘画图式。

  拜访裘先生时,我被他那谦虚的精神、严谨的作画态度及博大的人格魅力深深地感染了。他的作品不仅能带给人一番异国情趣,而更重要的是能引发人们对生命、对自然的深刻思考。

  作为晚辈,我衷心地祝愿裘先生日后绘出更多的佳作,取得更大的成就!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