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花鸟精神”是上世纪90年代初由郭怡孮先生提出来的。时隔近二十年,在各类美术刊物上,很少有人再提“大花鸟”一词,但走进展厅、翻阅画册,“大花鸟画”却并不少见,且年轻画家的作品居多。

 就目前来看,我觉得应重新认识一下“大花鸟精神”。“大花鸟精神”就是花鸟画中所蕴涵的真挚厚重之情感与磅礴壮阔之胸怀,是画作的真正意义、感染力及生命力之所在。没有真正意义、感染力和生命力的作品,画得再大,也不能称为“大花鸟画”。

 改革开放以来,城市里的房子越盖越高,马路越修越宽,广场越建越大,经济泡沫也不可避免地随之出现。我们的花鸟画领域是否也存在泡沫?我曾见过一幅“大作”:整个画面高五米、宽二米,只画了一只站在石头上的孔雀,题为“和谐图”。画的面积大,就是“大花鸟画”吗?观众感觉又如何?

blob.png

 王晋元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王晋元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王晋元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王晋元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王晋元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王晋元 花鸟画作品

 “大花鸟精神”是一种“意识”,意识不对,是画不出“大花鸟画”的。追求外在形式的大,表现一己私情的放大,文人小品的放大,都是浅层次的肖似,都不是“大花鸟画”。我理解的“大花鸟精神”应该是这样的:一、作品必须是有感而发,要描写生命、表现生活、赞美自然、突出时代;二、作品要体现文化内涵、文化修养、人文精神,要反映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和谐;三、作品要传达时代的社会信息、情感、情调和情趣;四、作品要有独创性,不重复别人,表达的内容和思想境界要有深度,带有主题性,具有现代感;五、作品应是从传统走向多元、走向开放,既有民族性,又有包容性;六、作品要描写大场面、大环境,表现大胸襟、大情怀,创造新程式、新格局,具有新鲜感、新特征。

 花鸟画在中国发展成为独立画种后千年不衰,一直为人们喜闻乐见,并成为世界艺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这是历代花鸟画家不断探索、不断创新、共同努力的结果。花鸟画发展到今天,如何再发展、再提高、再突破,当代花鸟画家一直在不停地思索、实践,创作“大花鸟画”已成为他们的自觉行为。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先生曾以环保生态为题材创作过一幅丈二巨制的《鹤乡》。画中,晴空万里,绿色湿地一望无涯,成群的仙鹤在这里幽会、觅食、嬉戏,欢歌起舞,自由翱翔,充满着和谐温馨的气氛。张先生在构图和色彩上进行了大胆尝试,一改几十年的传统绘画风格,浓墨重彩,给人耳目一新之感。他已年过八旬,仍锐意创新,体现了一种时代精神,难能可贵。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blob.png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王晋元先生也早就认识到,由传统程式和笔墨形式进一步推进花鸟画难度很大。他毅然选择了到生活中去开拓。

1964年,从中央美院毕业后,他放弃留京机会,申请到了云南,进入历代花鸟画家很少涉及的花木领域,一下子就是四十多年。他在崇山峻岭中苦苦耕耘,创作了大量的巨制,不但情节完整,而且气象宏大。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张世简   花鸟画作品

他表现的是花木丛生的大自然、大环境、大场面和禽鸟生息的大天地;他创作出的大野山花新式样,具有大、满、壮、野、繁、密、浓的显著特征;他追求的是时代性和自我性,创造了花鸟画的新风格、新式样、新程式——他成为当代花鸟画家实践“大花鸟画”的典型代表。

 改革开放的经验告诉我们,改革就能生存,开放就是进步。在艺术上,西画的流入给中国绘画注入了勃勃生机。林风眠先生是中西绘画融合论的先行者。他在《东西艺术之前途》一文中,对中西绘画进行比较研究后,提出了相互沟通、取长补短的主张。

他创作的现代水墨画,融合中西,开创了花鸟画的新局面。西画中的透视、造型、光影、色彩等,在传统中国画中是没有的,我们应该大大方方地吸收,理直气壮地去实践、融合,不要怕冲撞了以墨为主、以线造型、以书法用笔入画的传统绘画理念。“大花鸟画”应走中西融合之路,也一定能“大”起来,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