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传统绘画理论中,几乎所有经典文献都将“气”放在主要位置。福建美协副主席庄毓聪的花鸟画,在酣畅淋漓的笔情墨韵中,给人一种逸气回荡、文气悠扬、古气浓郁、清气溢香的感觉。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赏读庄毓聪的花鸟画,首先感到气象高古、笔墨酣畅,逸风雅韵回荡其间。我想,这应缘于他画风与个性的一致:他的画既儒雅蕴藉,又飘逸超俗;他为人处事顺应自然,专意于学问,大有魏晋名士风范。他具有高尚的人品,且博览群书,故其画能达到不俗的境界。观他的《秋光》(见文上附图左者),硕大的向日葵,颗粒饱满,压弯了枝头。向日葵间,有两只小鸡似在寻找食物。此画构思巧妙,用笔率意,意境清幽,给人一种飘逸美。在《为爱梅花月,终宵不肯眠》中,一棵古梅树参天而立,满树红花映满天,一轮明月倒映水中。庄毓聪以高超的笔墨技巧营造出一种冷寂气氛。这种空寂、冷逸的气氛体现了一种超逸的人生况味。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赏读庄毓聪的画作,人们会为画中的一股文气所熏陶。画中,悠扬的文韵是画家饱读诗书、学富五车的结果。庄毓聪悟性高,学习刻苦,技艺精湛,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并抓住物象的本质进行表现。他多画荷塘和梅、兰、竹、菊等。这些虽然是传统画家常画的题材,但庄毓聪却能将它们表现得别有韵味。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他笔下的梅、兰、竹、菊、鹭、鹤、莺鸟、荷塘、葵园及山石、林木、流水等,似乎都在替他传情达意。观他的画,笔笔有精神,幅幅见心迹。庄毓聪在绘画中着力展示自己所崇尚的高逸气息。可以说,他的画是通过画中透出的气息和韵致来吸引人、感染人。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更为可贵的是,庄毓聪的画在优美的外表形式下,还有一种既耐人看又耐人思的吸引力。他作画很注重立意,不管采用何种绘画手法,都会为自己的主观意图服务,所以他的画既有高古超逸、酣畅淋漓的笔墨,又隐含着很强的理性。他力求站在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度上去画画,而不在表面的美感上做文章。其画充满了宽博的人文情怀及对历史文化的思考和关怀。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其《春江水暖》、《秋江落日》、《冷夜照无眠》等作品,无不让人联想到中国古典文学中有关的诗词文赋。特别是他的《落霞图》,泼墨清荷掩映江岸,一片晚霞映透江波,三只水鸟一边赏景一边纵情欢唱,具有很强的诗情画意。此画能让人联想到王勃《滕王阁序》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美与欢愉。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清正是做人的根本,也是为艺的根基。庄毓聪的画洋溢着一股清正之气,具有较高的品位与格调。这既得益于他高逸的创作思想,又得益于他人品的高尚。在《春来江水绿如蓝》中,他用大笔挥洒出几组墨荷、水草,用淡墨勾勒出两只白鹭,并饱蘸花青,用大笔触绘出江水。蓝色的画面基调很好地衬托出墨荷、白鹭。整个画面水气淋漓、生动空灵、清气飘扬。画家把白居易笔下的江南春色描绘得如诗如画。赏其《相约冬季》(见文上附图右者)、《荷韵》、《雨后》、《清秋》等作品,梅香处、竹韵里、荷塘中、月光下,处处洋溢着清风、清气、清韵,令人心旷神怡。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庄毓聪认为,笔墨是国画创作的要素,所以几十年来一直笔耕不辍、奋力攀登。在传统绘画语言上,他刻苦学习,广泛吸收八大、石涛、蒲华、吴昌硕齐白石艺术大家的精华,并将他们的笔墨精神与笔墨技巧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其画有一种浓郁的古韵。在其画作中,老庄的超逸、禅宗的空灵、儒家的“比德”之说等中国传统文化内涵时常闪现出来。

他还注重“以书入画”,多年来一直苦练书法。他认为,行草是一种“居动以制静”的书体,“意”多于“法”,将它用在绘画中很适合传达自己的情感;而隶、篆是“居静以制动”的书体,“法”多于“意”,将它们用在画中,可体现画家的功力。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庄毓聪作画,行笔调控得当,用墨随机随心、灵活有致,绘出了荷花的清韵、梅花的高洁、兰草的君子风、竹子的高气节。他善于把握自然物象,并融入自己的综合修养,将景物的真实提炼成艺术的真实,绘出了气象高迈、逸风回荡的画作。

blob.png

庄毓聪国画

 庄毓聪的画作就像陈年老窖一样,越品越有味。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