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熹宗天启二年(1622),黄道周中进士。和他同时中进士的还有王铎、倪元璐等。这一年黄道周37岁,王铎29岁,倪元璐只有25岁。这三个人都爱好艺术,于是他们格外谈得来,交往比较频繁。他们三人“相约攻书”,共同致力于书法创新。他们远离元、明以来赵、董的甜俗书风,游艺于汉、晋之间,各逞绝技。在他们的书风中,有着十分相似的焦渴与挣扎。由于放任自适,情感投入大,所以他们的笔下充溢着力量与速度,与当时的书法时风大相径庭。

blob.png

 在书法上敢于对“老祖宗”说“不”,说明黄道周有头脑、有胆识,是个有艺术精神的书法家;而在官场上敢于对皇帝一次次地大声说“不”,说明他有骨气、有担当,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子。

2.jpg

黄道周《赠高仲兄丈文语轴》冷金笺 行书 143.2×53.8cm 崇祯十五年(1642)上海博物馆

释文:赵歧有言,入海而探珠者,非不知山之高。陟山而探玉者 非不知海之深。其志尚所托,则精神从之,晋人亦云,学之所益者浅,体之所安者深,故立志之劭,渊岳贡其精微,体就之安神明谢其璞琢也。 

壬午五月十七日,似高仲兄丈正。黄道周。

 此书为作者五十八岁时期的作品,其书风峭万方劲。

 读清人所修《明史·黄道周传》,感到黄道周活着好像就是专替他人打抱不平的。中进士后,他几次上疏天启皇帝朱由校,专替倒了霉的大臣求情。他这是自寻倒霉,屡调屡降,其中有几年还被削职为民。崇祯十一年,他又向皇帝朱由检上疏,弹劾大学士杨嗣昌。杨是崇祯皇帝的“红人儿”,黄道周不是不知道,可他专拿这样的“红人儿”来说事。皇帝认为他这是和自己过不去,火了。黄道周也压不住火气,当面与皇帝顶撞起来。如此“藐视朕躬”,且又接二连三,崇祯帝顾不得他是“言官”(明太祖朱元璋规定,言官必须知无不言,皇帝不得杀害言官),将他连贬六级,下放到江西按察司当个小小的“照磨”。

3.jpg

黄道周《答孙伯观疏林摧倦翮诗轴》纸本草书 177.5×49cm 崇祯十五年(1642) 

释文:疏林摧倦翮,泥雨涩归雲。道趁龙蛇屈,人随虎兕群。开山惊谢客,奇兽访终军。风鹤中原事,宁无岭外闻。黄道周。 

资料参考《中国书法全集》第56 黄道周卷(荣宝斋)

4.jpg

黄道周《鹏鸠岂有五言诗轴》 行书 1642年

释文:鹏鳩岂有常,各自喻适意。当其控榆枋,亦具一天地。羽生负文藻,澹然足真致。不 过侯鯖门,不改翟罗义。举世事荐举,鸣蜩共鼓翅。朝為草泽游,暮為廊庙器。羽生独掉头,云 非吾所事。捉鼻*名花,牵船远摇曳。掷赋闻宫商,还山得年肆。同心一两人,戛咏数百字。不 乐為诗名,不着江湖气。寄语老侯嬴,毋乃失高寄。壬午五月廿日。黄道周顿首。

