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古代就有田园题材的山水画,现当代则更多,并出现了专攻田园山水的画家。但直到21世纪来临之际,才出现“田园山水画”这个提法。那么,田园山水画为什么会产生和发展?它的主题思想是怎样形成的?田园山水画存在的积极意义是什么?这些问题都得从田园山水画的产生和演进过程说起。

 一、田园山水画的渊源

 田园山水画的产生经过了漫长的准备期。远古时代,人类并未想过绘画,这说明绘画的产生和发展与人类肢体功能、思维器官的进化形态有着密切的关系。人类的认识和物质条件只有达到一定程度,才有了审美的需求,绘画也才得以出现。绘画的关注点一开始就与生存有关。对于人类来说,生存是第一位的。

中国和世界上的岩画资料在题材上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即多反映人和动物。因为食物、安全、生殖等要素最受人们关注,而人对有利于生命的事物最容易产生美感,这是美的一个深层因素。只要有人类存在,这一点就不会改变。虽然道德可以让人在某些特殊场合下忽略生存,但终究是为让更多的人更好地生存。所以,处于文化蒙昧阶段的人们虽然创造了绘画,但对山川风景却视而不见,迟迟没有将其入画。直到汉代中期,山水画才开始萌芽,而田园山水画的出现就更晚了。

blob.png

张正忠田园山水画

 远古时代的岩画中为什么没有表现农耕题材的画作?因为那时尚未进入农业时代,就是对植物的关注也极少。我们只是在连云港将军崖石刻上见过植物题材的岩画,但它们距今只有五千余年的时间。(参考陈兆复的《中国古代岩画概说》)人类不认识的东西,当然不可能画出来。人类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是逐渐深入的,是从初级到高级逐渐发展起来的。艺术也是从简单到复杂、从野到文逐步演化的。一种题材,首先必须纳入人的视线,形成审美认识,然后才能诉诸于作品。而作品只有赢得观众的喜爱,方可产生连续反应。所以,艺术的存在与发展缘自画者与赏画者双方面的兴趣,两者是缺一不可的。

blob.png

张正忠田园山水画

 如果说早期绘画反映的是人类获得更多生活资料的理想,那么后来用于巫术祷神的绘画,以及“使民知神奸”、“成教化,助人伦”的绘画,则是祈求平安福祉、祈求社会和谐安定等的生存理想。凌烟阁上的功臣画像,是对英雄的歌颂;宫廷衣服、器物的装饰,是统治者权威的象征。这些都是实用的、入世的绘画。中国思想史上影响巨大的儒家思想主张的仁爱、有序、积极、乐观,也影响着入世绘画的内容和主题。

blob.png

张正忠田园山水画

 到魏晋南北朝时,山水诗不仅描绘自然美,而且还寄托作者的情感。那时绘画者和欣赏者才开始觉得需要环境美,于是山水作为背景出现在人物画中,起到烘托人物的作用。晋代时,山水画才逐渐独立为一个画科。山水画科发展成熟后,在中国画坛占据重要地位长达一千四百余年。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它昭示着人类对于艺术美的认识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从实用向审美转变。南朝宗炳的“畅神”之说,明确了绘画在实用功能之外的审美功能。现如今能看到的最早的山水画是隋初展子虔的《游春图》。它是自然美与人们愉快心情的融合。

