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十髮  向日葵的瓶花

 程十发(1921年-2007 年)  当代海派书画艺术大 师,上海松江人。名潼,字十髪。斋名曾用步鲸楼、不教一 日闲过斋、三釜书屋、修竹远 山楼、九松山庄等。幼年即接 触中国字画,深受民间艺术影 响。1941年毕业于上海美术 专科学校中国画系。1942年在 上海大新公司举办个人画展, 1949年后从事美术普及工作, 1952年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 社(华东人民美术出版社)任 创作员,1956年参加上海中 国画院的筹备工作,并担任画 师。自1984年来长期任上海中 国画院院长、名誉院长。曾任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全国文 联委员,文化部中国画研究院 院务委员,全国七、八、九届 政协委员,上海美术家协会副 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等职。 其所作《儒林外史》插图曾获 1959年莱比锡国际书籍装帧 展览银质奖;所作连环画《孔 乙己》荣获首届全国连环画绘 画评奖二等奖;此外,还曾获 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 国文联授予的“国家造型艺术 终身成就奖”,以及全国先进 文化工作者称号和上海市文化 艺术杰出贡献奖等荣誉。曾赴 日本、美国、加拿大、新加 坡、澳大利亚、法国、德国、 比利时等国以及香港和台湾等 地举办画展、讲学和文化艺术 交流,影响深远。出版《程十髪近作选》《程十髪花鸟习作 选》《程十髪书画》《阿Q正 传108图》《胆剑篇》《程十 髪特集》《程十髪画集》《程十髪艺术》《程十髪》等。

程十髮  观菊图

作为当代中国画坛承上启下,开宗立派的一代大师, 仔细研读程十髮先生的绘画艺术,不难发现,先生最为讲究 与强调的,正是传统中国画法的根本核心——“意、形、 法”。 

程十发 书法1988

这几个字,本来就是中国传统绘画的基本要求与纲领、 框架,但在实践上,却能因此而生发出无限精彩,盖缘每位 画家的性格、经历、修养、追求不同,因而产生出笔墨、意 境、韵味迥然不同的风格、画派。展开近代历史的画卷,特 别是新中国成立之后至今的近70载岁月中,可以肯定,程十 髮就是一位在传统艺术创新的道路上,形成自己独特风格 的艺术大师,也可以真正称得上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丹青巨 匠,其影响势必会随着岁月的更迭而愈加显得珍贵与重要。 程十髮先生所追求的“意”,不仅是一种源于士大夫文 人千年传承的风雅意境,更结合了强烈的时代气息,充满着 瑰丽想象的浪漫主义精神,独树一帜,也因此造就了他“当 代海派画坛领袖”的崇高地位。从艺60多年来,程十髮的一 枝彩笔绘就了无穷的艺术佳作。这其中,既有“下里巴人” 的年画、宣传画、连环画、插图,也有“阳春白雪”的水墨 画、工笔画等等。更难能可贵的是,无论人物、花鸟抑或山 水、书法,程十髮笔底总是一派华瞻精致,堪称全才、全能 亦复全精。 

程十髮  春山图

无论是怎样的题材,程十髮的表现方法总有别于古人, 亦有别于今人。尽管他的一生浸淫传统、出入古今、孜孜 以求,然而,在古人笔墨的滋养之外,民间美术、戏曲舞 台、诗词歌赋甚至西洋绘画、外国电影、摄影摄像等艺术门 类,无不给了聪明的画家极大的启发与帮助。程十髮始终认 为:单靠死板的写实技术,或是涂抹一两笔所谓的“雅士 逸兴”,是无法再现生活的美,也无法表达自己对于美的 感动之情。于是,在他的速写、小品、大写意乃至大泼墨的 作品中,便显现出强烈的动感与张力。通过灵动多变的线条 运笔,画家抓神态、抓运动、抓大体;再结合大胆的艺术夸 张,顿时云蒸霞蔚,气格一新,别开生面。 