5.jpg

黄道周《赠康流兄出大滌山诗轴》绫本 197.4×50cm 崇祯十七年(1644)上海博物馆藏

释文:蹔作兴朝寄,权将管乐推。吾生馀掌蹠,斯道少旌旗。凿户临天牖,褰裳避国池。此行能几日,采葛念新诗。

甲申出大滌山羲兆、吉*、偕生湘芷、木上、于呈、梦文同送至湖上小作奉别康流兄并似正,腊月朔後二日黄道周顿首。

6.jpg

黄道周《赠眉仲戴蓬莱即事诗轴》绢本行书 192.5×49.5cm 崇祯十七年(1644)北京故宫博物院

释文:信有断鳌足,遂来无定山。蛟何为水氵裔,犬欲吠雲间。海客负图出,珠人入示还。群峰应抚掌,为我故潺湲。

甲申端阳蓬莱赋即事似眉仲戴兄。黄道周。

黄道周《明诚堂自书诗十章卷》行草 崇祯十七年(1644年)韩天衡氏藏

《自书诗十章卷》,未署年,仅署三月廿七日。考黄氏明诚堂,建成于一六四四年之三月,故知此为甲申(1644)年所书。又考, 黄氏于是年正月初一,首次与弟子聚集于将近竣工的明诚堂,在是日或稍后有“赋五律甲申元日集诸友分赋明诚堂用陈宣子‘山川分动静,云汉合昭回’为韵,伏枕遂成十章”的诗篇。此卷法书末之题记与史载正合。这一年黄氏六十岁,距南明弘光朝召用为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仅半年。此卷法书圆融精严中毕显冷峭方刚之气,高华奇古而尽见濯古来新之格,是黄氏书作中的佳构。

 此卷作于三百六十年前,距今整六个甲申,藏者既众,劫难亦夥,旧题皆失。而正本品相甚好,大幸。今钤记仅存张芹两印。张氏号香圃,曾任国民政府福建省财政厅厅长,诏安人。与黄氏为同乡,兼记及。 ( 韩天衡)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黄道周《舟次吴江诗册》纸本行书(局部) 20.6×36cm,崇祯十七年(1644年)首都博物馆藏 资料参考《中国书法全集》第56 黄道周卷(荣宝斋)

过了两年,江西巡抚解学龙在评价所属官员时,偏偏对黄道周推崇备至。崇祯大怒,说他俩“党邪乱政”,下令削夺解学龙官籍,将黄道周逮送刑部论死。幸好刑部尚书同情黄道周,对皇帝争辩说,只有封疆大吏、贪酷大臣才能以党邪乱政论死,其他人以言论得罪,最多只能判处充军。审来审去,最后判黄道周“永戍广西”。

还没走到广西,圣旨又下来了:赦罪复官(是一位宰相为他求的情)。至此,黄道周已不再做“治国平天下”的梦了,一获赦免便告老还乡,在家乡盖了一座邺山讲堂,开坛讲学。这时的黄道周已是公认的儒林领袖、一代宗师,被时人推崇为“字画为馆阁第一,文章为国朝第一,人品为海内第一,学问直接周孔,为古今第一”(徐霞客语)。全国各地前来听讲的人络绎不绝。他的打算,就是以传道授业了此残生。

黄道周《张溥墓志铭》纸本楷书 28.7×193.8 cm 弘光元年(1645)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黄道周被视为明代最有创造性的书法家之一。善楷、行、草诸体书,又工隶书。此铭是黄道周为张溥撰并书。这篇墓志铭撰书于南明弘光元年(1645)。《张溥墓志铭》字体方整近扁,笔法健劲,风格古拙质朴,十分类似钟繇楷法。不同处是,钟书于古拙中显得浑厚,黄书则见清健,用笔挺拔遒劲,风格清新刚健,可以看到其受王羲之楷法的影响。 

 此铭卷前有清何绍基楷书题首,后纸有清周永年、梁章钜、何绍基等人题跋。曾经清高士奇、梁章钜、钱大昕、罗振玉等人鉴藏。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1644年李自成打进北京,崇祯帝自缢于煤山。这时,吴三桂打开山海关放进清兵,大明的国土尽落清人手中。“国难”当头,黄道周的官运却突然好了起来。福王在南京即位(南明弘光帝),命黄道周赴南京任吏部侍郎(侍郎类似“副部长”)。黄道周本不愿出山,但他想到了文天祥。于是,60岁的黄道周到南京报到去了。到了南京,他被任命为礼部尚书。弘光小朝廷在醉生梦死中只残存了一年。当多铎的铁骑杀到南京,钱谦益冒着大雨,率领百官跪在城门口恭迎清兵之时,黄道周恰好被派到浙江祭奠大禹陵去了,无意中又躲过了一劫。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黄道周《後死吟等三十首诗卷》纸本小楷(局部)23.7×240.4cm 隆武二年(1646)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注:明隆武二年即清顺治三年资料参考《中国书法全集》第56 黄道周卷(荣宝斋)

