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唐代诗人李白在《秋风词》中写道:“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读后有一种凄凉、孤苦的感觉。那寒楚的秋月与栖息于树上的寒鸦,不禁让人联想起周臣的《寒鸦月夜图》(见右下图)。通过《秋风词》体味《寒鸦月夜图》,更能让人体会到画境的悲凉、感伤与孤寂。
  周臣传世的花鸟画不多,但水平之高令人赞叹。《寒鸦月夜图》为绢本,水墨,纵24.6厘米,横21.3厘米,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此画用笔劲健,与林良画风相仿,但比林良用笔更精练、浑厚;用墨清润、画风洒脱、格调秀逸,受徐渭绘画影响很大,但又与徐渭狂躁、恣肆的画风不同。
  自南齐谢赫提出“六法”论后,画之意韵的高下皆由此评判。下面,我们就用“六法”论中的“气韵生动”、“经营位置”、“骨法用笔”来赏评周臣的《寒鸦月夜图》。
  从“气韵”上看,此画绘枯木与寒鸦,意境凄凉,用墨浓厚,张力十足,寒鸦在浓重的笔墨下显得
饱满、真实;极尽沧桑的古木描绘得精致传神,给观者以强烈的感染力,“气韵”不可谓不生动。从“经营位置”上看,这幅画的构图极具匠心,“S”形的枯树在画面中形成优美的曲线。画中所绘物象不多,用笔亦不多。光秃秃的枝头上稀疏地停着几只寒鸦,有的在枝头休憩,有的回首看从远处飞来的同伴,姿态各异。画面左侧的一轮寒月,与右侧那只飞来的寒鸦形成一条对角线。寒月、寒鸦为画面增添了凄楚感。作品意境深远,绝妙至极。从“骨法用笔”上看,枯木以枯笔、浓墨画出,干粗枝繁,苍老挺拔;树木由左下方向上弯曲伸展,盘根错节,不着一叶;树梢呈蟹爪状,用笔古朴、苍劲,给人以沧桑之感。此作用笔干练爽利,墨迹酣畅淋漓,皴擦苍劲有力,正得“骨法用笔”之神韵。
  周臣对枯木、寒鸦、夜月的刻画独具匠心,烘托出强烈的寒意,一种凄冷、孤独、失意、无望、悲凉的气氛从画中溢出。这也许是作者对现实环境的感受,也许是他孤独、忐忑不安心情的写照。此作用笔洒脱、用墨精练、技法纯熟、意境深远。
  在流派、名家纷立的明代画坛,周臣是个相对沉默的人物。从画院的复兴到浙派的确立,再到吴门诸家的崛起,他一直孑然于各画派之外而独善其艺。他读书不少,亦能做诗。且从他题画和作画的内容来看,他对历史也很了解。但他不是文人,而是以卖画为生,故不被时人看重。周臣在生活中的社会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画史上的地位。他培养了两个划时代的绘画大家———仇英和唐寅。仇英拜师前仅是一个油漆画匠,地位卑微。周臣慧眼独具,将他收为门徒,悉心教导,使他终成一代大家。而周臣的另一个徒弟唐寅,在书画方面的成就,后来超过周臣。而周臣不但能坦陈自己在绘画上的不足,而且还积极汲取唐寅绘画的长处。从唐寅英年早逝后周臣创作的一些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影响。这从另一个方面也折射出中华文化教学相长的优良传统。
  周臣,字舜卿,号东村、鹅场散人,江苏吴县(今苏州)人。擅长山水画,兼擅人物、花鸟画,画风严整、工细。其花鸟画构图疏密有致,用笔简练、苍劲,意境清幽。传世作品有《春山游骑图》、《春泉山隐图》,现藏于故宫博物院;《访友图》,现藏于济南市博物馆。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