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元人吴瓘的《梅竹图》(见下图)与我在该栏目中赏评过的南宋画家徐禹功的《雪中梅竹图》,是同装于一卷之上的两件作品。这两幅作品和吴镇的《梅花图》,以及扬无咎、赵孟頫、乾隆、董邦达、梁诗正等14人的33段题咏,共同组成了《宋元梅花合卷》。此卷经元代唐明远,明代袁泰、徐守和,及清代吴舜昇、安仪周诸人递藏,后入清内府。末代皇帝溥仪退位前,以赏赐溥杰为名,将《宋元梅花合卷》连同其他一些书画作品经天津运往长春伪皇宫。抗战胜利后,溥仪携《宋元梅花合卷》逃至吉林省临江市时被截获。后此卷由东北人民银行转交东北文管会收藏,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明人徐守和认为,此卷集徐禹功画之精绝、吴瓘画之清绝、吴镇画之奇绝于一身,堪称“三绝”之作。在我看来,卷上的历代名家题跋,也应是一绝。这些题跋对我们鉴赏和考证此卷有很大的帮助。

  《梅竹图》为水墨,纸本,纵29.6厘米,横79.8厘米。图上,吴瓘只用寥寥数笔写出梅花两枝、竹叶数片。此

作虽是游戏翰墨之作,但瘦枝疏花间,呈现给我们的却是简练、挺拔的笔力,透露出萧疏、清逸之韵。画家在纸上既作画又题跋,于卷右以清雅、秀美的行楷,为杭州唐明远录《柳梢青》词一首并识数语:“墙角孤根,株身纤小,娇羞无力。蟹眼微红,粉容未露,不禁春色。待东君汩没芳姿,渐迤逦、檀心半拆,缓步回廊。黄昏月淡,那时相得。至正戊子孟冬,竹庄梅已蓓蕾,因赋《柳梢青》词。而明远适来索余作,故写梅就书之。”画家将诗、书、画很好地结合起来,画作的布局也因此得到了平衡。从题识中的纪年可知,此图作于至正八年(1348)的冬天。画面上只有几近空梢的梅枝矗立在晓风中,静静地等待春天的到来。春天一到,它们便可破蕾而出。画上无名款,只署“竹庄人”,并钤印一方。吴瓘工稳、雅正的书法,与清高宗弘历、梁诗正、汪由敦、董邦达、稽璜等人的题诗共同营造出诗、书、画完美结合的意境。观此图,笔简而意清,可见徐守和之评不谬也。

  元“四大家”之一的吴镇题吴瓘画云:“吾乡达竹庄老人,得逃禅鼎中一脔,咀之嚼之,餍之饫之,深有所得。作竹外一枝,索拙作继和……”吴镇虽称吴瓘于“逃禅”(扬无咎)“深有所得”,但就此《梅竹图》而言,吴瓘的笔力不仅不如扬无咎,而且还略逊于吴镇。若将其与同在一卷的吴镇《梅花图》做比较,我们就会发现这一点。吴镇在《梅花图》中用一笔画出古梅,笔法苍劲。梅树枝丫以顿挫、转折之笔写就,虬干疏花,干枝飞白处,梅花圈点而出。特别是图左,新条劲梢一挥到顶,与老枝形成鲜明的对比。吴镇此作虽亦为文人戏墨之作,但却能看出其深厚的笔墨功力。应该说,吴瓘画梅更接近于同师扬无咎的元代画梅大家王冕,只是吴瓘的笔意更为简洁、率意,于简单中透着灵气和飘逸。

  吴瓘字伯阳(一作莹之),号知非、竹庄人,晚号竹庄老人,生卒年不详,约生活于14世纪中叶,浙江省嘉善县魏塘镇人。吴镇堂弟吴汉英之长子。嗜古玩,工诗文,好收藏,精鉴赏,多藏法书、名画,精易理奇门之术。曾任嘉兴路、崇德州、安州巡检,常州、武进县尉等。善画墨梅,学扬无咎,亦能画窠石与寒雀。作品以写意画居多,颇有情趣。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