程十髮 阿Q正传之一

程十髮 阿Q正传之二

所谓的“形”,在程十髮的笔下,呈现出的是一种“逸 笔草草、不求形似”的风貌,但这并不是舍弃“形似”,不 注重描绘对象的形态,而是不仅仅满足于“形似”,却要舍 形取神,希冀追求更深的艺术感染力。从他早年摹写的大 量山水、花鸟习作中我们不难发现,程十髮的写实功底扎 实,对于传统技法是做过大量系统性的研究、学习的。然 而,在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中,程十髮看似完全抛却了写实 性,汲汲于追求另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通过笔墨的“趣 味性”“夸张性”表达,创造出别具一格的“意境”。因 此,他既可以描绘手捧鲜花的飞天仙女《迎忠魂》,表达怀 念周恩来总理的强烈感情,也可以用色墨交融的瑰美彩笔, 绘出青松翠柏、百花丛中静静开放的君子兰(《伟躯静卧花 丛中》),同样表达了这个主题,在意境的营造上,后者甚 至还显得更为绚烂、浪漫。这就是程十髮笔下的“意”,不 仅奇拙的花木常常与秀美的灵禽、蜂蝶相依相伴;天真活泼 的孩子也可以与高大健硕的麋鹿、山羊嬉戏游玩;更有泼墨 泼彩、水墨交融的一脉山峰下,掩映着满树繁花、竹篱茅 舍……他常把散见于生活中的恬淡、自然之美,对比性地高 度集中,又巧妙地加以布局,再以饱含情感的艺术语言、笔墨功夫,创造出一片“画坛程派”独有的艺术境界,也就是 所谓的“程家样”艺术。 

程十髮 胆剑篇之一

既然被称为“程家样”,必定具有完整的艺术手段与 独特的艺术个性。程十髮所创造的艺术形象,都有着强烈的 个人风格,尤其表现在他的人物画上。他喜爱画少数民族人 物,也爱为著名的历史人物、文坛大家造像,笔下更有古典 仕女、戏曲速写、舞蹈人物……由于画家注重表现,风格明 显,因此,笔下的人物总会统一在一种特有的情调与风貌之 中。莫迪利阿尼画中变形的长脸妇女,林风眠笔下色彩绚烂 的深秋景象,乃至卓别林所塑造的各色人物……无不具有这 样“同中有异”的特点。这些都显示了艺术家特有的艺术 眼光与独到的审美情趣。程十髮笔下的人物亦然。他喜欢 描绘活泼稚气、健康开朗的少女与孩童,无论是古装人物还 是少数民族,都赋予他们圆圆的脸蛋,俊俏的眉眼,朱红的 肤色,她们的身边总有着胖胖的大公鸡、荫绿的芭蕉叶,还 有三五朵野花雏菊、一两枝粉白桃花……和谐、欢乐、充满 诗意。而他所绘制的人物,无论是古典诗辞中的古代文人雅 士,还是戏曲舞台上的生旦净丑,乃至现实生活里的妇女孩 童,无不是画家寄托内心,表达情感的载体与方式。因此无 论画的是谁,表现的是怎样的题材,归根到底,程十髮始终 是以自我的心灵在创作,在表达,在抒发,因此他的画面中 所表现的是最真实的个人情感与思想,真挚、纯真而美好, 没有丝毫的做作、虚伪与扭捏,即使有着属于画家独到的笔 墨技巧与造型手段,个性十足,却依旧可以令人读出深刻的 画外文心,微言大义,因而分外感人,叫人过目难忘。 

程十髮 胆剑篇之二

幽默感,也是“程家样”独具的特色之一。中国古代 书画中很少有真正的“幽默画”,“幽默”作为一种情调, 只有在陈洪绶、八大山人、金冬心、任伯年等极少数大画家 的作品中偶有一现,倒是民间美术中,常常有着这样的情 趣。程十髮性格开朗、诙谐幽默,又特别倾心于民间艺术, 加之有着很长一段时间绘制连环画、年画、宣传画等“通 俗读物”的经历,使得其绘画艺术别具幽默气质。一团墨 色落笔之后,稍加经营就变成了一幅《大觉大悟》的达摩画 像,倒挂眉毛小眼睛,丝毫看不出达摩祖师“一苇渡江,经 传东土”的气概风神,却别有一番悲悯情怀,慈悲本色,让 人一笑之余又多了一份浓浓的禅味。再如画家笔下的李时 珍,全神贯注地向老农求教本草知识,而他身边所采集的一 筐草药,却被不知哪里闯进来的山羊偷吃了起来,老农家的 胖姑娘见状,急忙拉起了山羊脖子上的缰绳,却怎么也拉不 动……整组画面生动细腻,富有情趣,令观者忍俊不禁。不 同于相声、漫画式的“讽刺性幽默”,程十髮绘画艺术中的 幽默,是一种温和、亲切,充满情致趣味的格调,是借助于 敏捷的巧思与奇伟的想象而成的隽永意蕴。 

