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探戈》(见附图,170×180厘米)以异样的乡土气息强烈地吸引着我们。具象,又不是生活的表面肤浅的如实再现。画家精心塑造的这一对青年男女,衣着打扮追求时尚,很投入地在跳探戈。二人神情有所不同,却一样的认真、一样的陶醉,完全沉浸在愉悦的享受中。男的半侧面朝左的头,着重刻画他的眼神,庄重地专注于两个人搭在一起向前伸出的手;女的歪向左肩的头,化了淡妆的脸,眯起的双眼,似瞧非瞧地朝着她挽在男伴右肩上拿捏作态的轻轻竖起的手指。男的左脚尖点地滑步向前,女的向后扬起小腿绷直左脚脚尖,身体重心都放在朝向相反并在一起的两人的右腿上,动作协调,配合默契,舞步变化十分熟练。

blob.png

宫立龙 油画 《探戈》

男的穿朱红尼料西装,身体健壮;女的穿浅绿毛织连衣裙,体态丰硕。男的散搭在胸前的白围巾,随着舞动扬起;女的露在高级白色旅游鞋外的裤脚花边在抖动,增强了探戈节奏韵律的动感,好像能听得到那优雅激荡的乐曲声。暖色调的背景,简洁、单纯,无可再简;只有草黄色的墙壁和暗红色的地面,却能从服饰上一看便知表现的是东北地区乡镇农民劳动之余的文化生活。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此画作于1996年,农民的物质生活富裕了,他们向往过“城里人”的生活,乃至世界先进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画家没有画电视、电脑,没有画手机、摩托,没有画汽车、洋楼,这些是农民已有的和正要有的可视器物,可以反映农民物质生活的提高和变化,却不见得能反映他们内心世界、心灵深处的变化。画家画他们跳舞,从这样一个文化的角度,从他们可视的表情和服饰的刻画上,表现他们对自己、对自己周边的事物以及对更广阔的外界事物的变化的心理反映。画家在为上世纪90年代农民的心灵造像,画家笔下的东北乡镇的社会现实,是艺术的真实,也是生活的真实,是从一个小小的侧面为我国时代前进的脚步存照。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探戈》的作者宫立龙,1953年生,辽宁大连人,现为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他中学没读完,父亲就去世了。他承担养家重任,做了七年建筑工人,还在厂技术科画内燃机解剖图近一年,参加工会活动,画样板戏布景、画伟人像。他业余画过不少画,当时发表的主要是水粉画和宣传画。1978年他考入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四年后留校任教。从大学开始,十数年来,他画出不少反映城市生活的油画,参加过全国美展,获过奖。后趋于古典油画的创作,1992年起,转入对乡土题材的研究,作油画《本命年》、《下大地》、《收苞米秸子》;1994年作《大嫂》、《村长》、《时装步》、《打台球》等;1995年参加以“东方之路”为展览主题的“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获铜奖;作于1996年的这幅《探戈》,是他乡土题材系列作品中舞蹈题材的第一幅。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2001年出版的《二十世纪中国油画》巨型画册,宫立龙的画页,刊出的8幅作品,除一幅1987年创作的《温柔玉》,其余七幅全是他上世纪90年代的作品,止于1996年的《探戈》。油画家闻立鹏在为该画册写的《百年断想》一文中,说宫的作品“深化了写实主义”。而宫本人在画册《见画可知》的短文中,对发表在这里的这方面题材的作品,则说:“好坏见画可知,无须赘述。”他直面社会现实,关注人生,深入研究生活,反映当前中国社会发生巨变中人民大众心灵的深刻变化;他探索适合所画内容的油画艺术语言,为中国油画的当代性孜孜以求;他注重人民大众对自己作品的反应;他简短的语言,透露出的是对自己艺术道路探索、前进的自信。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上世纪90年代这些乡土题材的油画创作,的确引人注目。从网上看,好评多多,有的说他“试图将民族文化与习俗纳入西方古典程序之中”,说他“突出了风俗的地域符号”;有的说他的作品“比于罗中立来说更为豪放,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一种南北文化差异”,他的作品“有那种豪放的戏剧性,无疑是优秀的”;有的举出擅长“内叙事”的某诗人的作品作类比,说宫的作品“可以把一种内在的细微感觉用叙事的方式有效地捕捉到”;还有的说他“把布格罗那学院式的典雅与达利的形而上学联系在一起,试图在古典的学院主义与现代观念之中找到一个结合点,使之既能展示出他那深厚的学院式的传统功力,又不失一个当代人对文化及传统上的选择,就在这一点上赢得了应有的荣誉,获得了成功。”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1994年5月,宫立龙与中央美术学院的美术理论家殷双喜有过一次对话,探讨他的油画艺术创作。他说自己是“再造型的画家”。“如实而质朴地再现一个农民是一种创作方法,而我不一定做。”“我现在的这些油画,没有一幅是从现实中直接得到的,每次下乡体验生活,我主要是去感受。我的作品不一定是自己看到的东西,但都是我能感受到的东西。我没有看到过农村姑娘在大院里走时装步,但我确信他们中有人试过。”他说:“很多画都是我自己‘编造’的。”“我画画是一种思维的凝聚,因此,从服装到人物,我喜欢‘再造’一些东西。再造的东西带有一种典型性和象征性。”殷双喜说宫的作品中“常有一些非常细腻的生活化的细节,但也有戏剧性因素”,并指出“戏剧性地展开的生活场景给人们一种幻觉,但这也能走向一种艺术的真实,因为它也是内心的折射。”宫立龙说:“戏剧所描写的首先是现实中典型的东西,如果把典型的东西放到一个不合理的位置上便产生荒谬。”他说自己“是带着崇敬的心情去描写农民的,把关注到的这一时期的文化现象”,“靠着头脑中的理性”作画,但是不能将其画成“油画讽刺画”、“油漫画”,或画成“常见的乡村风俗画”。我们欣赏的这幅《探戈》正是体现了宫立龙这样的创作思想与追求的佳作。

