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if

徐云叔刻“安思远珍藏记”

到澄智堂赏砚,认识了著名篆刻家徐云叔。他少年时得到白蕉、陈巨来等前辈名宿的点拨提携,声名鹊起于书坛印苑。中年后游居海外,成为海外中华高雅文化圈中的中坚人物。近年海归回沪,被澄智堂主人吴真勇礼聘为艺术顾问。对于徐先生的书法篆刻,著名书画艺术评论家徐建融特地作了一副嵌名联“笔阵云长,印林叔宝”,将其比喻为笔阵中的关云长,印林中的秦叔宝。他的篆刻,无论元朱汉白,篆法、章法、刀法都一丝不苟,成为当代印坛工整一路的代表人物。

小吴对我们说:你们都知道上海博物馆斥资450万美元从美国购回的四卷《淳化阁帖最善本》吧?这本帖上就钤盖有他刻的印章,不仅如此,这本法帖上还有他老师陈巨来的印章、他太老师赵叔孺的印章呢。徐先生的学生蔡毅强为我们找来《淳化阁帖》四卷合订本,翻到第六卷法帖(王羲之书),果然看到徐云叔刻的“安思远珍藏记”印赫然在目,与陈巨来的“官帖簃收藏印”、赵叔孺的“古鄞周氏宝米室秘笈印”同钤一帖。

“官帖簃收藏印”是徐云叔的老师陈巨来为收藏家蒋谷孙所刻。蒋谷孙为晚清民国时期浙江湖州南浔三大藏书楼之一密韵楼主人蒋汝藻的长子,上世纪30年代前后在沪上艺坛与吴湖帆等名人雅士交往周旋,手边还藏有不少珍本古籍与名贵碑帖,《淳化阁帖》六、七、八卷也在其中。己巳(1929)年,他还专门请吴湖帆在法帖前画了一幅《官帖簃图》。此印刻得亭匀秀美,是陈巨来元朱文印的代表作。

“古鄞周氏宝米室秘笈印”则是出自徐云叔的师祖赵叔孺之手,刻给上世纪20年代著名收藏家周湘云的。周湘云,以房地产发家,成为海上巨富。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唐怀素《苦笋帖》和宋米友仁《潇湘图》等都曾是他的收藏。有意思的是,赵叔孺不仅为周湘云刻印,还是周湘云收藏古物书画的“掌眼人”。

徐云叔的“安思远珍藏记”是为美国收藏家安思远所刻。这位美国人虽然不懂篆文,但他却把篆刻当作一种雕刻、一种线条的艺术来欣赏。同时,他在1994年佳士得公司组织的中国古代书法拓本拍卖专场中拍下了《淳化阁帖》第四卷(历代名臣书法),1995年又拍下了《淳化阁帖》第六、七、八三卷,将这四卷《淳化阁帖》合在一起。2003年,上海博物馆从他手中购买回国。

徐云叔说:“我是直到购回一本《淳化阁帖》四卷合订本后,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刻的印章赫然钤盖在国宝上。”而更令他吃惊的是,另两方熟悉的印章——老师陈巨来“官帖簃收藏印”和师祖赵叔孺“古鄞周氏宝米室秘笈印”也在其上。三代师徒的印蜕能以这样的形式聚首,令徐云叔感慨万分。

b.gif

赵叔孺刻“古鄞周氏宝米室秘笈印”

c.gif

陈巨来刻“官帖簃收藏印”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