blob.png

张正忠田园山水画

这时的山水画表现了大自然的蔚然深秀和高士隐逸的桃源胜境,可以说一开始就是一种相对出世的绘画。而到明、清,出世性的山水画就更多了,画家更远离尘世生活,有些画家还以墨戏为目的来作画。老子的虚静无为、庄子的物我两忘、“竹林七贤”的傲物出世、陶渊明的避世为乐、佛教的定心发慧等思想,都被融入到山水画这个载体,并得到了很好的发挥。如果说入世性的绘画激发了人类对生活的信心、满足了人类生活的需要,那么出世性的绘画则把人们带到了一个更高远、更深邃、更空灵的境界。它以潜在的力量使人们的心境更宁静,因而立足点更高。有了这样的襟怀,人们就能更加清晰地认识复杂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并做出正确的抉择。毋庸置疑,人类社会对艺术的认识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是很大的进步。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田园山水画产生于山水画的成熟期。唐代以后,绘画发展到一个实用、教化、审美、自娱等多功能并存的阶段,各门类异彩纷呈,一件具体的作品也有其明晦、深浅不同的主题。隐居避世、思古怀远、深山行旅、闲心怡神等,是古代山水画常见的表现主题。然而,在表现高山大川这一题材上,作者的创作思维仍离不开人物的活动,这在古代山水画中可以很容易找到。例如《明皇幸蜀图》、《高逸图》、《关山行旅图》、《山溪待渡图》、《江行初雪图》、《笼袖骄民图》、《寒林骑驴图》、《秋山问道图》等都是以人物活动命名的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各个朝代都有一些表现人们生活的乡村山水画,明显留有人物的印记。即使没有人物出场,画面中的村舍、道路、小桥、河流、田畴也分明与人有关。乡村山水画的关注点在于人类的生存状态,是自然美与人类生活的结合体。这种画,多数是当代所谓的“田园山水画”(当时叫做“村野之景”),数量很少,系画家偶而为之。从现有的研究来看,它最早出现于五代,现存有五代南唐赵幹的《江行初雪图》。“村野之景”绘画的出现,直接受到田园诗的影响。如果说陶渊明的诗偏重于隐逸之乐的话,那么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则写出了形象生动的纯正田园之美。继赵幹之后,宋代的惠崇画了《沙汀丛树图》、赵令穰画了《湖庄清夏图》、李迪画了《风雨归牧图》等。田园山水画的发展一直延绵不绝,影响了沈周、王翚等山水画家。与绘画的起源、发展一样,田园山水画也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田园山水画自产生起,便深受人们的喜爱。其深层原因是它反映了人们对生存状态的关注和借自然生命的活力来抒发人们的理想情怀。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以村野之景入画,是山水画发展的一个进步。但它的发展非常缓慢,一直延迟到现当代。这是人类审美认识逐步深化的过程,是符合绘画发展规律的。由于山川激动人心的崇高、壮美,加上文人画家隐逸思想的盛行,所以描绘深山野岭的画作一直在山水画中占据主体地位。到20世纪末叶,山水画的创作者与观赏者渐渐不满足于程式化过强、清冷而缺乏生机与激情的出世性山水画,而开始赋予山水画以新的意义,并向其边缘领域拓展:表现大山大水的画,创作视角从高峰峻岭、山石瀑布伸向山区生活深处;以描绘建筑物为主的城市山水,包括集镇和园林,在山水画中的宫阙界画基础上发展成现代形态;海景山水从古代山水画中的水景法开始,受国外海景画的影响,也发展成山水画的一脉。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田园山水画得以发展。其创作视角瞄准平川乡村景物,并把它们作为主体来表现。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二、田园山水画主题的特征

