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校友会(1979年成立于上海)发起并组织的“沧浪掇英——苏州美专建校86周年纪念画展”,去年盛夏在苏州美术馆暨颜文粱纪念馆举办。上世纪上半叶这里是闻名遐迩的苏州美专校舍,在此举办画展意义非同寻常。展览展出了62位画家国画油画、水彩、水粉、素描、版画和雕塑作品126件,包括徐悲鸿、颜文粱、胡中粹、朱士杰、吴子深、冯法祀、黄觉寺、吕斯百、庞薰琹、董希文、江寒汀、陆抑非、吴作人的佳作。耄耋之年的校友们从天南地北赶来庆祝这一盛大节日,热烈交谈、深情回忆苏州美专三十年艰苦办学的历程。令他们引为自豪的是,历届校友以勤教苦学的精神和对绘画艺术的不懈追求谱写的现代美术教育的灿烂篇章,在新时期仍不乏现实意义。

 艰苦办学 始终不渝

 上世纪初,辛亥革命以摧枯拉朽之势推翻清王朝,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生了深刻变化。汹涌澎湃的新文化潮流,为现代教育开辟了道路。新式美术学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油画和雕塑成为教育的重要内容。1922年10月开办的苏州美专,是继上海美专之后又一所颇具影响的私立美校,是我国早期美术教育的重要基地之一。

 在西风东渐的氛围下,被称为“沧浪三杰”的颜文粱、胡中粹、朱士杰白手起家创办苏州美专。初时,学校借沧浪亭对面县立中学九间余屋作教室,上素描课的模型是从旧货摊购买的一件工艺品狮子,条件艰苦,设备简陋。当时沪上《时事新报》刊文讥讽:“门前挂了一块骷髅式的校牌,有个三付水车式的画架,没有一个石膏像……”师生们面对恶意中伤强压怒火,遵循校长颜文粱的“忍、仁、诚”校训,排除干扰,奋发图强。次年始,学校冲破封建思想禁锢,毅然招收女学生,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随后,苏州美专逐渐从草野学校发展成学制规范、生源稳定的正规学校。1927年,吴县公益局拨名胜沧浪亭为校舍;上世纪40年代名噪沪上的“三吴一冯”之吴子深为颜文粱含辛茹苦办学所感动,捐资将园林修葺一新;同时学校创办美术馆,开全国美术界之先河。第二年秋天,因徐悲鸿力劝,颜文粱赴法国巴黎高等美术学校留学,期间先后观摩了欧洲各国历代名画和考察美术教育,为学校购置了根据希腊、罗马与文艺复兴时代名作复制的石膏像近五百件及图书万余册。当时,苏州美专拥有的石膏像数量超过了全国美校的总和,并且质量非常精美。随后,吴子深东渡日本考察美术教育,回国后又慨斥巨资五万四千元购买沧浪亭东侧地块,兴建希腊式教学大厦;从此苏州美专校舍、石膏像、图书等均居国内美校之冠,极大地推动了美术教育的向前发展。

 “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华民族投入到血与火的抗战中。上海沦陷后,日本侵略军疯狂西侵,苏州美专从此遭受颠沛流离的磨难。学校先迁吴江同里镇,后迁浙江菱湖袁家汇,再载大小两船西迁。小船直驶内地;大船因出不了闸折转宁波返沪,极其艰难地开办了苏美沪校。学校分成了两部分。颜校长将卖画所得大部分钱款用作学校经费,教师义务上课。因颁发文凭必须送当时的教育部盖章,所以学校坚持民族大义,不发毕业文凭,而只由学校出具证明。日本侵略军投降后,学校复原,外地学生返苏州上课,直到全国解放。

 中西结合 开拓学科

 颜文梁出身书香门第,父亲颜元拜于清末名家任伯年门下,与吴昌硕、陆廉夫、顾鹤逸等交往甚密。颜文梁从小耳濡目染,深受熏陶,但他没有为传统书画所囿。在上世纪初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交融中,颜文梁紧随新文化潮流,以放眼世界、海纳百川的胸襟,引入西方“科学”为核心的教育方法,推进美术教育的现代化。他和胡中粹、朱士杰一生致力于西画教育,从素描抓起,亲自给学生上构图、透视、色彩课。但这并不等于忽视国画传授,学校坚持中西结合,始终设有国画系,并不断开设新的学科。苏州美专的美术教育在当时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的。

 借鉴欧洲美术教育经验,并在实践中探索,苏州美专逐步确立了自己的美术教育思想和体系。集中体现是,纯粹美术与实用美术两者兼取、相辅相成。颜文梁论及纯粹美术时说:“以真为目的,以善为标准,而达于美之极致。”即从追求绘画的自然、逼真、高雅、唯美出发,在西画教育中融入国画用笔、气韵与意境,在国画教学中吸收西欧的造型、色彩与透视,融会贯通,相得益彰,达到真、善、美的理想境界。苏州美专还积极探索、开拓新的学科,开创了中国美术学校设置实用美术科的先河。

