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羽(1912年-2001年)  早年就读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师从姚世影、马公愚、诸乐三、诸闻韵、王个簃,1946年, 经谢公展一位学生的介绍,得识齐白石并拜之为师,专攻大写意花鸟画。1948年任上海美专国画系写意花鸟画讲师,1950 年任上海美专副教授,1958年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书法家 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名誉主任。陈大羽擅长大写意花鸟、书法 和篆刻。书法以篆书、行草见长。中国画《并蒂呈祥》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书法篆刻作品曾参加第一、二、三、四届书 法篆刻展。1980年在江苏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1981年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1948年出版《陈大羽画集》, 1982年出版《大羽画选》,1988年在日本出版《陈大羽作品集》。

陈大羽像

陈大羽先生是20世纪著名的书画大家。他尤其擅长大写 意花鸟画。 

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经历了深刻的变革和转型。风云突 变的大时代赋予了那一代艺术家承前启后之重任,而陈大羽 的艺术历程正是中国写意绘画在20世纪从传统走向现代的一 个缩影。一方面,作为吴派和齐派艺术的重要继承者,陈大 羽一直坚守文人写意画的美学理念,以传承传统笔墨技法为 己任;另一方面,为应对西方写实主义绘画观念的冲击以及 响应时代的新要求,他又积极创造与时代精神相谐的艺术风 格。正是有着像陈大羽这些老一辈艺术家的艰辛努力,在艺 术思潮混杂迷乱的20世纪,中国画才能保留固有的传统技艺 和艺术魅力。同时,他们的艺术探索亦为中国画开启新篇提 供了宝贵的经验。

陈大羽 美秋光 1986年

二 

中国画从题材上可分花鸟、山水、人物3科,不同画科 在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相对独立的艺术体系。一般画家能 在其中一科中取得成就已属不易。在古往今来的画坛上,能 全面掌握3科的技法并均能创造出独特的风格,则更是凤毛麟角,陈大羽便是这其中极为难得的一位。他天资过人,花 鸟、山水、人物俱能,尤以花鸟画成就最突出。他的花鸟画 题材广泛,花鸟鱼虫果无一不精,甚而有在题材与格局上类 似西画的静物画;技法上,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同时,又汲取 外来艺术和民间艺术的元素,为传统花鸟画艺术带来新风。 潜心专研花鸟画多年使陈大羽累积了丰富的笔墨经验,在此 基础上他开始山水和人物画的创作。创作方法上他强调写 生,以此获得造型和情感的鲜活性,赋予作品浓厚的生活气 息。书法篆刻也是陈大羽作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的书法 讲究线条的表现性,以求配合画面达到动静平衡。他的篆刻 风格鲜明,常通过印文含蓄表达其人生信念和艺术心得。 

陈大羽 多福多寿 46cm×57cm

中国写意绘画历来追求主客体统一的美学理念,即所 谓“画如其人”。文人对写意的品鉴也不只限于作品本身, 还包括作品蕴含的精神气格,即对画家人格美的品鉴。陈大 羽在上海美专学习期间,就深受吴派艺术和文人写意画美学 的影响。他的老师在教学上“坚持书、画、印兼修的育才途 径,秉持着中国文人艺术家修身立世的正脉”。这段学习经 历奠定了陈大羽一生的艺术方向。他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 的学习机会,刻苦用功,在短暂的时间内便打下了扎实的基 础。从他仅存的一些20世纪30年代的作品可见,他已基本掌 握了吴派书画的技法。除了吴派艺术外,他对徐渭沈周赵之谦八大山人、扬州八怪、米芾王铎、齐白石等大师 的艺术也有临习。 

陈大羽 一唱雄鸡天下白 1962年 

上世纪40年代师从白石老人之后,陈大羽又深受白石艺 术的启发,艺术视野更加拓宽。齐白石十分注重继承传统, 上追青藤、白阳、雪个、石涛、金农、李复堂、孟丽堂、赵 之谦、吴昌硕等写意大家,但又不为其所拘束。他常对学生 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希望学生都要有自己的艺术个 性。他自己就是集大成后,脱去前人习气,别造画格的。白 石老人也十分注重写生,极注意观察生活,平时他养花、养 鱼,观察昆虫,累积了厚厚的写生稿本。他有句名言:“作 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他自己 在创作中,就是既注重物体,又讲求艺术趣味。这些艺术理 念都深深地影响了陈大羽。他开始认真专研古代花鸟画艺术,并向黄宾虹、陈半丁老人求教。