 田园山水画的现代兴起,要从20世纪30年代说起。辛亥革命过后不久,画家更多地关注平民生活,绘出了许多表现平民生活的画作,其中就有“渔樵耕读”的题材。50年代以后,各画种都出现了大量直面乡村、表现农村生活的作品,反映农民物质生活、精神生活的改善和农村的新建设、新面貌。大量的农民画表现了丰富多彩的农家生活。对农村题材的大力表现,必然影响到山水画。农村题材的作品虽然大部分是人物或人、景并列的风俗风情画,但也有一些是以风景为主的。为数不少的山水画家在创作大山大水之余,也关注乡村题材的创作,且很多表现乡村风物的作品在书籍、报刊上发表。参与这类题材创作的画家主要有齐白石陆俨少林风眠李可染傅抱石、钱松嵒、宋文治等。20世纪末,还出现了专门创作、研究田园山水画的画家。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至此,一个山水画的题材分支———“田园山水画”画目已经形成。它与峰岭山水、城市山水、海景山水并列为山水画的四大题材分支。这四个分支既有山水画的共性,又有各自特定的范畴、内涵与技法。当然,体现其自身特质的主题也各不相同。在当代,山水画传统中的高士隐逸主题早已衰落,取而代之的是为祖国河山写照。宏伟壮丽的原生态景观、新的建设面貌等,都是峰岭山水、城市山水、海景山水所着重表现的内容。而对乡村的思念和爱恋之情的表达,对生态之美的求索、建设生态文明乐园的时代理想的表现,这两大主题则更多地存在于田园山水画之中。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我国长期处在农业社会里,生活虽然不很富裕,但充满着诗情画意。质朴的传统道德、真诚的人际关系、平和的生活状态、优美的自然环境,使人身心安泰。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农村的自然经济发展得很好,人们对大自然的开发比较适度,环境尚未被污染,朴素友爱的民风、传统的风俗文化尚存,乡村的风景十分平和、宁静、优美。自抗日战争到改革开放大潮到来的这段时间,大批农村人口离开家乡走向外地。他们记忆中的家乡是多么美好!当他们看到表现家乡场景的绘画作品时,思乡之情便油然而生。由于田园山水画容易画出触景生情、情景交融的细节,因此思念故乡便成为田园山水画的第一大主题。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现代化的进程不可避免地改变了乡村的传统风貌。或者说,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本来就与生态的自然循环存在着一些矛盾。等经济发展成熟时,才意识到当时破坏了的生态之美已经是无法恢复或重新建立了。同时,被毁坏的还有民俗文化———前人积累的文明样式。这时,就需要建立一种新的、人与自然和谐的伦理观。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新的伦理观所追求的文明,不再是传统的农业文明,也不再是工业文明,而是生态文明。”(钱俊生、余谋昌主编的《生态哲学》)基于这个理念,城市也应渗入田园的元素。画家要用画笔寻找行将失落的美丽田园风光,画下生态之美的记忆,画出理想的生态文明乐园。而这种画,也正是当代人所寻求的审美理想。画家从抒发自己的感情出发,继承“成教化,助人伦”的绘画传统,希望人们重视对生态文明的建设和保护,不要给后代带来过多的遗憾,这便是田园山水画的第二大主题。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田园山水的两大重要主题都来自对人类生存状态的关注。因为它触动了人类的生命需求,所以容易让人对它产生美感。绘画起源于人们的审美兴趣,关注点却在于生命,所以它从一开始就是入世的。绘画艺术既然来自绘画者与赏画者的共同兴趣,那么与人们息息相关的主题必然会受到欢迎。那田园山水画是否就完全是入世的绘画呢?显然不是。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植根于中国文化土壤中的山水画,历来都是非常讲究虚静、淡泊、空灵、含蓄的。诚然,田园山水画与峰岭山水画有一定的区别。田园山水是被适度开发过的大自然,具有人类生活的气息,要把它完全画成出世性的画作几乎不可能。但它又是含蓄的,不能直接表现人物的活动。即使有人物,也是处在点景的位置上。田园山水画很少直接表现经济的、社会的情节,而更注重表现精神的、理想化的世界。它重在营造自然、平和、宁静的意境,要在空灵的境界中展现生命的活力。儒家的积极乐观与道家的虚静冲淡思想在田园山水画中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由此,田园山水画又有出世的一面。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blob.png

吴盛源水墨田园山水画

 三、结论

 田园山水画从产生、发展直至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画目,是人类审美能力不断提高的结果。它是绘画艺术发展的必然,对山水画是一个有意义的拓展。田园山水画作为山水画的一个题材分支,既有山水精神的共性,也有其特定的内容和审美内涵,因此在主题上也有自己的侧重点。爱国怀乡、生态乐园理想是它的两大主题,体现了积极的人文关怀,也是画家人格展现的空间。

田园山水画的审美功能和教化功能是兼而有之的。而在它的形成、发展过程中,从文化渊源、题材特征来看,现代田园山水画的内容本质当在入世与出世之间,它的积极意义是不可小视的。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