 苏州美专的教育思想集中反映在颜文梁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发表的多篇论文中。他在《艺术教育今后之趋势》一文中指出:“则18世纪以前的艺术,其所教育趋向于美的装饰的,而也是再现的。19世纪后的艺术教育则趋于实用的、综合的,而也是创造的。前者是‘模拟自然’以装饰社会美化人生。后者是‘创造自然’以为用社会达人生于善。明乎此理则艺术教育今后之趋向与趋向之若何途径,我人已可了然心中。”1933年,他发表《从生产教育推想到实用美术之必要》一文。当年,学校打破美术设系框框,实行教育与生产结合,开设实用美术科,下设印刷制版工场,由朱士杰主持。颜文梁亲自赴沪,订购照相和铜版及无网、彩色和三色铜版等整套设备和印刷机器,聘请照相、落样、修版和印刷技师,并招收首期学生。培养出的专门人才,为改变当时落后的印刷和制版技术发挥了重要作用。

 抗战胜利后,颜文梁发表《中国艺术教育论》一文指出“艺术教育正是广博宏大,决非狭隘的象牙之塔、可望而不可及”,并明确提出艺术教育可分为纯粹艺术、艺术师资、实用艺术三个部分,阐明了艺术教育应用生产生活的主张。沿着这一方向,新中国成立后,学校又增设动画科,培养新中国急需的动画人才。半个世纪前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创作骨干中,苏美校友就有30多人。由校友钱家骏、徐锦达创作的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校友严定宪、林文肖、浦稼祥、陆青设计的美术片《大闹天空》,分别获得国内外多个大奖,并在国际上引起轰动。

 薪火相传 英才辈出

 苏州美专还采取举办画展、出版校刊、组织画会等形式,交流国内外美术动态,加强学术研究。早在1919年,颜文梁发起美术画赛会,“提倡画术,互相策励”、陈列中西画家作品,得到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等积极响应。赛会遂成定制,每年元旦起展出两周,最多时展品达二三千件,蔚为大观,直到抗战才停办。设在沧浪亭内的美术馆,除常年陈列当代画家国画、油画作品外,还有张宗苍山水、陶绍源临王维《辋川图》手卷等古代名作。1938年出版校刊《艺浪》,撰稿者除本校师生外,还有包括徐悲鸿等在内的校外艺术家,涉及广泛,图文并茂。师生们还先后组织茉莉、沧浪、南园、壮游、十二等画会,相互切磋,共同探讨。

 “沧浪三杰”都是卓越的美术教育家,又是出类拔萃的画家。他们毕生投身美术教育,又将激情和灵感倾注到创作中。颜文梁无疑是杰出代表,堪称一代大师。1929年他提交给法国“春季沙龙”的三件作品全部入选,其中力作《厨房》获得荣誉奖,成为我国参展法国“沙龙”获奖第一人。此时,他正在法国留学,导师是比欧尔·罗朗司。他还受到库尔贝写实主义和莫奈、西斯、毕莎罗印象主义的浸染,但不被束缚,融入中华深厚的文化精神和东方人的审美情趣,形成卓尔不群的绘画语言和风格。颜文梁是严肃的写实主义者,在细致的观察中,寻觅、发现自然与生活真实的美,创作了大量充满诗情的佳作。

 1952年全国大专院校调整中,苏州美专并入南艺,完成了历史使命。但她播撒在全国各地的种子生根、开花,结出了丰硕果实。据粗略统计,学校先后培养美术人才多达二三千人,新中国成立后在各地高校任教和执掌省、市画院者超过百人,其中在中央美院、清华美院、中国美院、南艺、广州美院等担当教授的不下30人。如今他们的学生,乃至学生的学生,已有不少成为美术院校(系)的“园丁”,薪火相传,延绵不绝,为新中国的美术教育立下了汗马功劳。

 经历半个多世纪的沧海桑田,由吴子深捐建的希腊式教学楼依然屹立在世界文化遗产沧浪亭畔。在举办“沧浪掇英”画展的日子里,校友们凝望着魂牵梦绕的列柱拱廊大厦,仿佛回到了青年时代,过去的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颜文梁站在画板前全神贯注地作示范、胡中粹代理校长时夜以继日筹划教务、朱士杰在美术工场忙着安装设备、黄觉寺带领学生在西湖边写生、徐悲鸿在苏州美专十周年校庆会上作精彩演讲……时光虽渐走渐远,但梦想与追求生生不息。两鬓斑白的校友们人老志坚,决心沿着先贤们的足迹继续奋斗,为共和国的美术事业发挥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