程十髮 冷香入幽梦 

程十髮对于“法”的追求,当表现在其精湛的笔墨功夫 上。笔墨是国画艺术最重要的表现形式,也是国画艺术传承 至今的命脉所在。“笔”和“墨”在实践中是密切相连的两 种修养,而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笔”——即用线的技巧。 行笔之中所表现的枯湿、浓淡、粗细,运腕间显现于画面之 上的圆润、转折、跌宕都靠“笔”的韵律来展现。

程十髮 山鬼

在谢赫总结的中国绘画“六法”之中,“气韵生动” 是其灵魂。程十髮认为,要做到“气韵生动”,就必须依靠“笔”(线条)来完成。国画有别于油画,不以表现立体光 影、物质结构取胜,所以更需要扬长避短,发挥自身独特艺 术——线条的力量。因为,线条不仅可以准确地表现形象, 更能传递人物的情绪、性格,同时表达作者的情感。正如程 十髮所说的那样:“我能够用线条来传播我思想感情的时 候,我是十分骄傲的,我十分珍惜这一份艺术遗产。” 

程十髮绘画艺术的用笔,既有传统素养,又来自生活, 结合时代,根据所描绘内容的不同,选择运用不同的表现方 式。在画仕女时,他常使用中锋线条,转折顿挫、流离悠 远、圆转流畅、高古游丝,充分表现了古典女性温和娴雅的 气质,以及飘飘欲仙的衣裙所独有的动感;在画花卉时,程 十髮往往多用侧锋,甚至破锋,夸张多变,通过明快的设色 与奇崛的线条,做到了色墨交汇,异彩纷呈,饱满浑厚的用 笔更使笔下花卉显得水分充足,鲜活滋润;山水画的用笔则 给了程十髮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除了传统技法中的诸多皴 法,程十髮还特别喜欢反复晕染,通过墨、色不断渲染而出 现的结块、渗透等现象,营造奇绝、高逸的脱俗意境,不同 于诸家面貌,自成一格。 

程十髮多变的笔法营造了丰富的形式美,非但不显得凌 乱,反而具有和谐与对比相统一的特殊美感。在他的画中, 极枯之笔可以与极湿之笔相呼应,极浓之墨色中又能以极淡之色彩、水分相破开,极粗之大线条内甚至可以包含极工细 的小线条……在画面的布局上,既可以“密不透风”,也可 以“疏可走马”,对比强烈,奇异灵动。有时,程十髮的线 条如锥画沙,充满着金石雕刻韵味;有时,他的线条又变得 蟠虬苍劲,好似书法中的飞白;又有时,他的线条显得拙朴 稚气,流露出一派天真可爱……画家不单是在每条线中求变 化统一的美,更把一笔一划当作一个艺术的天地来看待。这 一切,都服从于意境创造的要求。“含刚劲于袅娜,化板滞 为轻灵”,有精神、有节奏、有韵味,不同的笔法表现出不 同的形神,丰富了艺术趣味的新颖多样。 

“文有法而无定法”,画理亦然。程十髮所追求的 “法”,更是博采众长、相融乃化而来。正如画家自己所言 “千家万法熔成我,我为千家哺万生”。在他长达60多年的 绘画生涯中,观察、思考、借鉴、学习始终贯穿一生,孜孜 不倦。更难能可贵的是,程十髮除了研究前贤、今人的笔墨 长处,还常常从其他艺术中汲取养料:他从诗词、文赋中求 气质;还从书法、雕刻中求线条;更从唐三彩等民间工艺中 求色彩、造型……遍求“古今中外之法”。 

