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png

凌中翔  号梅垞。浙江桐乡人。进修于中国美术学 院,毕业于浙江农林大学美术专业。毕业后供职于 宁波教育学院《未来作家》编辑部。现为《金石书 画》主编、西湖画会成员。

凌中翔 几番临水看云 纸本设色 23cm×71cm 2015年

第一次与中翔见面是在七八年前的夏天,我去杭州 前拨通了中翔的电话,他很高兴。我对杭州一向不熟悉, 因为杭州城里尽是山和水,开车会让你感到一会是到了大 山的密林里,转过山角又是城里的高楼。我费了些周折才到了中翔约定的地方——好像是城中的密林,下了车我环 顾周围,没有看到中翔,于是又拨通电话,对面大树底下 的中翔接起电话,立刻举起右手微笑着向我走来,和我想 象中的中翔似有些不同。我印象中杭嘉湖平原上的才子都依了徐志摩的样子,而中翔那朴实的服饰和清癯的风度与 平时我所想象的桐乡少年不甚符合。虽是初次见面,但并 不陌生,似有许多话题要说,于是中翔操着吴音,我操着 楚音便聊起来。中翔温文尔雅,语速较慢,他只要说起书 画来,兴致便高了许多,有时也会眉飞色舞起来。他给我 讲许多画坛的掌故,大都是我不知道的,听他说起来也是 极有趣的;而我是个急性子的人,经常很不礼貌地抢过话 题,向他说起我从书上读到的故事,许多大抵中翔也是知 道的,但他也只是优雅含笑地听着我说完。那天,在他和 一帮朋友的画室——小小的一幢楼,位于山边,很是清 幽,陈设着些许旧时的家具,我们畅谈着各自的故事。          

凌中翔 寻秋系列四屏 42cm×10cm×4

去杭州多了,与中翔也就见得多了,他经常会与我说 起最近所做的事。他依旧会用毛笔端楷写就的信封,把他 编辑的刊物寄给我,收到时我也总是很小心地拆开信封, 不忍心伤及中翔每个端雅的字。这些年来,中翔一直在画 画的,我不会画画与写字,中翔的画我也见得不是很多。 这几日中翔与他的朋友有一个黄山归来的写生展,我没有 机会去拜观,中翔打来电话说给我寄来了他们的画册。我 认真仔细地看中翔的画,他的画的确很像他的人,朴实、 清雅,没有很多的色彩,没有北人的壮阔,却追求南方文人的风骨。中翔也许并不很想成为沈石田、文衡山那样的 画家。原以为夏吷庵、余越园他是可以追摹的,而最近看 他的画却有着更多的面貌,字也像极了“扬州八怪”中的 高翔,竹石亦追摹元人之风,山水则更加典雅与清旷,常 在渐江清湘之间,很是文气。中翔的画会越画越好的。    

凌中翔 西湖泛舟 纸本设色 23cm×71cm 2015年

因为中翔的朴实,所以中翔有许多朋友,我的许多朋 友也是因他介绍而相识的。他常常与我提起昉谿的画,香 翁的词,幻厂的书法,散石的篆刻,弈斋的收藏,谈起他 与周退密诸耆宿的交往。有一次,我到他的家中,他把他 的收藏全拿出来给我看,并叙述每一件藏品背后的故事。 我很乐意听中翔的讲述,因为我住在一个小山城里,很少 有机会知道这些书画家、收藏家的故事,而中翔却能一一 地告诉我,这让我受到了启发,甚至有时也会让我很有兴 致地提笔写上几个字。中翔极乐于助人,我也经常托中翔 帮我办一些事情,起初我只是让他试试看,但中翔却是极 认真的,办好以后他会很高兴地打电话给我,声音比平时 大很多,甚至能感受到他此时比我还要高兴,这时的中翔 的确可爱。 

凌中翔 南山觅句图 纸本设色 14.5cm×69cm 2017年

这么多年来,或坎坷、或平坦、或小雨霏霏、或阳光 明媚,西子湖畔的中翔的确是要做一名画家了。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