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西安沐浴在温软的阳光里,有些许沉潜后的骚动。一幕大戏即将上演。

 这时,一个背着大包、身着羽绒服、从渭北黄土高原来的青年撞进我的视野。他低着头,猫着腰,拐进展厅里,也不言语,脸上泛着经炉火或风沙侵袭才有的红光———他就是贾占强,一个有些许传奇色彩的人物。

 闲谈中,占强直率地告诉我,他是一个农村娃,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我奇怪,他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而且显得那么愤愤然。后来才知道,占强上高中时因家里困难,16岁被迫辍学。命运使他过早地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他做过小工,拾过“破烂儿”,摆过小摊儿,也烧过锅炉,搞过装潢。

blob.png

贾占强  书法欣赏

 事实上,我们无法将他与第二届“兰亭奖”的获得者联系起来。很难想象,一个烧锅炉或拾“破烂儿”的孩子,在劳作的同时,还一心惦念着那个轻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王逸少!我想,占强对书法的向往与追求未必如古人那么单纯。陶渊明穷,总还有“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不然,他哪里还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份雅兴!书法是占强的梦,这一点毋庸置疑。除此之外,他留给我的仍是一片空白,一片难以用想象填充得满的空白。

blob.png

贾占强  书法欣赏

 那天,我俩一起看展览,侃书法,吃喝玩乐。我喜欢占强的朴实、坦率。钱钟书说,吃了鸡蛋就行,何必要见下蛋的鸡!我看道理未必如钱老先生说的这么简单。

blob.png

贾占强  书法欣赏

 占强的字深植传统,尤其对“二王”一路用功甚勤。一本《圣教序》,占强日间挥洒夜间思。诚如古人所言:“若逸少《圣教序记》,非有二十年精进之功,不能知其妙,亦不能下一笔,宜乎学者寥寥也。”(项穆《书法雅言》)但占强没有却步。他凭着自己的聪颖和勤奋,一步步向理想的境界推进。

blob.png

贾占强  书法欣赏

观照占强的书法作品,我以为当以行草为最佳,小楷次之。在大字行草作品中,我们明显地体察到了他对王铎米芾乃至王羲之《十七帖》的继承和发挥。我对其小字行书,尤其是长卷一类相当看好。在这里,他似乎找回了人生的恬淡、从容与自信。若真要用几个词汇来概括这些作品的话,我想应该是“静气”、“书卷气”和“逸气”。前二者不论,单就“逸气”而言,我以为当指畅神而不为法所碍。换言之,就是要用一点儿情趣化的语汇来装点法度。占强虽有兼顾,但做得还不甚理想。

blob.png

贾占强  书法欣赏

 那天晚上,占强拿了数张小行书和我探讨。他说他正在学着“舍弃”。他认为,书法之初或可用加法;但到了某一阶段,学会用减法也是至关重要的,包括书体的去留及精力的分配。我曾就此和他探讨了碑帖结合的问题。马叙伦有《论书绝句》云:“北碑南帖莫偏标,拙媚相生品自超。一语尔曹须谨记,书如成俗虎成猫。”就此,他似乎也有考虑,但顾虑颇多。他怕颠覆,因为他一直追求帖学的精纯、儒雅。更主要的是,他还没搞明白究竟要从魏碑中取些什么、怎么吸收。这都是些很实在、很具体的问题。

blob.png

贾占强  书法欣赏

 虚心上进是占强的财富。次日下午掌灯时分,我陪他拜访了遆高亮先生。那一夜,我们相谈甚欢,不觉已是凌晨二时许。占强显得很兴奋,回住所的途中,他对我说,通过交流,他对工具、取法、审美诸多问题又有了新认识!

blob.png

贾占强  书法欣赏

 占强长我五岁。他与妻子都没有工作,有三个老人、两个孩子,生活的重担使他尝尽了人间的酸苦与凄楚。在他面前,我似乎更应该和他聊聊功名利禄,但我难以启齿。这是一个执著的青年,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我为他能做的,只是祝福,愿他一路走得精彩!

(左图及下图均为贾占强的书法作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