他那大胆创新的笔墨线条,虽然标新立异,却始终保持 着传统绘画的精神。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程十髮对书法 修养的讲究与追求。他善于书写多种字体,但并不以像哪家哪派为荣,依然追求着自己的风貌。他宁可喜欢魏晋时 代无名氏刻写的北碑,汉朝人书写的竹简,乃至更为远 古的石鼓文、钟鼎文,而不学公式化了的,所谓的台阁体 和二王体,艺术的自由度与独创性始终是他所追求的。程 十髮的书法不仅具有很高的造诣,同时也影响了他的笔墨 线条。所谓“书画同源”,程十髮以其高超的智慧,得以 在书法运笔中求得线条变化的奥妙,使其艺术作品书画结 合,相得益彰。 

程十髮笔下的儿童,常常透着无锡惠山泥人的神 韵;而他笔下的仕女,气质极似魏晋砖刻人物;走兽禽 鸟则更带着汉唐陶俑乃至民间剪纸的神气……这一切,则 源于画家对民间美术的不断学习、借鉴。千百年来,“民 间艺人”创造、总结的技艺方法是中国老百姓审美趣味的 总结和概括。程十髮在解决自己作品装饰性与生活气息的 问题上,就很好地继承、学习了许多民间工艺中的优秀技 法。尤其在对比色的处理运用上,做到了“大雅不避大 俗”,发挥强烈的色彩效果:温和的朱砂与沉着的青绿, 鲜明的藤黄与深沉的花青,浑厚的墨色与空灵的留白…… 画家通过色系糅合、色调间离、红绿对比、补色并列等方 法,于流动的溶解中产生丰富的质感,仿佛陶瓷窑变而 成,得之天然,大巧若拙。做到了“突出主色,不掩旁 色,高度夸张,主次分明”,鲜活生动,雅俗共赏。 

生活是艺术生长的土壤与源泉。程十髮的艺术,皆 从其丰富的生活中而来。在旧社会,热爱绘画的他几经挫 折,依然无怨无悔,修炼出了扎实的传统笔墨功夫;新中 国成立后,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程十髮从连环画、插图 中打开了自己的艺术大门,开始营造起属于自己的艺术宫 殿。随后,从创作写意人物画,到更为自由的花鸟画、浪 漫的山水画……程十髮拥有了一番广阔的艺术天地。他曾 说:“一个画家,无论画山水、花鸟还是人物,归根到底 是在画情,画对生活的感情。”纵观其一生,所有的艺术 成就均与他起伏跌宕的生活密不可分。 

有人说,程十髮是中国文人画最后一抹辉光;也有 人说,大师的离去,使得原本寂寥的海上画派又落寞了不 少;更有甚者,认为程十髮的去世,意味着海上画坛“大 师时代”的终结。 

所谓大师者,是一种综合能量的汇聚,也是多种素 质的组合,更是一个社会和时代的杰出代表和集大成者。 就书画艺术领域而言,所谓大师,不仅需要相当精深的笔 墨功力,而且应当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和多方艺术修养。 程十髮正是具有这种独到气质的艺术家。他除了绘画专 长外,还具有多种才能。他工于书法,精于鉴赏,擅长 治印,亦是京昆名票。特别是他的文学造诣令人服膺,他 能即兴赋诗作文,才思敏捷而睿智调侃,而写在画上的题 跋,或隽永,或幽默,或游戏文字,或抒发画理……如同 明清小品文一般,极具可读性。正是有着如此全面而完善 的文化铺垫和知识积累,程十髮才能在艺术创作上登堂 入室。同时,大师还需要拥有高尚的思想境界和高迈的 从艺态度。程十髮先生一生关注民生、关爱社会,多次 捐画捐款,用以扶贫帮困和赈灾救济,晚年更将毕生所 藏历代珍贵字画无偿捐献国家,正体现了一颗艺术家的大爱之心。 

