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南 1950年生,江苏宜兴人。现为江苏省国画院艺委会委员、陕 西国画院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用笔 

画画毕竟不是书法,跟书法不一样。但画画是从书法来 的,画中国画尤其是画大写意花鸟画,一定要书法用笔,它 就是写字。画大写意花鸟画就是在写字,不是在画画,但是 它又的确是在绘画,画大写意花鸟画的方法完全是书法。对 于画大写意花鸟画来说,写字太重要了。 

现场示范之一

树干怎么画?画一个树干,又要照顾到运笔的速度, 又要照顾墨色的枯湿对比,还要照顾它运笔的方向,要照顾 好多方面,不是概念当中的顺手就画一个树枝。画树干有好 多方法,方法越是多,你画出来的东西越有看头。画要有冲 突,要有矛盾,要有对比,才经得起看。我们看一幅画好不 好,就是要看它有没有矛盾,有没有冲突,有没有互补,看 画就是看这些东西。画树枝不是就事论事来画一个树枝,树 枝里面要有东西。

现场示范之二

我先来画一个树枝。运笔的方向看到了吗?上去下来, 也不能老是这个色彩,要处处留心。如果再是这个调子,那 就不好了,至少是不高级了,高级的不是这样的。高级的是 这样的:上去的下来,下来的上去,反复地来回。然后染, 然后升节,然后再把它画完整。有来有去是最基本的要求, 上去,下来,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中国话。有过去,一定 要有过来,要不然它就没有对比——力度和节奏就没有对 比。这种要求贯穿到整个创作过程当中,画树枝,点花,画花叶,画藤萝。一个是枯湿的对比,一个是浓淡的对比,一 个是节奏的对比,最基本的是这三个,一定要有。如果没 有,肯定画不好,因为它里面没东西。运笔要有势,一个来 了一个去了,它就有势。 今天要给大家讲一点:忘记顺序,这一点对写意画太 重要了——画写意画不要顺序。我们学习画画的时候是有顺 序的,但创作是没有顺序的。如果创作时忘不了这个顺序, 就会画得很机械,也会缺少变化。顺序这个东西是非常害人 的,大家要尽可能忘记顺序。顺序这个东西非常讨厌,形成 习惯一辈子都改不掉。如果按部就班地完成一张作品,这个 作品好不到哪里去,所以说画大写意花鸟画不要讲求顺序。 不要顺序怎么画?比方说我来画一个牡丹花。先画叶子,先 画花,先画枝干都可以。我们先画花,你看出来顺序了吗? 它没有顺序。不是没有顺序,没有制约吗?我来规范你。这 也要注意用笔的方法,八面出锋,多方向。刚开始是没有顺序的,然后我再来规范它,这样就完成了一朵花,它就是一 朵牡丹花。如果按顺序画就是从里边往外边画,从前面往后 面画,非常机械,每个人画出来的牡丹都一个样,不会有变 化。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就是画面的效果“意外”,连我自 己都没想到,它出来了。意外性、偶然性,这个很重要。

用墨 

接下来讲用墨。宿墨对绘画的作用太大了,如果没有宿 墨就没有黄宾虹,是宿墨成就了黄宾虹。宿墨的特点就是加 千遍万遍,加不死。 

用墨从古到今都是讲墨分五色。墨分五色也就是讲用 水。墨哪里是五色?墨怎么分五色?墨可以分无数色。一点 墨,加一瓢水又一色,再加一瓢子水又一色,不断地加,不 断地变色,何止是五色,但绘画有五色也就够了。墨分五色 是符号性的、象征性的讲法,墨不只五色,墨什么色都有。 

现场示范之三

现在讲一讲墨的表现性,枯的调子和湿的调子之间相 互冲突、对比、破坏,又达到和谐统一。常见的就是湿破 枯,比如画这个荷叶,先是枯的,然后用墨色来破,但不能 全破,要留一点,全部破也不好看。湿破枯,就是冲突和对比,从两个极端达到统一,这是一种方法。还有一种方法就 是淡破浓或者浓破淡。我们先看浓破淡,浓破淡有两个破 法,一个是薄一点破,一个厚一点破。除了这两个方法, 还有一个就是泼墨。泼墨在花鸟画里面用得不是太多,只 是像荷花,大叶子,需要泼;大芭蕉,需要泼;大石头,需 要泼。老一辈画家,有的会把墨放到嘴里去,是要唾沫的粘 性。我们现在讲卫生不放到嘴里去了,如果在家里画画,可 以在水里面加一点有粘性的东西,像中药白芨。白芨稍微的 加一点点,墨跑得不是太快,可以控制。泼墨时要用手指涂 抹,不然泼不出来。泼墨的时候,左手拿一团厚一点的废宣 纸,在纸上来回霑,这样就能让纸平。平了还要干活,用笔 蘸墨后在原先的淡墨上挤洒浓墨,并用手指和毛笔涂抹。要 在上面加色彩也是一样的,石绿、石青往上面加也用同样的 方法。然后还不能让它一味地湿,稍干的时候还要往上加东 西。反正是浓浓淡淡,枯枯湿湿,达到你心里要求的效果为 止。用墨的过程大概就是这3个:一个是湿破枯,一个是浓破 淡,淡破浓,一个就是泼。

用色要“脏”

