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之精神当从‘静’中悟得。心平如镜、虚怀若谷,体会的就是一个‘静’字,或可曰‘一炷香’;天马行空、无中生有、异想天开,或可曰‘三尺剑’;意境、才情和文思,诗性品格与人文关怀,或可曰‘五车书’。得其道,得中国绘画之髓。”山东美协理事、山东艺术学院教授沈光伟在一幅古梅画的题跋中,将儒、释、道思想对中国绘画的影响进行了精辟的概述,也对自己的绘画观进行了准确的阐述。沈光伟的绘画作品,清气充盈,逸气荡漾,富有书卷气,读之令人惊、令人喜、令人思。

沈光伟《记忆中的石榴》

解读沈光伟的画,我首先想到的是文人画。历代文人在绘画中注入文人特有的审美理念,融文思情感、诗词书画于一体,弘扬儒、释、道的传统哲学精神,使作品突显中国传统绘画的美学观和民族气质。沈光伟的花鸟画正是从这一路走来。他以自己的情感和哲思丰富着当代文人画的内涵,又以传统精神、现代情感和中西技法竭力拓宽花鸟画的发展前景。

沈光伟《红红樱桃让人垂涎》

沈光伟在绘画中多用比、兴的手法。我们只要稍稍用心,就能从他的画中感受到儒家思想对文人画本体的影响。沈光伟认为,比、兴即以物喻人、缘物寄情,借外物来表达创作者的人格与精神。他爱画梅、竹,其梅高洁,其竹清逸。他将梅、竹视为大自然的生灵,视为中华文明、中华文化的象征,也视为自身思想与人格的化身。他通过运用人格化手法画梅、竹,使画的思想内涵及审美价值远远超过了自然形象本身。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沈光伟,注重在画中融入人文情怀,使其画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2008年,汶川大地震震撼了他的心灵,激发了他对“热爱生命,追求永恒”理念的追颂。于是,他乘兴创作出《岁月如歌》:备受寒风折磨的干枯的芭蕉叶被春风一吹,又冒出了新的花蕾和嫩绿的叶芽,昭示着“春风吹又生”的一种生命轮回,给人以生命的感动和激励。

沈光伟 花鸟画作品  舞者

沈光伟认为,绘画是人类最为自然的心性写照。绘画之所以感人,在于它是人类对自身生存状态的真实体认。绘画的创作过程其实是一个心造过程。画家只有达到“天人合一”、“与物同化”的境界,形成与天地同化的心象,其作品的气息才能与天地造化相接,才能通过画家对自身心灵的摹写和再现,实现对客观世界的超越。他的这种创作思想和审美理念,体现了文人的内在特质———崇尚精神自由。

沈光伟 花鸟画作品 舞神

沈光伟把世间的每种植物都当做一种生灵、一种生命。在他的画中,不光那初生的花蕾、盛开的花朵焕发出蓬勃的生命力,就连那衰草残叶,也蕴涵着生命的活力。去年秋天的一个早晨,沈光伟游荷塘时,突然从朝阳洒落在残荷上的金色光彩中感受到一股生生不息的朝气。他赶快回家,拿出宣纸,以花青作底色,用藤黄作主色,画了一伸展、一竖立的两片荷叶,中间还插画了两朵白荷花。画中这金黄色的调子,犹如朝晖为残荷披上了烂漫的迷彩衣,使人不仅能感受到画的朝气蓬勃,而且还能产生一种对生命的感动。

沈光伟 花鸟画作品  神仙乐

沈光伟 花鸟画作品  容穆

沈光伟 花鸟画作品 《绿绒蒿》

沈光伟 花鸟画作品 《广玉兰》

5.jpg

沈光伟 花鸟画作品《高山杜鹃入画图 》

在学习上,沈光伟早年对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绘画进行了认真的研修,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功底;在为人上,他温文尔雅,一派学者风度;在工作上,他认真向学生传授知识,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在艺术创作上,他淡泊名利,全身心投入艺术创作中,身与物化,心与道通,创作出了许多具有一定文化内涵和富有天真情趣的画作。面对画坛的浮躁和炒作之风,沈光伟独处静室,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尽管他擅以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入画,以人文关怀、生活情趣入画,但他的创作仍是与时俱进的。他说,中国画的真正传统是以华夏文明为基础衍生的最本质的民族审美,是一种历史与文明的积淀。这种积淀包含了我们这个民族的世界观、价值观的最根本特征。所以,吸收前人的笔墨精神也好,吸收前人的表现方法也好,最主要的是领悟中国画的本质特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立足当今,写出心灵的感悟,画出时代的精神。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