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粟

       鲁迅先生曾对刘海粟的虚假作风表示不满,他说:“'刘大师'的那一个展览会,我没有去看,但从报上,知道是由他包办的,包办如何能好呢?听说内容全是'国画',现在的'国画'一定是贫乏的,但因为欧洲人没有看惯,莫名其妙,所以,这回也许要'载誉归来'。“这段话收录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全集》第十二卷中,”刘大师”三个字打了引号,注释中特别说明“指刘海粟”,“载誉归来”四字也打了引号。刘海粟真的能“载誉归来”吗?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不必言明。其实,这类事情并不稀罕,我们现在的画家到国外去办画展,不论惨到什么地步,回来时都要大吹大擂,表示“载誉归来“。

刘海粟(1896-1994),原名盘,字季芳,号海翁,后取苏轼“渺沧海之一粟”词意改名“海粟”。祖籍安徽凤阳,生于江苏常州。历任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名誉院长,上海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委员。七十余年从事美术教育和创作,对中国画油画书法、诗词和艺术理论都有精深造诣。


 刘海粟一生最爱黄山,一生最重要的作品也多以黄山为题材,可以说黄山是海粟艺术的源泉。从1918年第一次跋涉到1988年第十次登临,跨度达70年之久,几乎包括了刘海粟一生的艺术实践活动。而他以黄山为题材创作的作品,包括速写、素描、油画、国画,总量蔚为壮观。他在十次登临中体现出来的不断攀缘、不断超越的精神品格,更令人敬佩。
 1980年、1981年刘海粟七上、八上黄山。此时的他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他的艺术也在新时代里迎来了新的春天。他创作的大量泼墨、泼彩黄山图,同样来自对景写生,与过去作品相比主观成分明显增多,注重精神描写与气韵的表达;手法上以“骨法用笔”的中锋线条构建骨骼,用墨或彩泼洒晕染以助韵,可谓“墨气淋漓幛犹湿”、“笔所未到气已吞”。此时的作品可以说是他一生艺术实践与人生体验的自然结果———“人画俱老”、“瓜熟蒂落”。
 1982年刘海粟九上黄山,仍创作了大量的国画、油画作品,艺术上进一步提升,可谓“渐老渐熟,愈老愈熟”。1988年7月,刘海粟第十次登上黄山,实现了他十上黄山的夙愿,也完成了他一生艺术探索的历程,攀登上了艺术的“天都峰”。刘海粟在十上黄山的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到处写生,作画不辍,每每被黄山瞬息万变的云海奇观所激动。他深情地说:“我爱黄山,画天都峰都画了好多年。它变之又变,一天变几十次,无穷地变化……我每次来,每次都有新的认识,有画不完的画。”十上黄山,每每必创新意,实现了艺术与思想境界的跃进并与自然浑然为一片化机。刘海粟的创造精神与黄山的自然风貌相契合,已融为一体。
 刘海粟重笔墨韵味,更重光色旋律。时人评价他的黄山画尤其晚期作品是光与色的交响曲。他不少作品确实是谱出了黄山真情调,即黄岳所特有的激动人心的壮美风韵。
 《黄山人字瀑》,墨彩横泼,体现的妙境仿佛为无数仙女舞起的彩色瀑布。大远景以淡墨没骨出之,在深浅黑色交替中呈现过渡的微妙。大块白云是水浇出来的,水和墨之间的痕迹,似有似无,产生了烟云吞吐迷茫的幻觉。颜色是多次积上去的,丰富而有层次,斑斓中有章法。整个画面湿度明度很强,云雾缭绕,幽深莫测。

我年轻时也好“吹牛皮”,后来年龄大了,也就渐渐不吹了,至少在学生面前不好意思吹了。刘海粟则不然,他“牛皮”吹得太大,而且不论场合,在学生面前也吹,日本有个外相称他为老师,人家不审说,我有个学生是日本外相,他拜我为老师……太虚假。又喜欢上靠大官儿,以和大官儿厮混为荣,并以此炫耀,都不像一个艺术家。所以有人贬刘海粟,把他的画说得一文不值时我听了都很高兴。但我自己从来不讲。老实说,他的画还是不错的,很有点气势,我不能因人而废画。但他的画也绝没有他自己吹嘘得那么高,更不像他的崇拜者推崇得那么高。论传统功力,他远不如陆俨少;论突出风格,他远不如李可染;论艺术品质,又差傅抱石远甚。
 因此,他绝对够不上大师。我说他的画很有点气势,但一细看,内在又不足。画如其人,刘海粟到处吹嘘,其实他自己胸中有数,他本人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他在国内没有读过大学,到法国去考察,东跑跑西看看,也没有正式留过学。他没有像徐悲鸿那样扎扎实实地练过基本功、实实在在地接受过高等教育。
 一般人说刘海粟是教育家,主要功劳在美术教育。当然,刘海粟在美术教育上有一定功劳,谁也不可否认,但有功劳到什么程度,有必要说清楚。刘海粟的崇拜者说他建立了中国第一所美术专科学校。这恐怕不合事实。中国最早的美术教育在高等学堂内出现,是开始于1902年的三江师范学堂(后改名为两江师范学堂)后来成立了专门的图画手工科,虽然只是一个系,但规模也比而后出现的专门学校要大。因此,最早的美术教育应是两江师范学堂,即今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的前身,功臣应是李瑞清。

       要说专门的美术学校,最早要数在上海徐家汇由外国人办的学堂。中国人最早办专门学校的是周湘。周湘从日本、欧洲学习绘画回到上海,1911年夏创办了中西美术学校,后改为中华美术学校,刘海粟、徐悲鸿都在这里上过学,虽然只上过几个月。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专前身)于192年11月议始,19B年正式成立创办人和首任校长是乌始光,第二任校长是张聿光。刘海粟当时十七岁,挂名副校长。他既不是创办人,又不是首任校长,他自己还是个孩子,还没受过正规的教育,怎么是创始人呢?

       如果说刘家出了钱,那也只是他父亲之功。说刘海粟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从哪一方面考察,都是完全不存在的,何况这学校也不是第一所。李瑞清第一,徐家汇第二,周湘第三,上海美术院至多只能数第四。说刘海粟第一个使用裸体模特儿,也是不合事实的。第一个使用裸体模特儿的是李叔同,这是画史常识。但刘海粟喜欢宣扬,李叔同是实实在在的人。刘海粟后来虽任校长,他去欧洲几年,去日本去印度,学校又停了几年,即使他在校内,也不太问事,说他在美术教育上有多大功劳,我看还是慎重点好。研究刘海粟最大的问题是他自己讲的话都不可信。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他说他和大翻译家傅雷是好朋友,傅雷在法国失恋想自杀,是他救了傅雷。我读到他在三本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他讲述,别人记录)具体情节都不相同。其一说傅雷拿着手枪准备自杀,刘一面稳住他,一面暗示妻子去给他送东西(茶水)趁傅雷不注意时,妻把其手枪藏了起来;其二是说傅雷要自杀,刘大声呵斥,然后上去把手枪夺下来扔出去(和他妻子无关了);其三是说傅雷要自杀,刘一面劝说,面示意妻子,妻子近前装作安慰傅,冷不防地把枪夺过来。当然,人会有记忆上的错误,但这个具体情节绝对不应记错。刘海粟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