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扬雄在《法言·问神》中指出:“书,心画也。”当代书家沈鹏先生亦提出“书法应回归‘心画’本体”的观点。此论恰好戳到了当代书法的痛点。“心画”可谓书法之最初形式和最高境界。书法是文人心性意态的自然流露,书家在笔歌墨舞之间表达着情思、抒写着人生,即所谓“达其性情,形其哀乐”。

 从沈鹏先生的书法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悟到他的“心画”印迹。他的草书达到了人格、修养、感情以及技巧的浑然一体,实现了线条、墨韵的生命化。沈先生继承了传统文人以诗为魂的创作理念,其书法作品内容多为其自作诗词。众所周知,自从唐张怀瓘在《书议》中提出书家要“兼文墨”的要求以后,历代书家都十分重视文学的修养,从而形成了一种传统,即历史上有成就的书法家一定是诗人、文学家、学问家,而他们留给我们的又多是以诗词、歌赋为基本内容的书法作品。这种诗、书结合的创作思维方式也早已深入人心。汉代《毛诗序》中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从沈先生的诗词中我们很容易读出他的志趣和志向,洞悉他的心灵世界和隐秘情感。他在诗词中所寄托的精神追求,通过转化,凝聚在书法线条的运动中。此时,诗人心灵深处最微妙的颤动,都通过书家敏感灵巧的手而流淌在书法里,诗人内心的情感也得以释放。

blob.png

启功先生评价道:“仆获交沈鹏先生逾三十载,观其美术评论之作,每有独到之处。”

 衡量书法艺术水平之高低,其首要标准即有无意境,而意境之高低又全看其诗境:有诗境则成高格,无诗境则为笔墨之堆砌。沈先生具有深厚的古诗词功底,他是从诗词的门槛走入书法的。对当代人来说,句末押韵也就罢了,还要每个字都符合平仄规矩,每一联的起承、转合都有讲究,在严密的语音规范下创造出想象力飞扬的文字,这简直太难了。然而就沈先生而言,恰恰是难度之高成就了作品之精,文化之深成就了诗词之美。他的书法将自己诗词中的情感思绪、生命感悟、诗意憧憬幻化为或纵或收、或浓或淡、或枯或润的线条,并通过这些笔墨线条的枯润、浓淡反映出自己的审美经验。在那流淌的笔墨线条中,在那磅礴的诗篇布局间,在那激荡人心的清词丽句里,传导出的是他心灵的节律,留下的是他生命情感活动的痕迹。他那富有情感的线条不时会唤起人们的诗意联想和相应的审美体验,令人感悟到其人格襟抱和喜怒哀乐,得到美的陶冶和享受。

blob.png

沈鹏先生

 沈先生的诗词和书法可贵就可贵在诗意全自胸中自然流出,笔墨在不知不觉中张扬着性情,通篇书法表现出完美的“取会风骚之意”(唐孙过庭语)。相反,如果只是埋头于点画形貌与技巧的刻意追求,必然会因过于雕琢而流于匠气。只有这种写自己的诗,把广博的学识与书法创作紧密联系在一起,诗情的语言表达与书法的艺术表达相合相生,即诗情与书情合而为一,方能在不知不觉中达到“无意于佳乃佳”之状态,从而创作出精品。

blob.png

沈鹏书法

 书法是一门艺术,但更是一种文化现象。沈先生曾呼吁要“敬畏汉字的传统”,“对伟大的文化传统不能掉以轻心”。书法是中华民族文化之母的一个骄子。它的点线、形韵构成并不是单纯的笔画再现,而是整个民族文化隐微曲折的表现。对于中国人来说,汉字书写是一种强大的信仰。汉字是人类文明里唯一传承超过五千年的最古老的文字,也是至今仍然可以方便地在电脑中使用的最年轻的文字,汉字使我们的民族有了悠长的活力和不间断的记忆。书法的基础是汉字,只有熟练地掌握、了解、运用汉字,才能在更丰富的知识修养和情感体验之上投入书法的创作。从这个意义上讲,书法家应首先是个文人,“识文断字”是起码的条件。沈先生曾多年从事文学、美术的编辑工作,长期在中国文字的长河中浸淫。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文字熏陶和功力,他才能创造出舒展恣肆、纵横有象、波磔怪奇、妙趣迭出的书法来。

blob.png

沈鹏书法

 读沈先生的书法,不能不令我们对当代书法稍有些遗憾。看似“百花齐放”的当代书法创作,明显地表现出形式多样和内涵苍白的反差。为什么书法热了,而有成就的书法家却少了?为什么书法作品多了,而有影响的书法家却少了?按说书法与诗词应是春莺暖树一般最适合相互依偎的。然而,在书法的天地里,诗人和诗意已经成了遥远的唐、宋时代的回忆。

那些曾经追求理想与浪漫、讴歌极致与美好的诗人似乎已经淡出书坛,而沈先生依然守望在他的诗意翰苑中,他的书法成为一个时代的温暖记忆。

blob.png

沈鹏书法

 诗和诗意,是一个美好时代的精神风景。一个和谐美好、生机盎然的书坛需要自己的诗人,书法家需要涵养自己的诗意。只有用诗情画意去耕耘书法的园地,才能不断领略和创造书法的美感和尊严。(上图及左二图均为沈鹏的书法作品)

blob.png

沈鹏书法

blob.png

沈鹏书法

沈鹏书法作品赏析(高清)

试析刘宗超的书法艺术

沈鹏三亚补联(附 沈鹏高清书法)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