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向来讲究笔墨趣味,崇尚笔情墨韵,这是中国艺术独有的审美体验方式。中国画的笔和墨本身具有强大的表现力和特殊的韵味。尤其是墨的使用,自张璪、王维之后更是为文人所重。中国画“墨分五色”,画家对于水和墨的关系的细微掌控能力,加之宣纸的自然渗化作用,可以使墨色产生无穷的变化,表现丰富的色彩效果和质感。这是西方理性精神倡导的“如实再现”的传统绘画方式所无法比拟的。

 吴作人的这幅《池趣图》创作于1980年,纸本设色,纵48.5厘米,横41.5厘米,家属藏。款识:一九八零年庚申。作人摹。钤印:吴作人(朱文)。 画面中的这几只可爱的金鱼轻盈灵动,呼之欲出。画面简洁放松,计白当黑,没有表现水却分明让人感到金鱼在水中游来游去,悠闲自得,似乎莲叶和莲花也在金鱼拨动的水面上轻轻摇曳。寥寥几笔,足见画家传统功力。画家下笔肯定而随意,对于墨的水分的控制恰到好处。金鱼的腹、鳍和尾部以较淡的墨掺以适量的水简单而概括地画出,墨色自然渗化,形成微妙而动人的层次,让人感受到其柔软通透的真实质感。然后画家再用浓墨勾画出金鱼的背部和头部,几只造型准确,墨色酣畅诱人的水墨金鱼便跃然纸上,倍见精神。画面左边那只金色的金鱼与上方的几朵简笔莲花形成呼应,与其他三只金鱼和莲叶形成动态上的牵制,使画面得到平衡。作者以敏锐的观察力和娴熟的笔墨技巧呈现给我们一幅墨彩淋漓,自得天真的水墨佳作。 吴作人是一位学贯中西,大胆革新中国水墨画的大师。他既有扎实的中国传统艺术根基,又能够借鉴、融合西方艺术的观念和技巧,与中国传统的笔墨趣味自然结合,使作品呈现出独具一格的崭新面貌。他创造性地将中国传统水墨画中极少出现的金鱼、骆驼、牦牛、熊猫等题材作为画面的主体,笔墨灵动,自得天趣。吴先生在1957年谈到艺术风格时曾说:"风格是画家自己的面貌,既不故弄虚玄,忽此忽彼;也不取泥古不化,套袭仿效"。吴先生的画,风格正如其人,儒雅敦厚,简朴端庄。他的画有文人气而又不完全是传统的文人画,他尊重、学习传统却能从传统的文人画的窠臼中脱身出来,融入自己的理解和趣味,清新,儒雅,简洁,明快。正所谓“师古人之意”而不是一味地“师古人之迹”。

吴作人年轻时受业于徐悲鸿先生,并于1930年赴欧洲学习,先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后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王家美术学院白思天院长画室学习。入学第二年即在全院暑期油画大会考中获金奖和桂冠生荣誉。他勤奋学习,表现出非凡的艺术才能和艺术个性。白思天院长称赞“他既不是弗拉曼画派,又不是中国传统,用乃是充满个性的作者”。充分表明他对于中西艺术的深刻理解和对于中国传统绘画的思考以及创新精神。 吴作人十分注重写生,1935年回国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抗战期间随校西迁重庆。1938年率“战地写生团”赴前方作画。1943年至1944年,赴陕甘青地区写生,临摹敦煌壁画。1944年至1945年初赴康藏高原,深入少数民族地区,写各色风貌,作大量写生画,师古人,师造化,汲取丰富的营养,为日后的国画创作革新准备了条件。 从近百年绘画史来看,凡有成就的画家,无一不是不满现状、力图跟上时代,以发展中国文化为已任的,他们从不同的角度与侧重点,探索中国近现代绘画的发展道路。吴作人正是这样一位画家。他以全面扎实的中西艺术修养,敏锐的艺术感受力和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使得中国传统绘画在他的手中面貌为之一变,为当时的画坛注入一股新鲜的血液,开创了一代新风。

吴作人(1908~1997),生于江苏省苏州,祖籍安徽省泾县。1927年考入上海艺术大学,1928年入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在徐悲鸿工作室学画。1929年考入法国巴黎高等美术学院西蒙工作室,后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白思天院长画室学习。1935年回国,任南京中央大学美术系讲师、教授。1949年后,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历任教务长、副院长、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一九八二年获法国巴黎中国现代美展金奖,作品展出欧、亚、美等地。出版有《吴作人水墨画选》、《吴作人画集》、《吴作人速写集》、《吴作人文选》等 。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