就中国画而言,程十髮 最早是位山水画家,之后以人 物、花鸟名世。他的人物画, 最初多描绘少数民族欢乐祥和 的情景,后以借历史人物抒怀 见长。又以古代石刻造像般的 大轮廓线和提按折转多变的笔 法塑形,在那极度不似之似的 造型里,在那粗细线条悬殊的 节奏间,展现着画家为衔接古 法与现代感所花的良苦用心, 因此也使其以特异的样式独立 于当代人物画坛,影响至今连 绵不绝。而作为花鸟画画家的 程十髮,在这片与自然之物心 交神往的天地里,仿佛取得了 更多的自由,那奇诡灵变、枯 润相间的笔法,那自如冲融、 云走霞飞般的墨法,那透着光 感的没骨法的设色,有着更多 的内在美和形式美相结合的妙 趣。他的绘画具有纵横挥洒, 浑厚、古朴、生机盎然的艺术 效果。即使是书法艺术,同样 显示了奇突、清丽的艺术特 色。而山水画的笔墨造诣,更 是独树一帜,极具功力。 

“问我南宗抑北宗,东 西中外古今同。法从自然归太 朴,一笔顷成万物空”。这是 程十髮曾经写下的一首论画 诗。在这短短的字里行间,反 映出他尊重传统又不囿于传统 的创造意识,“我自为我,自 有我在”的个性意识,以及返 璞归真的艺术理想。回顾他的 一生,松江这片文化沃土给了 他艺术的天资和创造的心手。 在上海美专,程十髮即使被视 为“离经叛道”也在所不惜, 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 观。日后,当他的艺术走向成 熟的时候,诗、书、画、印乃 至整个中国文化传统的影响清 清楚楚地显现在他的作品中, 鬼斧神工,却又让人辨不清出 自某家某派的形迹。因为,画 中的每一笔、每一墨都鲜明地 属于程十髮。“我的绘画风格 并不同别人两样,我也是‘抄袭’,但不抄袭人家已经抄过的东西,只是我抄的人家不易发觉。我有时从古人中比较冷门的,或是在古代曾经热门过而又冷 下来的东西中吸取。我的画风如同山里一棵特殊的树,它既不能避开政治气候的各种要求,又要符合自己的艺术追求;既要避开左的侵扰,又要避开右的干扰。风格的形成是不能脱离社会的影响的”。他并没有回避学习传统,而只是回避重复他人的式样。这需要何等的大智慧啊!难怪会有人说,程十髮是一位“擅于逆向思考的画家”“知彼是为了避彼,避彼是为了塑已”。因此,他既对前辈大师谦逊有加,而又固执地背向践行,如其写花卉,区别于吴昌硕的凝重朴拙 ,营造的是滋润、风韵、灵变的情调;如其写人物,区别于陈老莲的怪诞奇诡,营造的是幽默、祥和、亲切的情调;如其写山水,区别于黄宾虹的浑厚华滋,往往营造的是空幻、飘逸、朦胧的情调,由逆向生发,而成就斐然。

如果说单纯的逆向思维是程十髮成功的一条门径,那么,金字塔式的积累或许就是更为重要的建构过程。在程十髮的艺术 里 程 中 , 不仅山水、人物、花鸟,还有连环画、插画、年画、宣传画,以及书法、篆刻……他在“三釜书屋”里的各种劳作,实质上都是 在不断加厚着自己的艺术地基。他善于将深厚的传统功力与 浪漫想像相结合。宋元明清,乃至周秦汉唐,他都淫浸研 求。不凡的功力与其不囿传统、不甘束缚的禀赋相叩撞,产 生了前所未有的奇崛画格,正如陆游所谓的“汝果欲学诗, 功夫在诗外”,程十髮还善于将“画内求画”与“画外求 画”相结合,更从本源的画外大天地中去求索,成就斐然。

程十髮留下了独一无二的“程家样”绘画艺术,堪称经 久不衰。它既是传统的,又是民间的;既是写实的,又是装 饰的;既是线墨分明的,又是色彩绚丽的。可以说,这简直 就是一个非凡多彩的艺术模式!巧,大巧,是大智大家!屈 指算来,“程家样”已经在我们这个人世间流行了50多年, 而未来,它也必定会继续给人们带来不凋的美满。因此,中 国美术百年也因此必当有程十髮一石!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