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美术馆欣赏了气势恢宏,每一幅都有数米之高而画工又十分细腻独特的水墨画之后,记者却无法把这些已被日本寺院收藏的巨作与眼前这位身材瘦小的女画家傅益瑶联系在一起。作为我国著名国画大师傅抱石的女儿,在父亲生前她却从未动过画笔,而日后几十年离开父亲的艰难岁月中,傅益瑶不仅开始了水墨画的创作,还以自己独特的画风成为当今艺坛的著名画家,这本身就成为一个传奇。 

傅益瑶

 记者面前的傅益瑶丝毫没有大画家的架势。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她却亲切地拉着记者的手有说有笑,在回宾馆的路上,还带你躲避着下班的车流。她十分认真地倾听并回答每一个问题,真诚地望着你的眼睛,目光之清纯使人忘记了她今年已经年过五十。说到有趣之处,她会手舞足蹈地放声大笑,但每每提到自己的父亲,画家的目光和声音就变得柔和起来———有关父亲的记忆并没有因岁月的流逝而淡忘,相反,每每提笔作画,傅益瑶说自己却常常能感受到父亲的音容笑貌,仿佛能与父亲在画中相遇。 

 爸爸有句名言:我们家是建设性的吵架 

 爸爸骨子里是一个很严正的人,对孩子更是如此,是“严父”的模范。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们有个好品性。爸爸总是说:一个人的品性是可以“打”出来的,才气却是打不出来的。因此,爸爸的规矩很多,在我看来总是“小题大做”,比如从来不许孩子们在饭桌上乱讲话,谁犯了规,爸爸就毫不留情地用筷子敲他的头。 

 虽然在家里大家都很懂规矩,可是家里并不是死气沉沉的,总是闹哄哄的,充满一种中国式的浓郁的火热的家庭气氛,而家中最大的“火球”就是爸爸,当爸爸在家时,总是听到父亲的笑声和谈话声,每当父亲因为出差不在家时家里就会很安静,让人觉得很不对头。当爸爸回来时,孩子们就会像小猫小狗一样在门口叫喊着迎接他。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