三 

上世纪60年代初期,陈大羽参加山东美术家协会主办 的雅集聚会,这是国画界沉寂多时后一次极为难得的画家聚 会。在两个月的时间里,30多位画家共同探讨中国画革新的 问题,互相观摩学习,交流心得。陈大羽也从这次交流活动 中获益良多。从青岛回来后,他以毛主席诗意为题,创作了 《一唱雄鸡天下白》的画作,以象征的手法表现新中国农村 欣欣向荣的景象和中国人民斗志高昂的精神面貌。该作品当 时获得美术界的好评,它证明了画家经过思想改造后,可以 使过去只适宜“孤芳自赏”的花鸟画亦能表现宏大的政治主 题。陈大羽巧变立意,赋予传统题材新的思想内涵,从而使 传统写意花鸟画在这一时期重新获得发展空间。除了以革命 为题外,陈大羽还尝试创作表现农家情调与田园情趣的作 品,这些作品很能配合“那种广阔、开朗、健康、乐观、欣 欣向荣的社会情调和气氛”,是新时代花鸟画转型的方向。 与陈大羽一同参加青岛雅聚的王雪涛、郭味蕖等花鸟画家也 都朝这个方向转型。这种革新客观上拓展了花鸟画的题材,从前很少入画的俗物,如庄稼、蔬菜、瓜果、农具等都成为 画家热衷的画材。题材的改变也使花鸟画的趣味从原来偏于 “阳春白雪”转而贴近“喜闻乐见”“昂扬向上”等时代审 美要求。同时题材的改变也引发了一系列艺术形式的革新, 比如如何使造型准确同时不失笔墨趣味和力度,如何增加色 彩同时使作品不落俗套,如何让作品既具有生活气息,又能 保持高雅的格调,等等。要解决这些难题无疑要求当代画家 要有更高的写生造型能力和艺术提炼能力。对于这些问题的 思考,陈大羽一直没有停止,即使在“文革”期间,他仍然 坚持探索。“文革”结束后,他即以全新的艺术面貌让人眼 前一亮。 

陈大羽 爆竹 1976年

1976年,为庆贺粉碎“四人帮”,陈大羽以崭新的手 法创作了《举国欢庆除害》。他以4只蒸熟的螃蟹象征“四 人帮”,讽刺昔日横行霸道的螃蟹,今日却成了人们的盘中 餐。类似的题材和寓意在齐白石作品中也出现过(他讽刺的 是横行中国的日本侵略者),但陈大羽这幅作品的表现形式 却与齐白石完全不同。他将水彩静物画的构图意念引入作品 中,以简练的笔墨勾画器物,蟹的造型生动逼肖、真实可 感,设色不温不火,又利用中国画留白的手法,不将色彩完全填满,使螃蟹更具立体感,背景衬色以淡墨略略渲染。整幅作品极 富现代感,同时又不失中国画笔墨的趣味。可以说,这幅作品是陈大 羽前期探索花鸟画向现代转型的典范之作,之后他以这种艺术手法创 作了不少精彩的作品。

四 

1977年至2000年间,是陈大羽花鸟创作的鼎盛时期。此时,社 会逐渐恢复平静安宁的正常状态,艺术无须再扮演太多非艺术的角 色,艺术家也逐渐从高压的精神状态中得到释放,丰富的个人情感情 趣开始苏醒。陈大羽的花鸟创作亦复归于托物言志、借物抒怀,表达 丰富个人情感的艺术功用上。他爱画那些具有顽强生命力的花木,如 酣战秋风的残荷、劲节朴茂的松柏、迎风傲雪的梅花、残而不凋的菊 花、霜侵露凌的芙蓉、一尘不染的玉兰,藉此歌颂那些在苦难岁月中 经受住品格考验,保持气节的人。古人言“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也”,越是在动荡的时局中,人心迷茫时,个人对道德操守的坚守越 发使人动容。正因如此,他与这些花木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它们所象 征的“高洁”“正直”“顽强”等品格正是他对自我的要求。他以浓 墨重彩画牡丹,并题上“任它雨骤风狂,直抒我心底魏紫姚黄”句, 藉此抒发不被磨灭的豪情。这也是他个人经历的真实写照。在“批黑 画运动”时,白日他被轮番批斗,晚上回到家中,他依然泡上一壶功 夫茶,在淡淡的茶香中沉静思考,外界的纷扰丝毫没有动摇他的信 念。 

陈大羽 荷花

一个能打动人的艺术家,本身一定是个感情丰富细腻的人,拥 有一双发现自然之美、生活之美的慧眼。齐白石的画就是胜在情味浓 郁、天真烂漫、真挚感人。陈大羽亦延续了齐白石艺术以情动人的创 作宗旨。他画荔枝、番石榴等岭南佳果寄托对故土亲人无尽的思念。 他画枇杷,怀念恩师齐白石。他爱画鸡,因为小时候他常帮母亲喂 鸡,鸡是儿时的良伴。他笔下的鸡生动传神、情态各异、个性独特, 时而斗志昂扬,时而温情脉脉。他还将这种拟人的手法延伸至蜡嘴 鸟、绶带鸟、珍珠鸡、戴冕鹤、丹顶鹤等其它题材上,赋予这些可爱 的生灵独特的个性。陈大羽还爱画岁朝图,其谐音寓意吉祥,寄托对 幸福生活的无限向往。大自然的万物生灵和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成为了 陈大羽创作的灵感,他以此寄托自己丰富的情感,表达自己的人生信 念。 