26.jpg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探戈》的人物造型,严肃认真,笔法凝重,色彩上采用红绿对比,背景极简化,取中性温暖的黄色调子,是所画世俗生活欢乐气氛的需要,也是作者追求独立的、鲜明的、个性化风格愿望的体现。有关背景的简化,作者说:“我主要是想表现人的精神状态,把背景抽掉,使人不再想一般的物质生活状态的改变,而让人们注意物质环境带来的人的精神状态的改变。”有关形式技法,宫立龙说:“我一方面吸取欧洲文化中毕加索以前的适合于我用的东西,更多的是绘画技法;另一个是吸取秦汉时期雕刻中的形式语言。”有关色彩,他说:“红与绿,是中国人最讲究的两种对比色,红男绿女;为什么黄背景?我想我们文化的基础是土地文化,大地、土房、土墙、土炕,黄色是皇帝的颜色,也是老百姓的肤色。”这就形成了宫立龙作品的中国气派、民间格调、地域风貌和个性化的油画艺术语言。他将西方油画的古典主义融入朴素而醇厚的民族审美心理,将来自西方的油画光色浸润在我国古朴而隽永的乡村土壤之中,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征服了广大观众。

27.jpg

宫立龙 油画 赏析

 殷双喜后来以《直面生存》为题撰文,概括宫立龙油画艺术创作的特色与成就,他写道:“宫立龙将他的创作眼光转向中国农民的现状研究,对于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乡村图景的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中国农民的生存困惑和现实选择,从文化与社会的角度,加以透视和思考。通过对于乡村日常生活场景的变异与再造,宫立龙以艺术的方式把握农村新一代人审美观念的变化以及对都市文化的回应,这就从一个独特的角度折射出中国乡村在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不可逆转的文明变迁,促使我们在当代乡村生活的图像中感受时代文化的嬗变,关注当代中国农民心理状态的变化和价值观念,行为方式的分化重组。”(见《美术文献》1995年第3期)这段话说出了宫立龙这些作品的深刻社会意义以及在中国油画发展史上的意义。他的这些作品关注人的生存的社会性,在历史与文化的层面上揭示人性的真实,拓展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占据主流的中国乡土绘画艺术的内涵,提升了人们的审美品位。

确如闻立鹏所言,他的作品“深化了写实主义”。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