脏要有引号,脏就是丰富,脏等于丰富,不是真的脏。 还是画一个牡丹花,牡丹花是红的,不要绝对发红,要给它 扣掉一点。颜色尽可能不要调好用,调好用变化小,还单 薄。就像我这样,基本上没蘸水,把颜色挑到笔尖上来。跟 前面画的一样,没有送水。故意要有差别,故意要脏,就是 要让它脏。一定要有冲突才好看,但是也不能过头,过了头 就像民间的老虎头鞋,太花。一定要看我的手,笔触一定要 多方向。然后是叶子,叶子也没有顺序,千万不能有顺序, 因为有了顺序就会机械。花头要缺掉一块,这个很重要,连 上就不好,一是透气,二是花头要有变化。然后,画中间的 花蕾。勾茎,也不要每一张都去勾,传统中的老先生的花 卉,每一张都勾了,其实用不着,意思到了就够了。不要每 一张都勾得完完整整,反而没有变化。 

现场示范之四

中国画讲究杂五色,如果花头丰富了,杂五色了,整 幅画再来杂五色,就不成画了。花头是复杂的,叶子是单纯 的,它们连在一起就有矛盾和冲突。花花绿绿的,这张画就 不好看了。对比处理,才好看。我们就用墨画一个牡丹,道 理是一样的。花头用水墨画了,叶子就不能再用水墨画了。 叶子也用纯水墨画,可以是可以,但是它的表现性毕竟不 够。我们这个时代不是清朝明朝了,本来中国的文人画、 写意画,有不少缺陷,像水墨画,我们崇尚清高、纯粹、 单纯,就是心里面清净。我们现在生活节奏、社会状况都不 一样,当然也可以完全画这种水墨画,我觉得还是丰富一点 好。花头是单纯的,下面就要复杂的,这样也是一种对比, 相互对比。 

明代的董其昌,就提倡水墨为上,用了颜色的画都不是 好画,黑白的才是好画。董其昌后来的信徒和学生们一代一 代误传到今天,现在还有人在讲水墨画好。水墨画的表现力 毕竟是有限的,像我们的油画、水粉、水彩,全部是色彩, 为什么要画一种颜色的画,把它固定下来呢?这是一种境界 或者是一种能力的问题。从古代到当代,有画一种色彩画的 高明的,像张大千的泼彩,还有其他一些人的泼彩。到我, 就是到我,排除用墨,墨不要了,全部用色彩。没有一个人 在做,我在做,我不知道做得好不好,但是我在做。我希望大家能够把它看做是一个方向,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来把它 做完善。油画的表现力毕竟比中国画要强得多,因为它基本 还原了对象本身的颜色,所以它的表现性比水墨为上的传统 中国画要高明许多。所以全用色彩是一个方向,没人在做, 我做。 

现场示范之五

现在还是来示范画牡丹花。油画的色彩没有流动性,油 画的色彩放到画布上后就固定了。中国画的好处是色彩还在 动,你给水它就动,所以我处理的效果比油画还好。给水, 在需要的地方给水。我觉得比油画好看,它的方法跟油画是 一样的。还说用墨,不要黑的,要么它本身就是黑的,不然我就还原它本来的颜色。这种方法很好,我在做,没人做, 要是画大尺幅的画,效果会更好。 

现场示范之六

现在示范画荷花,你们看我用笔的节奏,不是哗的一 下,它是有动作的,这里面有动作。笔一般是竖着走,不倒 的,我们人走路是竖着的。好多画家用笔拖,是不对的,这 是个毛病。再看,连一个小小的莲蓬都有枯湿,都是枯,或 者都湿,当然也可以,但是没有冲突就不好看。不是所有的 荷花叶子或者其它的花卉每个部分都要有冲突,不是的,你 也冲突,我也冲突,两家都在吵架,那也不好。下面的荷花 叶子就不冲突了,让它单纯一点。相对来说,下面的用墨要 重一点。看我的运笔,千万不能一个方向,都是有来有去, 一定要记住。如果简单一点,这幅画已经完成了,当然还可 以把它画得更丰富一点。千万不要各管各,要学会挤,挤进 去。这是个风水宝地,不能让你一个人,我也来。现在再补 一点水草、芦苇就完成了,还可以补一个蜻蜓,或一个水鸟 都可以。补什么东西不要硬凑,如果画面比较完整了,不一 定要画芦苇等其他的什么。如果还有地方就可以补一点,如 果够了,就不要硬加。今天为了表演给你们看,我故意多画 一点,上面还可以补一点东西,这样更丰富一点。浮萍,浮 萍在荷花里面就是贯气和连接全部的作用。画荷花,一般都 会画一点浮萍,把所有零件都连接了。

构图 

构图是要有语言的,它不仅仅是一个构图。历史上只有 3个人真正的做到了。他们把自己的构图做到了极致,三下两 下就告诉你,这就是他。他们是吴昌硕潘天寿,还有宋代 的马远。潘天寿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画家,经常拿一张纸,一 上来就是一个大石头,大石头大到你无法想象的大,他一块 石头占那么多画面,形式感就出来了,而且一看就是他。他 自己把画画叫做造险、破险。一般的说,一块石头几乎占掉 了90%的画面,这画就没用了。他画出石头,再来破,破掉 它。加些苔点贯气,这样就活了。一下子把它弄死了,一下 子又把它弄活了。造险、破险,潘天寿。一看形式,就是他 们,就能想起他们的名字。宋代马远的方法也简单,就是用 角,专门画一个角,所以叫马一角,一看就是马远的符号。 这里一看就是潘天寿的符号,那里一看,三点就是吴昌硕的 符号。这3个人做得很好。后来吴冠中提倡形式美,其实做得 还不够,对中国画好多深层次的问题,他没弄懂。符号性, 个人的符号很重要,你们需要一辈子的努力来把这个事情做 好。三下两下,哦,就是你,非常难!我也在努力。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