五 

艺术之难,不单难在立意,更难在技法上的创新。在陈大羽之 前,中国大写意花鸟的发展已经非常成熟,特别是吴昌硕、齐白石等 大师已将这一门艺术发展至近乎无法超越的高度。如何在厚博的传统 之上再创新是每一位有抱负的画家必须攻克的难题。 

陈大羽 君子兰 1978年

陈大羽的花鸟画技法创新上主要是在总结前人的经验得失后, 在线与面、色与墨的处理上作了有益的探索,并注重色彩的运用和布 景的革新。以最常见的紫藤题材为例,吴派处理手法基本就是将花叶 以色点妥,再以墨勒叶和写藤蔓。由于脱离写生,这种手法日渐程式 化。而陈大羽则在写生的基础上,以变化多端的墨线(有时也用色 线)勾画花、叶的轮廓,然后以浓淡相宜的色彩点染花、叶,再借用 山水画的晕染之法,以淡墨、淡彩略略渲染背景使画面更具整体感。 他也会将没骨法和勾勒法同时并用,通常花以没骨法画,叶就用勾 勒法(有时只作白描);或反之,用勾勒法时先点色后以墨勒,也有 先勾轮廓后染色。色墨浓、淡、粗、细、干、湿变化丰富,虚实、疏 密对比强烈。总之,力求使线与面、色与墨达到一种平衡,线条干净利落,色彩清雅秀润。这种将表现意味浓厚的线条用于勾勒 法之中,再以这种勾勒法大量用于写意花鸟画之中的技法, 成为陈大羽写意花鸟画艺术的一大特色。为练就这种技法, 他经过了长时间的写生造型训练,特别是坚持以毛笔写生, 锤炼笔墨线条的表现力。这一创新的过程是非常艰苦和漫长 的。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另一位花鸟画家郭味蕖的创作体验了 解练就这种技法的困难。他说:“我为了研究并进一步实践 勾勒法与没骨法相结合的表现方法,曾经经过一段极苦难的 历程。……用勾填法画花朵,因为轮廓线工致劲挺,便不容 易和写意的枝叶相结合,并且花朵过于细致,很难和枝干的 笔法调和。”最后,郭氏的花鸟画仍然要牺牲笔墨的表现性 去迁就物形。陈大羽则始终坚持吴派讲究线条的书法趣味, 善用线条营造画面富于动感变化的长处,同时又以勾勒法把握造型的准确性。这样就可避免陷入大写意“有笔物化”的 窠臼,真正做到了既讲“物趣”,又讲“天趣”。 

陈大羽 白沙枇杷 1985年 

陈大羽会根据题材的不同选用合适的技法,有时是多 种技法并用,给人层次丰富的视觉享受。如在作品《年年平 安》中,他以表现性的书法勾画石榴和瓷盘,以没骨法糅合 水彩技法表现苹果;鲇鱼则纯以传统水墨技法描绘,造型简 练概括,水墨淋漓,笔简意赅;题字的书法参差错落,遒劲 有力,使静物画变得富于动感;印章则起到了画龙点睛、平 衡构图的作用。整幅作品具有浓浓的传统民俗气息,很生活 化,很富人情味。在处理荷花题材时,陈大羽又借鉴刘海粟 的泼彩山水技法。他以墨为骨,以色为辅,将大块色彩或点 缀、或烘托、或染罩,或交融于遒劲的墨线之中,创造出灿 烂、厚重的艺术效果。刘海粟称赞陈大羽的泼彩写意画“用大红大绿,姹紫鹅 黄,照样能通俗而 又能脱俗,因为他 有篆书的线条, 在红绿中横冲直 闯”。 

陈大羽 荷花鸳鸯 1990年

陈大羽在布 景方面也有创新。 传统写意花鸟画在 布景上讲求意境空 灵,往往大量留 白,使观者与画中 物象有一种距离 感,如八大山人的 作品。这种趣味到 了近代开始产生变 化,如齐白石的册 页作品,往往是尽 量减少内容,只表 现一花一虫,并将 物象放大,突出花 虫的细节和姿态, 画面简洁而又让人 回味无穷。陈大羽 将齐白石的这一手 法进一步发挥。他 增大作品的尺寸, 将画中物象放大如 特写。这样处理, 不单使表现的物象 更加直观,也更能 凸显用笔的力度和 墨色微妙的变化, 再配以单纯明丽的 色彩,使作品的意 象更强烈,视觉冲 击力更强,也更符 合现代人的审美情 趣。 

陈大羽 红梅公鸡图

陈大羽在创 新的路途上殚精竭 虑,上下求索,终 于跳出师门藩篱, 丰富和发展了大写 意花鸟画的技法, 在悠久厚博的中国 花鸟画史上确立了 自己的地位。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