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重彩工笔青绿山水一科,因其复杂费时,历来涉足者甚少。郑百重多年坚持在青绿山水里探索,创出一条新路,成为当代新青绿山水画的代表人物。

百重的新青绿山水画中,不论夹叶点皴,每一条线条都能坚持骨法用笔,每一笔都努力使意到笔到,讲求起、行、止三个过程,力量均衡,充分表达线条在造型功能外的情感性。他的作品从实景中来,特别是对松树和杉树中的冷杉、红杉、南洋杉以及枫、槭、桧的描绘,兼有具像与抽象的手法,既有北宋画的坚实、苍润和厚重,又有个人对时代审美取向和对生活认识的展示。几十年间,不论在国内的专业画院,还是在海外做职业画家,他都坚持磨墨作画,以墨为本。郑百重尤善于对水的描写,从江河湖海到瀑布、溪泉,特别注意源流和山石转折中的关系处理,运线勾水,动势强烈感人。

雪景作品计白当黑,不用任何制作技巧,纯以积墨法,从传统中走出新境。在其作品《碧山秋云》、《碧波万倾》、《水绕四门》中对丛林的描绘,可以看到新的图案符号;在《江山如画》、《春水初生》、《九寨水》中,明显可以感觉到江水澎湃、飞泉激越所代表的奋进精神;《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取毛泽东词句描画美国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雪景,深厚雄浑,别出新意。陆俨少老师赞扬他的画“笔墨壮健,传山水神”。

郑百重山水画

色彩是他艺术特征的一个重要方面。他的色彩,不是张大千式随机泼彩,也不是刘海粟的任性积彩,而是将用彩和书法用笔融为一体,在用色处见笔趣,在挥写中见色彩。郑百重作画从容不迫,按老法三矾九染的过程用心创作,一幅画反复多次由墨而彩,由淡彩到重彩,或水破色,或色撞色,或色撞墨,或色彩叠加,以书法用笔作为色和纸的中介,按中国传统随类赋彩,因之画上带有明显的装饰性。这种装饰性突出了画家的审美取向,突出了作品的个性化。在欧美的游历中,郑百重有限度地借鉴西画,吸收了处理远近透视和色彩冷暖的西画方法,但总体上以强化中国画的审美观念为基点。在东西文化往来之间,坚持着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个性,使他的作品能推陈出新,呈现明丽高华、丰富浑厚的艺术魅力。当我们看到《雅鲁藏布江之歌》、《秋江积翠》、《山川之美,由来共谈》和《绿遍武陵源》等一批新青绿山水画时,可以感觉到和平、温暖。

百重从少年起未学画先学写字,从篆隶入手,学习线条的方和圆。于今年过花甲,仍然坚持每日临习名碑名帖,尤其喜欢写大字,认为可以研习线条的使转,可以直抒胸臆,有助于画法。少年时对花白描写生,一花在手,可以画上半日,光是水仙和菊花,写生画稿就有上千幅。青壮时期遍游世界名山大川,随身带写生册,一条小船,几块白石,一抹彩霞,几片树叶,都画得津津有味,历年积稿盈箱。在画画前常常翻阅写生稿本,回味着那走过的痕迹,思考着大自然的奥秘,若有神会,欣然命笔。读书是幼年家教习惯,现在仍然每天都读,尤其是对历史情有独钟。

他的艺术履历中,不论人处中外,都有教授美术史的重要经历。因为读史、教史,使他能够在纵横两线的历史坐标上来认识画家和作品,站到了一定的历史评判的高度。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在台湾《美育》发表的《当代山水画浅析》将近百年山水画十多位代表人物一一进行剖析,论其长处和短处,不少见解发他人所未发,足见他的胆识。他还发表过《中国美术史略》、《佛教与中国书画》、《扬州八怪的艺术》、《六法漫谈》、《中国书法发展的几种倾向性》、《花鸟画纵横谈》等颇有影响的论述。

百重擅长作大画,大格局、大气势的宏篇巨构意境深远,继承了唐宋盛世青绿山水的传统,构图奇伟,讲求开合,山脉蜿蜒,源流有绪,整体调子统一和谐,细节变幻无穷。

百重热爱生活,热爱学习,热爱自己的职业,逆境中能坚持,顺境中不懒惰。其山水作品均有宏观饱满的构图,金碧青绿的雄风,独特的审美视野,体现了一种明朗、亲和、自然的情感,代表着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

郑百重山水画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