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作人艺术之路 

 一九二七年,距今将近七十年前,热血青年吴作人走上了艺术道路。

blob.png

 那是一个风云激荡的时 代,是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都面临巨大变革的时期。"五四"新文化运动,声势浩大迅猛,深刻有力地冲击着封建文化的传统格局,激起深刻的社会反响,引起了一 系列重大文化问题的论争。在新的论争中如何认识对待中国传统文化,如何继承与革新;如何认识对待西方文化,如何吸收借鉴,集中表现为东西方文化的关系问 题。其实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归根结底,首先是要不要冲破旧传统的格局,然后是如何辩证地解决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的空间差与时间差这两对矛盾,以 创造中国现代文化新纪元。

 前辈画家们已经走出了第一步,迎接吴作人等第二代画家的仍然是同一历史课题。每一个画家都必须作出历史的抉择。能否以自己的艺术创作推动艺术的新发展,成为检验衡量其艺术活动价值的基本标准。

 一九三五年,吴作人曾 在给友人信中描述当年人们在各种选择前的焦急矛盾复杂的心态;"新思潮澎湃,求知求真的呼声唤醒一切迷幻,谁都谅悟自己就站在过去数百年艺运衰微黑暗里。 逃避!放弃!一切旧有的都是可诅咒,立在歧途,嚷着需要新的。像久饥渴者接受一切之施舍,不暇辨味之甘苦。"

 青年吴作人痛感数百年 艺运之衰微黑暗,却努力从前人的实践中吸取教训,他热切而冷静,既不逃避,也不抛弃,努力鉴别思考这旧传统,这新思潮中之甘苦、短长,他坚信时间的差距是 应该克服的,笔墨当随时代,时代发展了,艺术也必然要发生变化;但空间差距却是难以否认的,地域历史等因素所形成的特殊文化环境,恰是构成艺术多姿多彩的 重要原素。因此,"过去的作风会再统治现代艺坛吗?西方作风会变成中国艺术的准绳吗?都不会!所可能的或许是会有一个新的面目。我们在期待着。"(《中国 画在明日》)

 对于这个艺术的新面目,吴先生不但在热切地期待着,而且勤勤恳恳,努力实践,成为本世纪前五十年为创造中国现代美术作出卓越贡献的画家群中的重要成员,又是本世纪后几十年自觉探索发展中国文化艺术的主将。

 吴先生左右开弓、中西 并举,在国画油画两个领域里探寻创造,力图在自己的艺术中既保持中国文人画传统所体现出的基本特质:强烈的艺术个性、诗化的意向、飘逸潇洒的笔墨技巧与 情趣;而且也力图在艺术中融合西方写实绘画艺术强调生活源泉和对形体、色彩的敏锐感受。因此,他的艺术,反映了现代意识,具有民族色彩又有清晰的个性特 征,无论其油画和中国画,都有突出的成就。他的水墨画,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却绝对不被人误会为明清某家的花卉、翎毛、走兽;它们具备古代艺术的特质,却 又完全是现代的,它们融合西方艺术的优点,却又完全是中国的。他的油画,充分地继承西方油画艺术的造型与色彩体系之特长,但面对吴作人的油画作品,人们能 够清楚地感觉到其中的中国艺术的气质。艰辛探索近七十年,吴作人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艺术道路。

吴作人(1908-1997),原籍安徽泾县,生于江苏苏州。1927年至1930年先后就读于上海艺术大学、南国艺术学院及南京中央大学;1930年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后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白思天院长画室。历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等。1982年,吴作人携著名油画作品《齐白石像》和国画巨作《藏原放牧》参加在巴黎大宫举行的“中国现代艺术展”,其中《藏原放牧》获金奖。1984年年荣获法国政府文化部的艺术与文学最高勋章,1985年荣获比利时王国王冠级荣誉勋章。代表作品有《画家齐白石》、《展翅云霄》、《藏原放牧》等。吴作人早年工素描、油画,功力深厚;间作国画,富于生活情趣,不落传统窠臼;晚年专工国画,境界开阔,寓意深远,具有以凝练而准确的形象融会中西艺术的深厚造诣。牦牛、骆驼是其中国画创作中经常出现的题材。他激动地回忆:“那雪原上成群的奔牦,把寂静的原野,翻腾得尘雾迷蒙,使人看了心潮澎湃。奔牦表现出一种强劲的运动,在它的身上体现着奋勇的豪情。”《藏原放牧》,画中牦牛呈低头俯冲姿势,前双腿向前伸,后双腿向后蹬,表现牦牛的冲劲;以干净利落的大笔触、挥洒的几个大墨色块面,来组成牦牛的形体;将其大致分为浓墨和淡墨两个层次,极强的色彩反差创造了清新简要、刚健遒劲的风格。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