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彬”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想到彬彬有礼。的确,李彬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文质彬彬的。熟悉他以后,发现他实际上是一位做事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的人。李彬与我是同乡,安徽巢湖人。徽商有出外闯荡的传统,大有不干出一番事业誓不回乡的架势。李彬与许多追求艺术的青年一样,怀着对书法艺术的美好憧憬羁学北京,在北京大学研修书法,交游京城名家。

一位成功的艺术家,不仅要具备先天的才情禀赋,而且还需要后天的生活磨砺,书法的成熟往往是与其丰富的人生阅历同步的。李彬对此自有一番深刻的体悟。他在《京华求学自述》中写道:“余自甲申之秋求学京华、问道燕园,至今两年有余,书道痴情,自寻其苦……”那份艰辛的情状,对任何人来说,恐怕都是终生难忘的。但同时,书法又带给他无尽的慰藉与满足。近些年来,他的书法作品参加了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大展,全国第一届大字书法展,全国第四、第五届楹联书法展,全国首届行书作品大展,全国首届、第二届草书作品大展等一系列国内重要展览并时有获奖。如今,他的身份已是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研究生指导教师、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而且,他还成为中国书协的一名书法工作者。

安徽书法家李彬书法欣赏

安徽书法家李彬书法欣赏

安徽书法家李彬书法欣赏

安徽书法家李彬书法欣赏

安徽书法家李彬书法欣赏

安徽书法家李彬书法欣赏

安徽书法家李彬书法欣赏

当下书坛,举目望去,看似琳琅满目,千姿百态;其实,书法的“职业化”、“竞技化”,使书法获得空前繁荣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使书家的审美风格趋同,形成千人一面的“时风”。当代中青年书家中,直抒性灵者少,追逐时风者众。他们虽然在形制上挖空心思,极尽变化之能事,但作品依然是似曾相识,毫无新意可言。何也?书法之道,乃笔墨之艺术,用笔是其灵魂,最能蕴寄人之心性,而非玩图式花样儿可及,否则只会远离书法之本体。李彬深谙于此,力避时风,出入传统,书写自然,甚是可喜。他的这件《毛泽东词二首》四条屏(见图)是我在其众多作品中尤为钟爱的。这件作品高几近丈,字大如椽,却能以“二王”书札意趣出之,信笔书来,潇洒纵逸,殊为难得。只是第四屏漏一“只”字,略有遗憾。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