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一好友捎来《陈国桢书画作品集》和一些资料,嘱我撰文评价。我对陈先生的书法并不陌生,早在一二十年前,就在马鞍山太白楼看过他写的四条屏。陈国桢早有书名,属于书坛中“一部分先出名的人”。上世纪在中原大地率先兴起一股潮流———过去曾谓之“书法热”,但与现在相比,实是“小巫见大巫”。如今展览太多,多得让人烦、让人累、让人麻木而记不住,含金量没法和以前相比。可以想象,在“万马齐喑”的年代陡然几个“平地惊雷”,热情遭遇“井喷”,那是何等壮观!所以最终记住的还是最初几次展览和当时出道的一些书家,尽管有些现在已淡出人们的视线,不是特别活跃。陈国桢即是其中的一位。

 特定的人物属于特定的时期,一定的成就取得有一定的原因。

陈国桢书法

 陈国桢所生活的开封,拥有两千七百多年的历史,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宋代定都于此,书法等各方面的发展达到历史的巅峰,对后世产生了巨大影响。新中国成立后,有谢瑞阶、郝世襄、武慕姚、于安澜、庞白虹、李白凤、桑凡等一大批书家活跃于当地书坛。到上世纪70年代,开封逐渐形成一个良好的氛围,经常举办书法活动。到了80年代,一批中青年书家迅速在全国书坛崭露头角,通过第一届“中原书法大赛”和“第一届墨海弄潮展”,奠定了各自在书法界的地位,其中很多至今仍活跃在书坛。陈国桢当时获首届“中原书法大赛”一等奖和首届河南省书法“龙门奖”银奖,属于当时书坛的佼佼者之一。

陈国桢书法

陈国桢少承家学,在父亲陈玉璋先生的督教下,幼年入手唐楷,开始对书画艺术的学习,数十年孜孜不倦,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他人生经历丰富,做过铁匠、木工,也干过描图员、书店营业员,一直到1979年才调入相国寺文管处,从事书画专业工作。他绘画取徐渭吴昌硕李苦禅之意,书法擅长行、隶等多体。其隶书主攻《乙瑛碑》,又取邓石如、金农意趣,兼及汉简;行书吸收米芾、倪元璐、张瑞图,形成险峻奇崛、豪放飘逸的书风。

陈国桢书法

地域氛围和家学渊源,这只是一种先决条件,个人后天的努力和思考不可缺。书法是慢跑,必须坚持到最后。我觉得陈国桢在当时成功的最主要原因,可以归结为一般人所没有的“个性意识”。现在谈创作个性已是稀松平常之事,甚至开口、闭口都不离个性,或者是口头儿上都有个性,写出来却没有个性。而在几十年前,有明确的个性意识且付诸实践,并得以确立个人风格者,确实没几个。不要忘了,在那个年代,穿一条喇叭裤、烫一下头发也需要“革命”勇气的。

陈国桢作品

陈国桢对汉隶、汉简、米芾、张瑞图等几家用功最勤。《乙瑛碑》端庄雅正,有庙堂之气,清万经评此碑“如冠裳佩玉,令人起敬”(《分隶偶存》),翁方纲评其“骨肉匀适,情文流畅”(《枕经金石跋》)。陈国桢取法它,目的是强化自己字的筋骨。至于汉简,正如王晓彦在《汉简艺术的浪漫风格》一文中所描述的那样:“竭力贯通、恣意直下的长长的拖笔,那飘逸的撇和捺,都表现出浓厚的主观色彩,仿佛不是在书写,令人想象到柔软的锋颖在竹木简上轻快而毫无顾忌地跳跃、欢舞,线条是如此的轻盈飘忽、灵活生动。”陈国桢取法汉简,看重的就是它的率意、灵动。米芾是转益多师、集古成家的典型。陈国桢借鉴米芾笔法与汉简相结合,以一种生拗的意趣作为主导,大胆运用破锋、散锋,在露尖的侧锋上作横截翻折的动作,营造出一种激荡跳跃的声势,较之米芾“刷字”更为猛利生辣、磊落跌宕。这种艺术效果的取得还与其师法张瑞图有关。张瑞图用笔硬峭纵放、纵横凌厉,结体拙野狂怪,别具奇逸之态,行笔一贯而下,构成强烈的力感和动荡的气势。陈国桢把张瑞图惯用的左上部撇画、横画向右下内凹及右侧向右下行笔时的内笔势加以吸收应用,结体借用隶法,压扁字形,增加笔画密度,线条盘旋流转,整体上给人以自外部空间向内挤压的感觉,确立了个人风格。

一定的创作总是由一定的理论来指导。观念决定创作,而不是创作决定观念。陈国桢有一段论述可以作为其创作的注脚:“书法是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门类之一。阴阳相生的运动规律体现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许多方面,也指导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早在东汉时期,蔡邕便提出‘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的观点,指出了书法艺术的矛盾规律。阴阳即为矛盾。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对立和统一是矛盾的两个根本属性。矛盾着的两个对立面之间相互依存、相互联系,每一方面都不能孤立地存在和发展。……在书法创作中要有意识并善于制造矛盾,形成对立。这种对立可以体现在书法创作的各个方面,而最关键的是使对立达到平衡,这样作品才能给人以美感。”

陈国桢在《学书自述》中对书法的感触很深沉:“并非是我选择了书法,而是在家庭、社会、生活的三岔路口上,书法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我”;“尝够了参机悟道的困惑和痛苦惨淡经营的结果,有的仅是孤独,只是探索”,“不单是兴趣、爱好,也是事业”……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句:“我不能重复古人,也不愿重复今人,更不敢奢求创作尽善尽美。”从当年出道至今,陈国桢将半生光阴沉浸于书法之中,做到了思变、求变、尚变,这本身就昭示了一种令人敬佩的艺术精神。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