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醇雅  神形兼备 ——冯超然的《松阴读易图》 

与中国近代史几乎同时起步的海上画派”,是中国画发展进程中的重要关捩。它既是中国传统绘画的终点,又是中国现代绘画的开端。”海上画派”的前期以赵之谦、虚谷、蒲华、吴昌硕和任氏叔侄等为代表,而后期则以所谓的“三吴一冯”为代表。“三吴”为吴湖帆、吴待秋和吴子琛,“一冯”则是冯超然。这里赏介的《松阴读易图》便是冯超然的一幅重要作品。 

冯超然(1892——1954),名迥,号涤舸,别署嵩山居士,晚号慎得,原籍江苏常州,前期流寓松江,辛亥革命后至上海,以卖画为生。其山水画情致温婉,笔墨醇雅,出自“四王”、文徵明,上朔董源、巨然,可谓渊源有自;其人物画以明季唐寅、仇英为师法,多以白描,骨力神韵兼具,颇有淡逸清劲,兴意潇洒之意趣。 

此幅《松阴读易图》纵136厘米,横38厘米,现藏于朵云轩,是一幅人物与山水相结合的作品。“易”者,即《周易》,亦称易经,是我国古代的一部重要哲学著作。《周易》中的经文部分,由卦、爻两种符号和卦辞、爻辞两种文字组成,内容玄奥,变化多端,虽有宗教迷信的成分,但也有朴素的辩证法的观点。闲来读易,超然物外,是我国古代知识分子的精神理想,也是传统中国画中屡画不厌,历久弥新的常用母题。冯超然的这幅《松阴读易图》,描绘一位年迈的高士在松阴下读《周易》的情景。画面上高士手捧书本,似读非读,似看非看,双目微闭,仿佛已有些倦意,他身后的小童正在为他捶背,洋溢着一派恬静平和,悠然自得的生活情趣。这幅画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颇见功力,不论是高士和小童的表情皆十分生动传神。高士的胡鬚和小童的发髻描绘得极为精细,尤其是高士的头部微微右斜,而裸露的左肩却稍稍左耸,从而构成了一种动态的平衡,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感。高士全身的衣纹皆用行云流水描画出,流畅、自然而富有弹性。高士盘坐在树根之上,显得仙风道骨,而小童表情的虔诚,则暗示了主仆关系的融洽。此外,主仆二人的衣服一深一浅,也形成了一种对比和张力,显示出作者的细心和认真,即使是这样的细节,也不肯马虎放过。 

这幅画的另一个值得称道的特点,是表现在它的构图方面。在画面人物的身后是一株千年古松,遮天蔽日,树干苍古,松枝虬曲,松针密密匝匝。这株千年古松斜插在画面中间,自然而巧妙地将画面分割为上下两大部分。在松树的上面,是耸立的山峦和高远的天空。山峦用刮铁皴为之,显得坚凝而劲挺,而天空的空白则使画面显得深邃旷远,给人以想象的余地。在松树的下面,是飞瀑流泉和正在读易的高士及其身后的童子,泉水从高士的面前潺潺流过,不但准确地表现出自然地貌的构成关系,而且也折射出人物志在高山流水的境界与心态。整幅画作天衣无缝,浑然一体,充分显示了作者在构图方面的高超能力。  冯超然早年主要致力于人物,晚年专攻山水,这幅融人物和山水于一体的《松阴读易图》作于1936年,是其中年以后画风体格的代表。画上作者题有“仿马和之笔”的字样,马和之为南宋院体画家,擅人物、山水。冯超然此作笔墨醇雅,神韵兼备,确有马和之的遗风。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