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笔者有幸认识了海上藏家———古雅堂主人。在其收藏石涛作品中,主人特别给我欣赏了一本《六帧册页》。

 册页中,石涛汲取了古人皴法的精华,或大斧劈皴,或小斧劈皴,或卷云皴,或折带皴,或荷叶皴,或米点皴,特别是那帧以米点山水为主调的江山欲雨景致,用浓墨点皴了右面一大片山头,一反四王正统派所谓淡雅用笔。而那帧《黄鹤楼》(见右图),作者又把点法用在了画帧下层密密的松树上,使笔墨达到了最大自由发挥的境界,画面呈现一种朦胧的效果。傅抱石先生作品中朦胧美的灵感正是从石涛而来。

 石涛画山与水的笔法是多种多样的。其画水有三法:微波流动之水多用圆笔中锋,线条流畅、轻柔;远水或无风之水多留空白,不画水波;波涛滚动之水用略侧中锋和较密线条起伏有致地勾出,再用淡墨烘染,以分远近和明暗。册页中石涛忽而用曲圆之线,忽而用硬直之线,皆可表现泉水真景。而在表现浩瀚大江时,则不着一笔,使人有尺咫千里之感。这千变万化之神笔来源于“真山真水”之间,来源于“搜尽奇峰打草稿”。

 石涛之取景可谓自由、奇特,出常人想象之外。他多用截断、倒景、险峻式的取景,以突出画面的主题;而险峻式的取景,则是石涛多年生活在黄山、为了突出黄山的险境而生发出的一种特别的境致。他的画,突出主题,特别有张力。有张力就具有了特别的气势、特别的大气。而他的笔墨也有变化,枯湿浓淡兼施并用,尤其喜欢用湿笔,通过水墨的渗化和笔墨的融和,表现出山川的氤氲气象和深厚之态。山石用多种皴法(如长、短披麻,荷叶,解索,折带等)交织而擦,又用“夹水夹墨”和浓墨重笔满山“一气混杂点”,突出了山石的层次质感和韵律节奏感,使全幅墨气笔势错落有致又浑然一体,创造了一种高山流水、清音缭绕、动与静和谐消长、主客体合一的幽美意境。

 石涛在山水、花鸟、人物、书法、诗文、画论等方面都有很高成就,是中国绘画史上屈指可数的伟大人物之一。他不仅开启了清中期“扬州八家”的创新之风,而且对于近代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张大千、傅抱石、石鲁等大家都产生了深刻影响。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