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梦游行书《书谢灵运等诗卷》

1.jpg

      我们这里要欣赏的这件行书《书谢灵运等诗卷》(上图为作品局部),为明代顾梦游所书。作品为绢本,纵28.6厘米,横449.5厘米,现藏南京博物院。作品末尾钤有款印“顾梦游印”。此卷书写丘迟、谢瞻、曹植、刘桢、谢灵运诗各一首。拖尾有清代崔琮的题跋。署年为“庚午”,即崇祯三年(1630)。顾梦游时年32岁。

  顾梦游行书浑朴畅茂,用笔、结字不以俏丽取姿,而是别开蹊径。清劲、雅致,是顾梦游这件作品的风格特点。作品每一个字都具有独立而严谨的结构,这有助于突出各字所具有的情味。虽然作品较长,字数很多,但凭借相同的用笔节奏和空间情调而形成了一个整体。此作笔笔中锋,点画

浑圆合拍,线条粗细适宜,又于娴熟的用笔之中展现出一种清雅的气息。它没有剑拔弩张的枪棍气,也没有故弄玄虚的酸腐气,而恰似一道清溪,悄无声息地缓缓流淌,不张扬绚烂,而倾情于平淡。作品笔画虽然缺乏粗与细、快与慢的对比,削弱了书写的趣味性,变化不甚丰富,但从另一角度看,顾梦游在舒缓之中,仍然重视了单字的书写性,却也平和相安,避免了冲突。

  我们可以从顾梦游书写时的心态来审视这件作品。可以看出,这件作品以理性书写贯穿全篇。由于受到理性的支配,故而书写中规中矩,尽在法则的樊篱之内。顾梦游是按着严谨认真的要求小心下笔的,摒弃与力戒情绪化的因素。这样的书写必定意在笔先、严密筹划,而非任意而为、任笔成形。由于理性,一切尽在“考虑范围之内”进行,也就没有舛误,笔笔完整。

  顾梦游此卷的字形结构有一种对称、匀整的美感。一字之中,有形或无形地使重心居中,安稳牢靠,反映出他对于规则的严谨遵守。顾梦游要在结构上从容调节,使笔画多者不嫌紧密,少者不见空虚,牢牢地掌握着结构的中正。作品字字安稳如山,首尾一致。这种结字方式会给欣赏者带来一种平稳的感觉,符合人在世俗生态中的审美需求,符合最广大观者的审美口味。总之,顾梦游用这种理性的书写,表达了一种尊严、崇高的意愿。

  顾梦游(1599—1660),字与治,江宁(今江苏南京)人,崇祯十五年贡生。顾氏工古文辞,著有《茂绿轩集》。他与黄道周、龚鼎孳、周亮工、冒襄、张风等相往来,与张风称为知己。入清以后,顾氏以遗民终老。他平生任侠好义。莆田友人宋珏客死吴门,归葬于福建。宋珏家贫无子,诗草散佚。顾梦游跋涉三千余里,奠酒墓门,为其整理诗草,并请“善文者”钱谦益为之撰写墓表。顺治初年,方外友人释函可住在顾氏家中,写了一部记述南明福王小朝廷覆灭而有损于清王朝的私史。事发,函可被抓去审讯盘问。这件事必将牵连到顾梦游。所幸函可口无二词,他才幸免于难。顾梦游以穷困自甘,优游度日,晚年“以书易粟,求者成市”。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