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庄(1913-1976)原名陈富贵,又名思进,有兰园、南原、十二树梅花书屋主人,下里巴人、石壶山民、阿九等号,晚年直称石壶。四川荣昌人,生于1913年癸丑。十五、六岁浪迹江湖,开始卖画糊口生涯。二十余岁于成都入聘四川军阀之幕,时齐白石黄宾虹入川,得以相晤,切磋画艺,领受教益。后因营救张澜入狱三年。40年代,在荣昌组织帮会,常往返于重庆之间,参加民盟和农工民主党,交接各层人士,阅历繁富。并筑兰园宅于荣昌东门外,明窗静几,读书作画。

blob.png

陈子庄 老先生

1949年底受地下党的委派赴成都策应和平解放,加入解放军十八兵团联络部工作,继在西南军政大学高级研究班学习,参加合川土地改革等等。1954年调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定居成都,得以潜心研究绘事。基于生活,深入发掘,不断开拓新的画境。在60年代前数年向四川各大型画展皆有他较多佳作入选,为时所重。1963年被选为四川省政协委员。十年浩劫,遭遇维艰,抄家批斗,病魔缠身,老妻气疯,儿子下放,困厄已极。而他概置度外,专情于笔墨,仍不断进入山区写生,研究中外美学名著,正在这艺术极不利时期勃发了艺术创造的活力。凡山水、花鸟、人物、书法篆刻无不精妙。正当他画艺进入巅峰,佳作涌现之际,因心脏病不治,于1976年丙辰逝世于成都,时年六十四岁。

有的人的一生,注定是一段传奇,哪怕这传奇在谱写之初并无耀眼的华章。

1.jpg

陈子庄被称为“东方梵高”,大抵也因他们的人生轨迹有着惊人的相似——荷兰画家梵高生前毫无名气,画作几乎一幅也卖不出去。因此生活窘困,且被人当作疯子,直到去世后才声名大震。他存世作品的价格成百倍地翻番,他在精神病院中创作的一幅描绘鸢尾花的油画作品,以439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打破了绘画作品销售的世界纪录。

2.jpg

 陈子庄先生过世不久,因了各种原因,他的作品才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几乎一夜之间名满天下,不但他的艺术创造得到了极高的赞誉,其生平行事也因好事者们的口耳相传,一时间成了中国画坛内外的热门活题。不少见过或没有见过陈子庄的人也出来谬托知己,大讲不知来源的石壶逸事,把个好端端的艺术家陈子庄说成一个济公和尚似的人物:长年穿一件无袖的破棉袄,随时被美妙的川酒灌得醉醺醺,且拿起毛笔胡涂乱抹随手一挥就成一幅好画,然后又把画随便送人。当人们平静之中开始细细品读他遗留的作品时,才对他笔下这一幅幅画作惊为天人,突然意识到, 他原是一位卓越的艺术家,更是一位匠心独运、风格独具的大画家。他的作品天然机趣,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返璞归真。画中妙趣横生,不矫饰,不做作,无斧凿之痕,无匠人之气,信手拈来,恰到好处。

3.jpg

 其实,陈子庄是一个认真的人,不但生活上认真,艺术上甚至认真到了考究的地步。他的经历曲折,个性复杂,但这些都不妨碍他在60、70年代那样困窘的年月里,始终都保持着依现在的标准看也算是十分整洁的日常生活,更难以令人想象的是,他居然能在文化大革命举世狂热的社会氛围之中,始终都独自坚持着真正的艺术探索与创造。

4.jpg

上世纪50年代,陈子庄开始实施他的“变法”,以自己的艺术思想体系和独特的“子庄风格”,在画坛独树一帜。尽管离世已有30余年了,但每当提及这位巨匠的名字,他的生平轶事总会一次次地,在人们眼前徐徐拉开幕帘。

5.jpg

 陈子庄的真正经历比传说更富传奇性,我相信,对他的生平和艺术创造的了解不但可以帮助我们欣赏他的绘画作品,更能使我们对现代中国艺术家的生存状态和艺术指向增加同情和理解。

6.jpg

 陈子庄1913年生于四川荣昌县,父亲陈增海农忙时务农,农闲时到邻县永川瓷碗厂画瓷碗,也为荣昌县盛产的纸折扇画上几笔,扇商因此可以多卖钱。陈子庄晚年回忆说,当年他帮着父亲画折扇,先将十来把折扇展开,一把挨一把放在桌上。用笔蘸了红颜色往上洒,再洒几点绿色,然后画上枝干,略加点缀,十几把桃花扇就画成了。现在看来,这种成批生产的画扇法真?quot;现代"得很,与纽约画派波洛克的滴彩法有异曲同工之妙。70年代初,我曾见到陈子庄用这种方法画大幅紫藤,可惜那幅作品他认为不成功而毁掉了,但从这件事可知陈子庄晚年尚不能忘情于儿时所学得的民间绘画方法,而他作品中所充溢的勃勃生机,很大程度上也许正是来自民间画工们所创造的鲜活生动的绘画样式的启示。

7.jpg

 陈子庄6岁时在本乡陈氏祠堂中发蒙读书,11岁时因家庭经济陷入困境,遂为当地寺庙庆云寺放牛,只吃饭,不要工钱。这庙是一座武僧庙,陈子庄也就随和尚习武,三年之后练得一身武功,尤精技击之术。14岁时就在荣昌县以教授拳术为生了。这时的陈子庄已长得形貌壮伟,而且武功高强,膂力过人,加之他生性豪爽,又喜欢结交江湖上走动的豪杰之士;因之在荣昌、永川一带颇负豪侠之名。16岁时,陈子庄自认出外闯天下的条件已具备,乃孤身一人,西去四川省会成都,拜在当时成都武术界最具声望的武术名家马宝门下习武。

8.jpg

 也许是陈子庄血液里天生蕴藏着的文化因子终有一天会被唤醒,也许是成都这个历史悠久的文献之邦对青年人的陶醉感染,总之,从现有的资料来看,陈子庄最初结交文化界人士,并开始有意识地从事文化方面的学习,是从他离开家乡到成都以后才开始的。从16岁到23岁的几年间。陈子庄都在成都及附近郊县活动,这一段时间所接触的人和事,对陈子庄后来成为一个艺术家发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