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明的画,已是誉满四海,赞者纷纷,好评如潮。对他的书法,则评者寥寥。几年前,我陪全国政协委员书画家采风团采风认识了王明明。当我见到他在画上的题跋、落款时,的确惊呆了好一会儿。恕我直言,在我的印象中,当今有些画家甚至大家的画价值不菲,可写的几个字却着实难以让人恭维。而面对王明明的书法,即使是当今那些喜欢夜郎自大的所谓书法大家,恐怕也会感到汗颜。

blob.png

王明明 书法

 为了向他学习,去年我在中国美术馆办完个人书法展之后便登门拜访。平时性格似乎有点内向的他,在热诚中谈兴很浓,谈艺术,谈做人,谈读书……在他身上未见大家架子,有的只是谦和、敏捷、深邃。接着,我从他手中接过赠予我的《怀古寄情·王明明手卷作品集》和《王明明书法集》,如获至宝。这两部作品集至今仍置于案头,供我不断欣赏研习。

blob.png

王明明 书法

 王明明的书法,以行楷为主架,偶有篆、隶之风吹入,内容多为古人经典诗文和他对人生、对艺术的感悟。其作品用笔劲健,墨韵丰厚,结体古朴,布局开张,笔法、墨法、字法、章法井然有序而又别有韵致。书画家都懂得用线条造型、用笔法抒意,二者一结合就形成了自己的画风和书风。王明明用其高超的笔法和优美的线条,不仅创造了超迈、内蕴、幽远的画风,也创造了雄迈、沉静、文气的书风。

blob.png

《幽居唐马焦花小院》68×68cm 2000年  王明明

 所谓雄迈,指的是他的幅幅作品,均高爽雄健、豪放峻拔、骨肉匀适、欹正互出、方劲高古、气势宏大,读后令人有一种舒展奔放、豪气顿生、一往无前的感觉和冲动。古人在书法上常提倡一个“势”字:势由气生,法由势生,貌由法生。气势对书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影响字体书风的决定因素。蔡邕在《九势》中提出“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道理就在于此。看得出,王明明用笔的变化多以中锋为主,加之他内心之雄阔、襟怀之坦荡、气度之豪迈,故他的作品,字字中规入矩又天骨开张,笔力切铁又骏马行空,错落有致又顾盼生姿。他的书法的确是在尽抒胸中之块垒,是在释放情感之能量,是在冲破世俗之羁绊。品味这些作品,怎能不神情振奋、心旌撼动、超凡脱俗!

blob.png

《秋声》68.5×68.5cm 1994年  王明明

 所谓沉静,则是他性格在作品中的反映,是他性灵在作品中的再现。接触过王明明的人都有一种感觉:他天资聪颖而不肆张扬,情感似海而心境平和,志向高远而步履踏实,成就卓然而低调随和。字如其人,一点不假。你读他的作品,就会发现,那是一个沉静的世界。而他的人生格言之一就是“心静如水”。他身兼多职,平时公务繁忙,社会活动很多。

blob.png

《瑞雪》79×180cm 2003年  王明明

这对有些艺术家来说,都是宣传、推销自己的有利条件;但对王明明来讲,却是一个不利因素。要做到公务和艺术两不误,他只有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沉静下来、“寂寞”起来。当遇到某些社会现象的干扰时,他就拿出古人的经典之作,“两耳不闻窗外事”地书写起来。他外出公干,就带上宣纸本子,哪儿也不去,坐在房间里静心静气地书写。试想,若没有如水一般平静的心境,能写出像六至十米以上的《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欧阳修《秋声赋》、《东坡咏蓬莱诗》、《千字文》等浩浩之卷吗?他说:“每一次沉下来、静下来之后,总能找到一种新鲜感觉。”

blob.png

《碧水悠栖》145×367cm 2002年 王明明

难怪他的书法作品总是那么冲和宽博、丰润质实、古朴茂美、浑穆遒稳、肃括宏深、内蕴沉静,沉静得像一座青山、一缕清风、一泓清泉,让你清爽无比、回味无穷、思索无尽,让你随着他的笔墨运行进入他的心灵深处,看见他那美妙异常的心底、博大纯净的内心世界。一位书家能从作品中开辟出一条让读者抵达书家心灵深处的艺术之路,是何等的不容易!可王明明做到了。他用沉静的风格,凸显出书法的艺术之美、心灵之美、性情之美。

