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笔刻画不腻 大笔烘染不空

1.jpg

       许楫的《柳荷鸳鸯图》(见右图)是清代一幅有代表性的工笔画作品。此作为绢本设色,纵189.3厘米,横96.4厘米,现藏于上海博物馆。该画尺寸之大,堪与当代的一些宏幅巨制相比。画家在此为人们描绘了这样一种景象: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湖水一片平静,岸边生长着一株健壮的柳树,柳干弯曲,柳叶细如丝绦;枝叶随微风轻轻舞动,似婀娜多姿的少女诉说着春的明媚、秋的愁绪;枝上两只翠鸟的鸣叫声,一下子打破了这里的寂静。画面最引人注目的是下面的两只鸳鸯:一只站在岸上的柳树下,一只在水中嬉戏,相互对视着。岸上的那只鸳鸯目不转睛地望着荷叶下戏水的同伴。在水中嬉戏的鸳鸯似乎对岸上那只说:“下来一起凉快凉快吧!”水草和柳叶被风吹得瑟瑟作响。垂柳的枝丫像一把撑开的遮阳伞,让枝上的小鸟、湖里的鸳鸯可以尽情地玩耍。作品用工笔手法表现,设色淡雅,透出一股返璞归真的气息。画家以枯墨短笔刻画树枝,线条遒劲有力;以兰叶描画荷叶、荷花,线条隐约含蓄

。总之,画家用不同的线条表现出不同物象的神韵,令人赞叹。

  清代,许多小幅的工笔画都讲究平面渲染,背景讲究单色调。因为盈尺画幅在制作上易于把握,背景渲染也较简单,只要铺上底色,能衬托主体形象就行;而对大幅作品来说,则有一定的难度。如这幅《柳荷鸳鸯图》,不仅所绘物象繁多,而且用笔的曲直、刚柔、长短,色彩的疏密、冷暖及前后色彩的深浅变化等,都比小幅作品复杂得多。然而,有着扎实绘画功底的许楫经过“三矾九染”很好地表现了画面的整体效果。他在仿古的绢上层层渲染,以水墨、花青加汁绿罩染柳叶、荷叶,尤其对荷叶阴阳向背的处理更是独具匠心。荷叶的背面用白粉轻轻罩染,薄如轻纱,有一种透明感。荷花以白粉画出,调以浅红色,娇艳欲滴。这一抹浅红色,使画面一下子鲜活起来,也让荷花成为画面的亮点。

  与荷花一样,许楫也是用水墨和赭石多次渲染来表现鸳鸯和翠鸟的。鸳鸯和翠鸟设色均匀、层次丰富,隐约透出一点儿白色。画家没有通过画水纹来直接表现湖水,而是通过对水草、荷花和鸳鸯的刻画间接地绘出湖水。水光潋滟,令人遐想。全画之境,幽意尽现。

  细笔刻画不腻、大笔烘染不空,是《柳荷鸳鸯图》的基本特色。画中的每个细节都刻画得精谨生动,而对远处湖水的渲染则疏放自然,可见画家对用笔的松与紧把握得恰到好处。纵观此画,笔法谨严,色彩丰富,物象生动,富有雅趣。

  许楫一生传世作品极少。美术史上少有他的史料记载,其生卒年更无从考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