blob.png

黄道周《日上东城扇》纸本 行楷 35×63.5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弘光小朝廷倒台了,黄道周“平天下”之志却更强烈了。他准备去追随潞王,不料潞王监国才三天就向清兵投降了。然后是唐王监国,郑芝龙兄弟拥戴着唐王往福建跑去。黄道周深知皇帝进了福建万难恢复故土,便写信劝阻唐王入闽。信还没寄到,唐王已进入福建。黄道周只好也去福建。唐王在福州登基,封黄道周为武英殿大学士(宰相),兼吏部、兵部尚书。黄道周就这样做了“大官”。

blob.png

blob.png

黄道周《王忠文祠碑文》纸本楷书(局部)30×261.5cm 广东省博物馆藏

 黄道周 《王忠文祠碑文》字如其人,笔划刚劲有力,了无妩媚之气。点划出笔疾而露锋,收笔缓而蓄势,重笔势不讲究结体。是卷有樊增祥题跋,曾经宝熙、郑氏澹团、赵宋臣等收藏

 清廷在江南制造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屠城惨案,江南百姓奋起反抗,并向隆武朝廷求援。但实权人物郑芝龙不发一兵一卒。黄道周有名无实,只能到家乡发动子弟兵了。隆武帝给黄道周几百张空白文书,黄道周每到一地,就用它写奖状,谁参了军就送一张亲笔书写的奖状,最后竟也拉起一支几千人的队伍。隆武元年(1645)九月十九日,这支以锄头、扁担为武器的家乡子弟兵,在黄道周的率领下,去跟清兵做最后的决战。结果不难猜想,他们失败得壮烈而又彻底。被俘后,黄道周拒不投降,只求速死,不久就义于南京。

blob.png

黄道周《宓衍堂铭》 楷书 15×47.3cm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北山堂捐赠)

释文:有皆备者,何滞于物?有一贯者,何滞于事?安虑乃得,不滞于理。经纬以生,大业以起。 凡是大业,载于经史。不尽由经,史因心则经, 因物则史,经以制心。史以制事,以约御 博,静修曰仁, 动应曰知。得其不动而动者从之。李之诚明,朱之格致,皆出于此。石斋。

 从以上几点,可以概括黄道周的一生有“三不妥协”:面对死气沉沉的书坛,他不妥协;面对手握无上权力的首辅、皇帝,他不妥协;面对比自己强大千倍万倍的清军,他还是不妥协!历史上出名的书法家大都是养尊处优的高官显宦,而像黄道周这样“私心较少”、“人品为海内第一”的书法名家,古来共有几人?

1.jpg

 书法之中见性情。黄道周的一生,在与时势、权势、“外敌”的抗争中不平静地度过。“三不妥协”的人生态度,换来的是他“一生未得开心颜”。表现在书法上,他的书法自然不可能雍容华贵,不可能甜俗妩媚,不可能蹈常袭故。正如陈绎曾在《翰林要诀》中所说:“喜怒哀乐,各有分数。喜即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即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情有轻重,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变化无穷。”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人生,有什么样的情怀,就有什么样的书法家,就有什么样的书法况味。


 黄道周的行草书撇开唐、宋,深入魏、晋,如飞鸿舞鹤,豪迈不羁。他的小楷取法钟繇,用笔生辣,点画峻折浑厚,结字奇崛,夸张得体,受钟繇约束而又率意不羁。他的行草书还流淌着汉隶的血液。其圆润的隶意、扁横的隶势,正说明了黄道周融隶于行草的创造精神。在当时,书作或纤秀或板滞,已经成了两大痼疾,而黄道周却独持“书字以遒媚为宗,加以浑深,不坠佻靡”这样的书法理论,正与他的人品相似:刚正不阿,不落凡俗,奇而不肆,古而不怪。

 真性情成就了黄道周千古不朽的人格风尚,也酿就了黄道周独步书坛的书法况味。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