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很像一个磁场。如果这个磁场被另一个人的磁场所吸引,乃至淹没,在我看来,实在是一种福气。感谢上苍,让我认识了杨陌。他是个军队的青年书法家。灵云出岫,空谷之音,是其书法给我的印象。

  生于陕西白水的杨陌从小迷恋书法。他从写“大仿”开始入门,一发而不可收。年少时,他常以青石作纸,白水当墨,挥汗习之,临池不辍。聪颖加上勤奋,使小杨陌很快成为村里的书法“名人”,每年春节时为家乡父老书写春联已经成为其不可推脱的“任务”。

  18岁入伍,杨陌来到繁华的京城。良好的工作环境和京城浓郁的文化艺术氛围,使他更加醉心于笔墨。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买来大量的名家法帖,利用业余时间刻苦练习。遇到节假日,他临帖常至深夜,有时竟通宵达旦,而自己却浑然不知。有一次,战友早上起来发现他屋里灯还亮着,便推门进去,只见满地都是写了字的宣纸。他见到战友,诧异地问:“你怎么还没睡?”弄得战友哭笑不得。

  杨陌习书涉猎极广,对碑、帖均有深研,又得诸多前辈悉心指导,真、草、隶、篆皆能。然其师古而不泥古,将先贤之法帖、碑意化为胸中之气、笔底之韵,流荡于绵柔、细腻的宣纸之上。在我眼中,杨陌的书法具有多重美感,时而雄强奇伟、酣畅淋漓,时而洒脱清逸、自然天成。其用笔苍润清奇、意态娴雅,其结字变化多端、诸法兼备,其章法疏密有度、布局合理。

  丁亥之秋,虚心的杨陌带着一份对艺术的虔诚到中国国家画院书法高研班深造。在这个高手云集的艺术环境中,他不仅收获了艺术与学问,更收获了情谊。学习时间虽然不长,然其书艺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这进步的基点正是建立在对传统艺术的虚心学习、揣摩之上的。

  古人云:“言为心声,书为心画。”书法是书家心灵的表达方式。所以,我观杨陌的书法,有如对其人之感:俊雅洒脱,灵动可人,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杨陌对战友有着深厚的感情。每年老兵复退之际,不论是谁,只要索其墨迹,杨陌总会放下自己手头儿的事,蘸墨挥毫。他会让战士扯起宣纸,纸不着案,凌空书之,酣畅淋漓,大有张颠当年“以发濡墨”的风采。书者痛快,观者雀跃,兄弟之情,战友之谊,都在书法线条的飘逸婉转中凝结,亦成为老兵在军营中最后一瞬的美好回忆。

  这便是杨陌。笔墨实践已经成为其表达人生感悟最为真切也最为得心应手的方式。换句话说,书法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用杨陌自己的话说,便是:“书法是我与生俱来的结,今生今世缠绕着,于我永难割舍了。”(上图为杨陌的书法作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