blob.png

《晨曲》143×147cm 1985年 王明明

 所谓文气,是指作品的文化气象及作者的文化气质。文化是艺术的核心,当然也是书法的核心。书法的品位取决于作品的文化意蕴,而文化意蕴又取决于作者的学养品性。中国从古至今没有哪位大书法家不是文化底蕴深厚、书品学品人品兼优的大学问家。特别是到了宋代,随着文人画的成熟和理学的兴起,对书家的学养、人品更为重视。黄庭坚就将学问放到首要位置。

blob.png

 《丛山秋色》90×86cm 1986年  王明明

可以说,中国书法的发展历史,明显形成了“学品(人的学养)决定人品(人的品性),人品决定作品(作品的品位)”这样一条不可逾越的客观基本规律。王明明深谙此理。他常讲:“作品是‘养’出来的,也就是靠长期的学养积累创造形成的。”又讲:“历史是无情的。没有学养的作者、没有文化内涵的作品,是经不起历史检验和后人评说的。

blob.png

《明月千顷泪朦胧》67×67cm 1987年 王明明 

没有对传统的认知、学习、继承,创新就会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为此,他总是在他的“潜心斋”里潜心读书、做学问,在潜心读书、做学问中提升自己的学养、人品、境界,在提升自己的学养、品性中升华自己的艺术造诣和书法品位。所以他喜欢写“天道酬勤”、“博学文雅”、“福由心造”、“得大自在”、“思飘云物外,诗入画图中”、“修身岂为名传世,做事惟思利及人”。

blob.png

《春消息》90×95.5cm 1998年 王明明

所以他的书斋中,橱里、柜里、桌子上、茶几上、沙发上、地板上到处是翻开的或折叠的书籍资料,一看就不是为照相宣传、拍电视出镜头所用。其文人气质,由此可见一斑。从王明明身上,我们的确可以读到他那人情练达的才气文章,嗅到他那盈身溢发的儒雅书香。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得到那浓浓的书卷气的熏陶。

blob.png

《应真云汇》51.5×463cm 2005年  王明明

 我是习书者,在读帖、临帖中发现,古代不管是先书后画还是先画后书的画家,多是书画双绝。赵孟頫画山水、木石、花竹、人马尤为精致,可篆、隶、真、行、草亦无不精绝,成为自唐以后集书画之大成者。“吴门画派”旗手文徵明画山水、人物、花鸟无不精通,其书法功力亦为卓绝,小楷、行书无人超越。八大山人写意画绝,书法亦称雄于世。还有米芾、蔡襄、董其昌吴昌硕以及当代的启功、王学仲等,无一不是书画双擅的大家。书画相通,大致于此。黄宾虹就说过,精书法者,对绘画自有其利。倪元璐的画就深得书法之助。

blob.png

《李白诗意》134×68cm 1982年  王明明

 日月交替,斗转星移,事物发展到今天,情况怎么变了呢?双擅者到哪里去了呢?我凝望星空,在感慨悲叹中,忽然眼睛为之一亮:呵呵,还有王明明先生哩!

blob.png

《寒荷晴晚》68×138cm 1993年 王明明 

 我庆幸:中国书画双擅有来者了;我坚信:中国书画艺术势将冲破物欲层云,释放出满天华彩!(左图及下图均为王明明的书法作品)

blob.png

《嵩山金秋图》180×907cm 1999年  王明明

blob.png

《雪霁》210×142.5cm 1999年 王明明 

blob.png

《秋声》68.5×68.5cm 1994年 王明明

blob.png

 《春晴》68.5×68.5cm 1995年 王明明

blob.png

《秋歌》32×41cm 1997年 王明明

blob.png

 《蒲松龄先生讲书图》221×144cm 2000年 王明明

blob.png

《镜桥秋姿》79×180cm 2003年 王明明

blob.png

 《铁拐李仙》136×68cm 1985年  王明明

blob.png

《御景亭春韵》179×97cm 2004年 王明明

blob.png

《曹雪芹先生造像》137×67.5cm 1985年 王明明

          王明明,国务院参事室原副主任,1952年5月4日生于北京,山东蓬莱人。 自幼酷爱绘画,儿童时代的作品曾到三十几个国家展出,曾获世界儿童画比赛特等奖、一等奖。1978年考入中央工艺美院未入学,同年调入北京绘画院从事专业创作。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全委会委员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