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明代中期画坛,以沈周文徵明为首的“吴门画派”无疑是当时的翘楚,乃至居于领袖地位。文伯仁、文嘉、陈道复、王穀祥、陆治、钱穀等是“吴门画派”的中坚人物,陆师道作为文徵明的学生和著名书画家,也厕身其中。因为上述这些人都是苏州府人,苏州府别称“吴门”,所以画派以“吴门”命名。

  陆师道(1517-1580)字子传,号元洲,更号五湖。嘉靖十七年(1538)进士,授工部主事,改礼部仪制司。不久以母病请辞告归。家居14年后,再次出仕,官至尚书少卿。

  陆师道师事文徵明,得其真传。文徵明诗、文、书、画四绝,陆师道亦能兼擅。书、画比较,陆师道的绘画成就要高于书法。他除了学文徵明外,还兼学倪云林、赵孟頫。陆师道书法楷、篆、隶、行书俱能,尤以小楷著名。嘉靖二十九年陆师道小楷题仇英《仙山楼阁图》之《仙山赋》,绝似其师。陆师道传世行书作品多为书札、扇面。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的《吴宽诸家杂书诗文稿册》计27开,分别将吴宽、王宠、

文徵明、董其昌、陆师道等人作品合装成册。其中陆师道的作品(见左图),即为一件信札。该札为行书纸本,纵27.8厘米,横19.8厘米。此札内容为答谢主人的“五帙之赠”和为友人致送旧笔、求书字帖。

  书法家沈培方在其《时代、传统与明代书法》一文中写道:“……在明代高压政治的大背景下,这些文人的思想心灵变得更加深沉、细密和谨小慎微起来,表现在文学艺术领域,汉代那种‘大风起兮云飞扬’的雄浑气势,唐代‘天生我材必有用’和‘飞扬跋扈为谁雄’的豪放洒脱已不再出现。或许由于某些时代所处的相似和心灵上的契合,明代社会也在文学艺术上出现过与先代有某些相契合的篇什,但在文艺思想和总体风格上,细腻而纤巧、沉郁而充满内省的心理品素,则是明代文化的主要特征,明代书法亦然。”明代书法大约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因明初统治者秉承并进一步强化了“以书取仕”之制,故早期书法以“台阁体”为主流;发展到中期,书家取法渐广,风格多样起来;晚期则呈现裂变态势,书家极力张扬个性,乃至于出现不少畸形发展者,这和政局剧烈动荡、官场腐败有很大关系。明代中、晚期的文人大约是封建社会中最为性情、最为反叛,又最为荒唐、最为淫逸的一个群体了。这个时期,又是奇才、怪才辈出的时代。相比较而言,“吴门”这群文人虽然都风流倜傥,但陆师道要显得儒雅、文气多了。这些书家组成的群体和“吴门画派”并称,因此“吴门”书家群体又被称做“吴门书派”。

  “吴门书派”与“吴门画派”一样,是一个影响较大的群体。他们在书法上的取资显然要远远超出前辈如宋克、沈度等。他们不仅学晋、唐,更学宋、元,颇得书法的“意”和“趣”。尽管如此,祝、文等人的书法和晚明书家相比,显然在创造性方面要逊色许多;即使和董其昌相比,在对书法的理解和内涵的挖掘上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明代中期的苏州,经济繁荣、工商业发达,这些也带动了文学艺术的发展。文徵明无论是在“吴门画派”还是“吴门书派”,都是举足轻重、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陆师道在其门下,条件可谓得天独厚。但作为文徵明的学生,陆师道在其擅长的绘画方面都没有取得更高的艺术地位,遑论在书法方面了。笔者目光所及,陆师道没有尺幅较大的作品。在信札、扇面乃至于题跋这些小件作品上(严格意义上讲,信札还不能算书法创作),陆师道书法的纯正、精熟、风雅已然表现出来。或许陆师道根本就无心做书家,但要想在“吴门”这个群星璀璨的艺术圈子里立足,能写一手漂亮的字,大概是起码的要求吧。

  陆师道子陆士仁、女陆卿子,亦工诗、画。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